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穿越重生>

大佬的垂耳兔又跑了

作者:菜菜萨玛 时间:2021-02-19 11:28 标签:甜宠 爽文 ABO 打脸 穿越 架空
1v1双洁he,甜宠打脸爽文,ABO世界观,忠犬冷血宠溺轮椅蟒蛇攻x炸毛乖萌暴躁祖安垂耳兔受。
  新婚之夜,可怜的垂耳兔omega看着轮椅上的男人瑟瑟发抖。“你怕我?”男人全身冰冷,瞳孔暗绿幽深。兔子更加抖得厉害,毛茸茸的雪白耳朵耷拉在半敞的肩头,红彤彤的瞳孔满是恐惧。秦琛是蛇...是这片大陆最强大的alpha,偏偏要娶他这么一只弱小的垂耳兔...阮熙心里有个忘不掉的人,秦琛知道后放他离开,谁知那人是个负心汉,要挖了他的腺体给宠爱的白貂。心灰意冷之下,另一个世界的灵魂进入了他的身体……阮熙三观尽毁地摸了摸兔耳朵和尾巴,发出灵魂的质问:“啥玩意?这啥玩意?”当柔弱小白兔变成暴躁祖安兔,打脸渣攻,收拾白莲,抱老攻大腿一个一个来。后悔的渣攻咬牙道:“秦琛有什么好的?老东西一个!”阮熙耳朵尾巴炸毛了,怒道:“你说谁老东西呢?那是我老baby!”
  排雷:
  1.不虐,甜宠,ABO世界观
  2.会生宝宝,生...蛋?
  3.攻是假残疾,后面会好。
  4.攻受年龄差比较大
  分类:甜文爽文HE都市架空穿越


第1章 垂耳兔omega
  黑夜席卷而来,外面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伴随着轰隆隆的雷声。
  一栋暗红色的欧式别墅在阴暗的天气下显得可怖而森然,二楼昏暗的房间里,小小的少年蜷缩成一团,退到大床的最里面,紧贴着冰冷的墙。
  “轰!”震耳欲聋的雷声像是地狱的恶魔,发出咆哮和怒吼。
  少年吓得惊叫一声,用手抱着脑袋,想要隔绝可怕的环境和声音。
  仔细一看,才发现这少年与一般的男孩不一样。
  一头银白色的短发,脑袋上是两只长长的耳朵,布满了白色的软软绒毛,无力垂到肩头,正害怕地颤抖着。
  竟是罕见的垂耳兔omega。
  垂耳兔omega的发情期比一般omega频繁,受孕的几率也很大,是难得一见的绝佳品种。
  小兔子身上穿着一件单薄的冰丝纯白睡衣,仅仅能看见奶油般的锁骨和脖颈,光洁的脚踝和手腕上还拷着银色的锁链,发出叮铃铃的声响。
  与此同时,他脖子后面的腺体正散发着香橙味儿的甜美信息素。
  忽的,兔子耳朵动了动,是门外有了声音。
  他猛地抬头,露出一张惊为天人的脸蛋。
  红彤彤的瞳孔泛着水光,鼻尖和两颊都是发情时才会有的漂亮红晕,卷翘纤长的睫毛在瞳孔落下一片阴影。
  高挺的鼻梁下是嫣红的嘴唇,被咬破了一层皮,下巴瘦削地可怜,仿佛遭受过凌虐和摧残。
  让人不禁心疼,究竟是怎样冷酷无情的人会折磨如此可怜的omaga。
  焊着金色蛇头的门把手被人拧开了。
  一个男人推着轮椅进来,刚好一道闪电落在男人的脸上,幽暗可怖的暗绿眼眸将胆小的小兔子吓得抱成一团。
  “不要...不要过来!”
  男人就这么停在床前,听着少年害怕惊恐的呼救声,面无表情的脸更让人不寒而栗。
  少年的胆都被吓破了,特别是男人散发出的alpha信息素,是他最害怕,最讨厌的烟草味。
  秦琛...是蛇。
  蛇是兔子的天敌,是他最害怕的种族,天生就让他不敢靠近,连臣服的勇气也没有。
  秦琛是这片大陆最强大的alpha,已然突破了二阶分化,就算双腿残疾,长日与轮椅为伴,也可以用精神力秒杀所有一阶的alpha。
  为什么?如此强大的alpha偏偏要娶他这只没用的兔子...
  他的家族在得知秦琛对垂耳兔感兴趣以后,就将他绑来伺候他,企图讨好男人,就能获得一块领域。
  他不肯,他不要嫁给秦琛!
  秦琛看起来好可怕,像是下一秒就会将他拆分下肚似的。
  越是无助、惶恐,他就越发想念他的沈哥哥。
  阮熙滴落两滴晶莹的泪珠,打湿了手背,兔耳朵因为悲伤和恐惧完全垂在脑后。
  沈哥哥和他青梅竹马,是只英俊的猎豹,信息素是他最喜欢的薄荷味。
  他最喜欢慵懒地躺在沈哥哥的怀里,将圆圆的兔尾巴夹到他的腿缝中,特别安心和舒服。
  只需要再等一年,他的沈哥哥就会娶他,在他身上打上永久的标记。
  可这一切,都被秦琛毁了。


第2章 不要标记我
  今天刚好是他的发情期,不出意外的话,他会被秦琛彻底标记。
  沾染了另一只alpha气息的omega,还有什么资格去见沈哥哥!
  秦琛转动轮椅,缓缓地移到阮熙的身边,刺鼻的烟草味让阮熙的大脑像快要窒息似的。
  他抗拒着秦琛的信息素,却又被秦琛霸道的味道所吸引。
  身体软的没力气,滚烫地吓人,阮熙急切地想找冰凉的物体降温。
  秦琛是冷血动物,体温极低,对此时意乱情迷的阮熙,就是致命的诱惑。
  他咬着嘴唇,眼神逐渐失去焦距,就快慢慢靠近秦琛的身体,却又在关键时刻往后退了几步。
  身体想得到慰藉,可理智却夹在崩溃边缘,折磨着可怜的omega。
  阮熙蜷缩着双腿,股缝白绒绒的圆头尾巴若隐若现,仿佛轻飘飘的羽毛划过秦琛的心头。
  他喉结微动,声音低沉喑哑:“你怕我?”
  阮熙眼角渗出温热的液体,疯狂地摇头哭着说:“求你...不要标记好不好?”
  秦琛的绿眸闪过暗色,伸出手在阮熙的耳朵上抚摸,沉默不语。
  耳朵是兔子的敏感部位,阮熙僵直身体,害怕地同时又有从未有过的快感。
  手感很好,像是棉花糖又热又软。
  秦琛表现出与外表截然不同的温柔,散发出柔和的信息素,安抚受惊的omega。
  不久以后,手心的小白兔就会沉沦在他的怀里,主动献上美妙的身体,直到他彻底将小兔子占为己有,打上他的标签。
  可,他在哭。
  秦琛的嗓音低沉,让人琢磨不透。
  “为什么?”
  阮熙看不清秦琛的模样,就一双骇人的眸子就能让他不敢抬头。
  他抽噎着:“我…我有喜欢的人,可不可以…放过我…”
  秦琛没有回答,而是收回了手,阮熙离了alpha的抚摸,更加难受了。
  房间里的香橙味儿愈加浓烈,刺激着秦琛交出同样浓烈的信息素。
  阮熙的眼神逐渐迷离,难耐地扭动细细的腰身,呼吸急促地加快。
  最后的理智崩溃了,难耐的欲望让阮熙自顾自地撕开睡衣,露出洁白如玉的锁骨。
  他开始红着眼圈爬向秦琛,铁链叮铃地响着,伸出手臂抱秦琛的脖子,让整个人的重量都落到坐在轮椅里的秦琛身上。
  “好难受…求求你…好难受…”
  诱人的晚餐就在面前,秦琛没有不动的道理。
  但他想要的,不是信息素的迷乱,而是垂耳兔心甘情愿的臣服。
  秦琛还是面不改色,一只手护住阮熙的脑袋,另一只手手里却不知何时多了一管抑制剂,趁着阮熙不备,扎进他的腺体,将淡绿色的液体注入。
  “嗯…额…”
  香橙味儿一下子退散了不少,阮熙的身体也逐渐恢复了正常的体温,轻轻呢喃着瘫在秦琛的怀里。
  等他彻底清醒时,羞耻和恐惧让他骤然推开秦琛,又退到属于他的安全区,那个窄小的床角。
  阮熙警惕地低着头,耳朵半竖起来,是缺乏安全感才有的反应。
  秦琛没有继续靠近,而是丢过去一把钥匙,将轮椅转了一圈,背对着阮熙。
  他问:“现在,还害怕吗?”
  阮熙怔了怔,摸不透男人的意思。
  秦琛不是想要他吗?
  不然不会大费周章四处宣扬要娶他的消息,还费尽心思将他弄上床,刚刚秦琛完全可以标记他,为什么…又放弃了呢?
  阮熙没说话,秦琛继续说:“你不愿意,我不会逼你。”
  垂耳兔,是他最喜欢的种族。
  秦琛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衬他心意的垂耳兔omega,直到他在一次宴会上,注意到了阮熙。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