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穿越重生>

我写的凄惨男主出来找我了?

作者:水长 时间:2021-01-21 10:41 标签:短篇  情有独钟  穿越时空  现代架空  
温固是个糊逼小作者,狗屎运中了彩票之后,直接将文章坑了,连手稿大纲都扔垃圾桶了。
  但是某天他租房的隔壁,搬来了一个阴鸷苍白总是戴着口罩的邻居。
  邻居身高188,帅到不像话,声音低音炮,刚年满18。
  最重要的是某天他抱着自己扔掉的手稿大纲,说自己名字叫温池夏,是他坑掉那本文的男主角……
  温固:……神经病吗?!
  温固:……你不要过来啊啊啊!!!
  #有人自称我写的小说人物抱着我扔掉的手稿大纲来找我填坑,这科学吗?!#
  ——
  小剧场
  温固:好好好,你是男主角,但你别对着我来劲,我给你写个女神做老婆,不不不,写十个,给你开后宫!
  温池夏笑意危险:可我不想开后宫,我只想走后门。
  阅读指南
  受控文,攻控看不太合适。
  年下
  臆想疯批攻vs糊逼作者受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穿越时空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温固,夏知新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写一个童话,和你住在里面
  立意:不要轻易放弃最初的梦想


第1章 中彩票了
  午夜,农港市安陵路,夜里十二点整。
  霓虹被模糊了色彩,天地间一片氤氲的迷离,雨下得比依萍去要钱的那天还大。
  温固穿着一身超市积分兑换的雨衣,大红色,从头盖到脚,他独自一人站在他们家小区门口的垃圾桶面前,眼睛死死地盯着垃圾桶。
  他大部分脸隐没在雨衣帽檐的下面,薄唇紧抿,绷紧的下巴瘦得棱角分明,皮肤透着不太正常的苍白。
  这雨夜屠夫一样的打扮,要是让出门扔垃圾的大妈看见,能一扫帚抽死他,幸好今晚大雨倾盆,这个点除了他没人出门。
  温固手抓紧了雨衣下面的一摞笔记本,慢动作地从雨衣里面难舍难分地把它们拿出来,在雨点打在笔记本封皮上的一瞬间,温固的睫毛颤了下,他清晰地听到了什么被砸碎的声音。
  那是他的心啊。
  他一颗从小到大向往成为畅销小说作家的心——
  “哐当”一摞笔记本毫不犹豫地脱手,在雨夜划出漂亮的抛物线,准确地落进了垃圾桶。
  去他妈从小到大的理想,现实就像他总是阴晴不定的老妈,从小到大黑虎掏心巴掌揍得他啪啪响,从没有预警,时常打得他晕头转向。
  而现在,他要告别过去,告别他焦虑头秃失眠多梦腰膝酸软的写作生涯,奔向新的生活!
  他在空无一人的小区里冒着大雨手舞足蹈的跑回家,进屋之后甩了雨衣,赤着脚跑到茶几边上,将潮湿的手在自己的大裤衩上擦了擦,然后拿起了茶几上的一个银行卡亲了下。
  接着他打开手机银行,仔仔细细地查了好几遍余额后面的零,美得鼻涕泡都要出来。
  就在前几天,他中彩票了。
  四十万!整整四十万!
  他再也不用担心他妈整天催他找工作,催他相亲,更不用担心每到逢年过节,亲戚朋友轮流轰炸他不务正业了。
  四十万不算多,但是在他们家这一百八十线的小城市,他能交个首付,买个二手车,剩下的钱还能计划盘个小店。
  从此以后他就是有车有房的小老板,看谁还给他介绍二婚带三个娃还比他大八岁的对象!
  温固将银行卡收到他小屋柜子的最顶上,美滋滋地哼着小曲儿去洗漱。
  他租的这个房子热水器不好使,时冷时热的,每次洗澡他都要骂,但是今晚不一样,今晚冷热交替让他觉得刺激,觉得爽极了。
  这就是金钱带给人的快乐吗?整个世界都跟着美好了啊。
  温固是个糊穿地心的小写手,是在某绿晋江网站里面写言情救赎小甜饼的男作者。
  签约十年,他兢兢业业的产糖,定时定点的更新,活好不粘人,连作者有话说都不敢多逼逼。但是混了十年了,糊到妈不认,吃饭都成问题,除了腰间盘哪里也不突出,还被执着跟了他好多年的黑子说是工作室写文,产出的都是工业糖精。
  凌晨三点半,温固在自己床上蹦够迪,堂而皇之的发了一章废章告诉读者,老子封笔不写了,坑了!
  然后他删掉笔名的登录信息,关掉笔记本,美滋滋地睡了。
  出租屋的床铺“吱轧”响了声,床上的温固翻了个身,露出了一截白皙的腰。
  他侧身睡在床上,挡脸的刘海都散落在枕头上,露出清隽的脸蛋。
  其实他生了幅温和的好模样,之所以有人给他介绍离婚带三个娃还比他大八岁的相亲对象,是因为他从大学毕业到现在已经三年了,不仅没有工作,还基本不出门,见人还不会说好听话,是个典型的社恐死肥宅。
  现实中的死肥宅可并不是褒义词,他这样没有能耐没有工作没有房子没有车的大龄男青年,就算生得面嫩好看,年纪小点的时候还有小姑娘图他脸跟他来往,现在都二十七了,但凡是奔着结婚的,谁要找个这样的还不一家蹲炕头哭去。
  狗屎好踩彩票难中,这都让他中了,说明气运这玩意和人有三急一样,要来的时候挡都挡不住!
  温固嘴唇勾着,他梦里都是笑着的,不用去畅想都知道他今后的生活得多么的美好。
  外面雨声还在哗哗哗,农港市四季如春空气潮湿,三天一小雨五天一大雨,这样的天气实在太寻常。
  一道闪电突兀地从天际划过,却迟迟没有雷声,在这样一个深夜里,整个城市陷入了沉睡,并没有任何人注意到。
  被雨水洗刷得绿油油的垃圾桶,突然被什么东西拱得盖子顶起了一下。
  落回去之后,片刻后再度顶起。
  循环往复,直至“砰”的一声,盖子彻底开了——一只苍白的手抓住了垃圾桶的边缘。
  这是十分经典的国产恐怖电影开场,奈何周围没有观众,雨一直下,是伴随着这入梦的城市最好的催眠曲。
  第二天,温固早起神清气爽的去出租屋的楼底下吃早餐,平时他都是豆浆一碗,油条两根,今早上心情好,他一口气吃了三根油条,喝了一碗豆腐脑,还打包了两个油饼,准备中午吃了就不出来了。
  早点摊上人很多,都是住在这一片的熟人,老大爷大娘们叽叽喳喳的,送孙子上学的路上买两个油饼,就给孩子对付了。
  这里是一个旧小区,楼有些年头了,外墙的墙皮都掉得厉害,时常垃圾两三天的没人收,大夏天的不绕着走,张个嘴都能飞一嘴的苍蝇飞虫。
  有钱的第二天,和温固想的不一样,电视里没有循环播报某某市民中了四十万彩票,他今早上多吃了东西,那早点摊位的老板也没有好奇他是不是有什么喜事。
  生活就是这样子,大家都忙得脚打后脑勺,谁有工夫去关心你怎么回事,哪怕是一夜暴富,只要你不拎着钱去大马路上撒,别人也很难注意到。
  不过这样很好,毕竟温固连他妈妈爸爸都没有告诉,他们二老手里富裕,不缺钱。
  平时一分不肯接济他,用他妈的话说,就是不结婚你就自生自灭。
  温固虽然糊穿地心,最狠的时候连扑三本,吃方便面吃了两个月,蜡黄得像是地里的小白菜,也没敢跟他妈妈提要钱的事情,主要是怕他妈喷死他,还有就是……他真的不想结婚。
  他喜欢小动物、小孩子,喜欢一切萌萌哒的东西,对这个世界充满了爱意,可他无法去想象,他要跟一个陌生人结为伴侣,长长久久的生活在一起。
  他要像楼下住的老大爷一样,被拎着耳朵骂窝囊废,还要为了孩子的未来去死命工作,要承担起作为一家之主,一个男人的责任。
  可温固觉得自己还没长大……他有较强的自我认识,并且享受孤独。他觉得自己还给不了任何姑娘幸福,他为了不祸害别人,已经有七年没有恋爱了。
  就算每逢年节被摁着头念得耳膜穿孔,他也没有低头过。
  但现在好了,他肚子上放着银行卡,奢侈地把空调的度数都调低了两度,晃着脚丫在看微信上一个中介发的卖房信息,手边是挖成一勺勺的冰镇西瓜。


上一篇:穿成男主的反派叔叔

下一篇:拜拜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