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古代耽美>

王妃有心疾,得宠着!

作者:小仙儿2.0 时间:2021-02-01 08:19 标签:甜文  重生  爽文  HE  宫廷  架空  
(1V1,双洁身心干净)凤亦书身为定国公府幼子,因患有心疾,父母兄长极其宠爱,可谓是锦衣玉食娇养长大,连半句重话都没听过,谁知所嫁非人,活生生气的心疾发作,暴毙身亡。身死之时,才知某人情深暗许,重活一世,他便明目张胆的缠上那个上辈子一直默默关注他的男人。“王爷,我心口疼,要抱抱!”“王爷,我心口疼,要揉揉!”任他百般撩拨,始终对他爱答不理,逼他放大招吗?“相公,我心口疼,要亲亲!”还没反应?他正心灰意冷转身要走,却被男人桎梏怀中,“都叫相公了,还敢去哪?”
分类: 重生 爽文 HE 甜文 架空 宫廷

第1章 重归少年时
  春日暖阳,映着碧水湖面,微波荡漾,泛着层层粼光。
  凤亦书幽幽的睁开双眸,清风徐来,令人神清气爽,水榭亭台,廊腰缦回,假山环绕,绿柳垂绦,入眼之景,真真好一派奢华美景。
  他正发愣着,忽然间,耳边传来急促还带喘的声音。
  “小少爷,您怎么在这啊,让奴才好找,那边御花园的宫宴都要开始了,今日的宫宴可是太后皇上专门为小少爷您和太子殿下定亲所设,您不是一直盼着吗,怎么关键时刻反倒是藏到这儿来了?”
  定亲?还是和太子?这不是他十五岁时候发生的事情?他不是已经死了吗?猛然一激灵,所有神思仿佛全部回流,重新审视周遭的一切,确实不是在太子府,此刻,他正盘膝坐在这临水的大石块上,水清澈如镜,清晰的倒映出他的容貌,的确不像他嫁给墨静枫之后的样子,至少没有那苍凉憔悴之色,没想到,他竟然重生回到了十五岁定亲当日。
  前世的他也不知道着了什么魔怔,一门心思就是对墨静枫喜欢的很,可到死他才知道,在人家眼中,他不过是被利用的棋子,墨静枫娶他完全因为他是定国公府最受宠的小少爷,一切不过是为了稳固其太子的地位罢了。
  他满心欢喜的嫁入太子府,谁知,那才是他真正灾难的开始,原来墨静枫早有心仪之人。
  在太子府,他举步维艰,为了让墨静枫高兴,忍痛主动帮他纳妾,但终究都是错付了,最后落得个心疾发作,暴毙身亡的凄惨下场。
  一想到此,他微微颤抖的手捂住自己的心口。
  “小少爷,您怎么半天不说话,是心口疼吗?”
  凤亦书感受到耳畔满是焦灼又关切的声音,回转之间,视线这才看清眼前的人,正是打小伺候在他身边的侍从——竹青。
  他对着跟前的人摇了摇头,淡声说道:“我没事。”
  竹青这才松了一口气,立马说道:“小少爷,您没事就好,咱们现在得抓紧过去,不能再耽搁了。”
  耽搁?不,既然有重活一世的机会,他绝对不会让那件事再重蹈覆辙。
  正好,今天他不是要同墨静枫定亲吗?那他首要做的就是毁了这些。
  他慢吞吞的起身,不急不忙的对着竹青说道:“放心,误不了,甭着急。”
  “啊?”竹青听着自家少爷这话,满是诧异,“小少爷今晨入宫的时候不是还雀跃、迫切的很吗?”
  “是吗?”凤亦书不过随口说出这两个字。
  竹青紧随在侧,乐呵的说道:“可不是嘛,小少爷您这一身衣裳是为了今日特地准备的,您头上的羊脂玉发簪更是找了京城最好的匠人赶制,就只为今天能戴上。”
  凤亦书看着自己这一身盛装,再听到竹青口中的形容,足见他当时有多用心,可惜没好结果,重来一次,他绝对不会再犯傻。
  一路穿过这青石板的小路,径直便到了御花园设宴之地,放眼望去,诸如种种,全都扑面而来。


第2章 主动的示爱
  竹青看到眼前席间已经坐好的众人,就连太后和皇上都已经安坐,他压得很低的声音对着跟前的人说道:“小少爷,这可如何是好啊。”
  凤亦书压根就不担心,十分轻松的回应着,“你慌什么。”
  的确这个时候的他压根不用为这些而操心,首先,定国公府的地位是毋庸置疑的,毕竟就连皇上对定国公府都是礼敬有加,这在天权国是所有人都知道的;其次,他又是定国公府最小的那个,加之他生下来就体弱伴有心疾,从小父母兄长都极其宠爱,连带着太后皇上对他都格外偏宠,可谓是谁都宠着他、让着他。
  寻思之间,他便笔直朝着前头走上去,别的先不管,行了礼再说。
  他这正欲行礼,端坐上位的宋太后随即一句,“你身子弱,就不用多礼了,来,到哀家身边坐。”
  凤亦书走过去,挨在旁边坐下。
  宋太后拉着凤亦书的手,温声说着,“刚才跑哪里去了,也不同你父亲母亲说一声,让人好找。”
  凤亦书看着坐于下位的他的父母,眼眶之中竟不自觉的湿润,如果上辈子他不那么偏执的要嫁给墨静枫,之后也不会让父亲母亲为他操心到那般境地吧!
  宋太后注意到凤亦书眼眶中莹润的湿痕,连忙问道:“发生了什么,怎么要哭了?”
  凤亦书晃了晃脑袋,软软的声音说道:“太后,只是刚刚风迷了眼,我才没有要哭呢。”
  “好,没有哭。”宋太后笑道:“今日这宫宴,可是哀家费了心的,知道你呢也喜欢,所以你和太子这件事,哀家来做主……”
  “太后,其实我喜欢的人不是太子殿下。”凤亦书还不等宋太后的话说完,脱口便将这一句话说出来,同时,他的视线扫过那边端坐席间的墨静枫,其脸色露出几分阴沉,显然是不悦,此人看着是人模狗样,实则是狼心狗肺,他才不会在同一条河湿两次脚。
  这样的话传开,席间所坐的众人瞬间惊呆了,这场宴席不就是为了要给他们俩定亲准备的?
  “请太后娘娘恕罪。”定国公凤衍听到这话,随即起身,朝着上座的人躬身行着礼,转而对着凤亦书询问,“小书,你这是闹哪出?”
  宋太后抬手示意,让凤衍坐下,遂开口问凤亦书,“哦?小书不喜欢太子,那小书喜欢谁,小书说出来,哀家依旧为你做主。”复又看向另一侧之人继续言语,“皇帝不介意吧。”
  墨修远笑道:“此事原本就是母后的主张,无论是谁,母后决定就行。”
  坐于墨修远身旁的许皇后倒是冷不丁的说着一句,“这可真是意外呢,看来这外头传的沸沸扬扬的竟不是真的。”
  凤亦书听到这话,当真是讽刺,果然这皇后和太子是母子一脉,但他现在才懒得去理会他们,视线移过去,落于那处,只是一味自斟自酌的人身上,上辈子他到死后离魂那一刻,才知道此人一直默默关注着他,他身死太子府,是这人将他的尸身抱回定国公府,看到这人滚烫的泪水打落在他冰冷无感的面颊上,方知此人对他深情暗许,上辈子他一定是猪油蒙了心,才会倾注所有在墨静枫一人身上。
  他知道,此刻所有人都在等着他的答案,既然上辈子终究是错失了,那这一次,他主动靠过去必不错过良人就是,“太后娘娘,我喜欢宁王。”
  这话不止震惊了席间所有人,连墨宸烨本人听到这话时,那倒酒的动作也随之怔住。


第3章 我才没有胡闹呢
  在席间的众人还在持续傻眼,这宁王同皇上都系太后所出,是先帝最小的儿子,当年先帝驾崩,皇上继位,宁王尚在襁褓,如今年岁也不过二十,虚长身为嫡长子的太子两岁而已,但到底是皇上亲弟,那就是诸皇子的嫡亲皇叔,京城一直传的是凤家小少爷爱慕太子殿下,现在这小少爷竟亲口说爱的是宁王。
  这喜欢的人一下从侄儿变成叔叔,辈分且不算,满京城的人谁不知道宁王,除了太后皇上跟前,换了谁都没给过好脸色,从不喜欢人亲近,冷冰冰的,身边唯有一个剑士跟随,如出一辙,像是从冰窖里走出来的人,这凤家小少爷,怎么可能招惹上宁王,还说喜欢?
  宋太后听到这话也是惊讶万分,定神间,从中回味过来,问道:“小书喜欢的人不是太子是宁王?”


推荐文章

阶下臣

王妃有心疾,得宠着!

含桃

摄政王他又黑化了

小宝(《张公案》番外)

九重月明

被敌国君主关押后宫的日子

一行白鹭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来自体育生室友的偏爱

王妃有心疾,得宠着!

上一篇:含桃

下一篇:阶下臣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