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G L 百合>

和她隐婚翻车了

作者:一只花夹子 时间:2021-02-14 10:00 标签:甜文 娱乐圈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当红女演员x知名画家

  云敛结婚了。
  结婚对象是只见过三次面的夏知形。
  婚前,夏知形说——
  “云小姐,我不希望这段婚姻被更多的人知道。”
  “如果不应付家长的话,我们也没必要见面。”
  “你忙你的,我忙我的,等时机到了,我会提出离婚。”
  这样互不干扰的状态云敛很喜欢。
  她没有犹豫,签了结婚协议。
  没想到跟夏知形婚后的第一次见面,不是在家庭聚会上,而是在公司的年会。
  老板神情兴奋,拉着她说是要给她介绍一位多年不见的画家好友。
  这位画家好友赫然就是夏知形。
  只是还没等老板开口介绍,夏知形就轻轻挑了下眉:“好巧。”
  老板惊讶:“你们认识?”
  夏知形扬起浅浅的笑:“她是我妻子。”
  云敛:“……”
  说好的不希望被更多的人知道呢???
  文案2.
  云敛年少成名,事业一路飘红。
  她出道近十年,从未有过桃色新闻。
  不少人调侃云敛说她看起来很甜,实际上却是禁欲系的代表。
  直到云敛被爆出一段跟女人在车内接吻的视频。
  各大论坛瞬间炸掉,夏知形的信息也很快就被扒出来。
  面对记者的八卦追问,云敛皱着眉头,有些不耐烦:“我要是去晚了她的画展,你们帮我哄她?”
  “夏知形夏老师是您的女友吗?”记者紧追不舍。
  云敛顿住脚步,一字一句:“不是。”
  “是我妻子。”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娱乐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云敛,夏知形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我是她妻子。
  立意:要找到人生中的美好,要冲脱枷锁的桎梏


第1章
  进聂筠的办公室之前,云敛深呼吸了好几次,但紧张还是伴随着她,并且越来越强烈。
  经纪人戚雨已经给她发了消息过来,让她不要跟聂总对着来。
  被骂就受着,被打……
  聂筠不打人。
  云敛这么一想,顿时放心了许多,她盯着面前的门,在又一次深呼吸了之后,才抬脚踩着高跟鞋走过去。
  刚从年会出来,高跟鞋也还没来得及换,就来了公司大楼。
  鞋跟很细,在干净的地面上踏出的声音也很清脆。
  一下一下,云敛觉得这像是在宣判着自己死期的来临。
  她又开始紧张了。
  聂筠是幻羽影视的老板,她四十出头的年纪,但是因为保养得很不错,看起来要比实际年龄少个好几岁,只是现在这张脸怎么看都不会让人觉得像平时一样亲切。
  办公室很大,现在除了聂筠以外,就没了其他人,显得没什么生气,也要空旷很多。
  事实上因为今天公司开年会,结束以后职员们大多数都回家了,现在公司大楼里也没几个人在。
  云敛把门关上,还没转身,就听见了聂筠的带着怒意的声音响起
  “结婚扯证这么大的事,如果不是知形讲出来,你要打算什么时候告诉我?”
  “你到底知不知道这件事到底能掀起多大的风浪,你还有没有把我这个老板看在眼里?”
  “或者你还是想要考验一下公司公关部的能力?”
  听见“知形”这个名字,云敛就气不打一出来,但她现在不能表现出来,甚至还得挂起笑容:“聂总,我是打算找个时间告诉你的。”
  聂筠冷哼一声:“先斩后奏,什么时候讲不都一样?”
  “怎么没想着结婚之前告诉我?”
  “……”聂筠说得对。
  “聂总。”
  “要骂要罚您随意吧。”
  云敛懒得狡辩了。
  她结婚了这件事,本就没打算告诉聂筠,想要来一出瞒天过海。
  因为她肯定会离婚的。
  到时候也会跟扯证一样悄无声息。
  哪里知道扯证第二天就被夏知形给坑了
  幻羽影视今天开年会,作为当家花旦的云敛不可能不出席。
  聂筠难得兴致冲冲,说是要给她介绍一位多年不见的画家好友。
  结果见面一看。
  这位画家好友赫然就是昨天在民政局才见了面的夏知形。
  云敛想要装作不认识,夏知形却来了一句“好巧”,紧接着就对聂筠说自己是她的妻子。
  云敛:……
  如果不是多年的职业修养,让她继续保持住得体的表情。
  否则云敛觉得自己肯定面部狰狞。
  “我哪儿敢罚你啊。”聂筠端起自己桌上的杯子,喝水之前她抬眸又看了看一脸乖巧模样的云敛,一时间不知道该再说些什么。
  云敛是她当初创业初期就签下的第一个艺人,两人也算是一路扶持过来,现在幻羽影视能够在业内有着自己的地位,跟她们都脱不了关系。
  而这么多年来,云敛很少干出格的事情,几乎没有负面的新闻爆出来。
  但没想到一闹就闹了个大的。
  合同里没有写云敛不能结婚,可是瞒着自己这个老板是不是不太应该?
  如果哪天云敛结婚的消息被爆出来,公司却一点准备都没有的话……
  聂筠想着这些,有些头痛了。
  她还从未想过这方面的事情。
  云敛见她脸色稍微缓和了不少,才敢在沙发上坐下来。
  逃过一劫。
  聂筠把杯子又放在了桌上,她站了起来,说话的语气没刚刚那么激烈:“说说吧,怎么跟知形认识的?”
  “娃娃亲。”
  聂筠:“……?”
  聂筠正想再问点什么,她的手机在这时候响了起来,走到窗前去接电话。
  云敛有些无聊,她扯了张纸巾撕着。
  等聂筠打完这通电话,这张碎掉的纸巾已经被她丢进了垃圾桶。
  “你先回去吧。”聂筠挥了下手,有些烦躁的模样。
  云敛立马起身:“好。”
  她一点犹豫都没有就转了身,很快走到门口。
  像一阵风,就跟没来过办公室似的。
  “云姐。”助理萧萧走过来,递给她一件外套,又把手机给过去。
  云敛为了让自己在聂筠面前看起来可怜一点,还穿着今天参加年会穿的长裙。
  现在是盛夏,但夜晚有着淡淡的凉意,她一直不怎么抗冻。
  云敛扬起一个笑容:“没事了。”
  萧萧也跟着松口气,她后怕地拍了下自己的胸口。
  她在云敛身边工作时间也才小半年,之前一直都听说聂总发火很可怕,她刚刚在外面等,但房间的隔音太好,她听不见里面的动静,就不禁有些担心。
  现在可算是放下心来了。
  云敛又拍了拍她的肩膀:“你先回去,萧萧。”
  “我去处理点事情。”
  “不需要陈哥送你吗?”萧萧比云敛稍微矮一点,走在一起她还得微微抬头看着云敛。
  陈哥是云敛的司机。
  云敛摇头:“不用。”
  她抿了下唇,又说:“我已经让人来接了。”
  电梯直接到了负二楼。
  夜越来越深,温度也越来越低。
  云敛紧了紧自己的外套,一眼就看见了夏知形的车。
  轿车通身蓝色,即使现在光线略暗,但也能认出来。
  云敛没拉开副驾驶的车门,而是坐进了后座。
  她没开口讲话。
  夏知形似乎也没开口的打算。
  车内的氛围有些古怪。
  车子从停车场出来以后就驶入了宽阔的马路。
  柳城的夜生活一向出名,哪怕现在已经到了十一点,街道上的行人依旧不少。
  云敛看着窗外闪过的风景,睫毛颤了一下。
  半晌,她才透过昏暗的灯光,淡淡地看了眼夏知形的侧脸。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