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古代耽美>

生意人

作者:颜凉雨 时间:2021-02-17 10:33 标签:欢喜冤家 三教九流 江湖恩怨
此文慢热,呃,或者不热(擦汗- -)
虽然说是江湖,虽然看似武侠,
其实,也不过是讲老白这一个人的故事。
内容标签:江湖恩怨 三教九流 欢喜冤家

    第1章 白山千翠芙蓉佩(一)
   
    邱四已经在喝小二续的第二壶茶了。此刻他的肚子就像那桌面上的茶壶,圆滚滚的敲一下能听出深潭的声响来。
    可该来的人,却仍旧未到。
    应该是没到吧?邱四微微垂下脸,眼睛却提溜乱转略带些紧张的打量四周的茶客。左边一桌是夫妇俩,看起来不像走江湖的,因为身边除了包袱细软,并未见兵器。右边一桌是个独行剑客,厚重却并不锋利的宝剑横躺在桌面,剑主则是一杯又一杯的喝着烧刀子,看起来比重任在身的邱四那愁绪还要多出几分。前方桌侧的四位女侠邱四瞧着眼熟,不是面孔而是衣装,想了半天才忆起曾在自家庄主的六十大寿宴上见过,纤素派的女侠着得便是此种衣衫。后方……是墙壁了。
    夫妻似乎可以假装,剑客貌似也能乔扮,女侠们的谈笑也自然得有些蹊跷,人人都不像,却又人人都可疑。邱四觉得头痛欲裂。
    叹口气,邱四又把茶碗喝见了底。喉咙还是干得厉害。他特意找了个靠后面的位置,此刻却忽然担心起来人会不会因此寻不到他。下意识的摸摸腰间,沁凉的触感透过衣裳传递至手心,让邱四微微安心了一点。
    如此,两个时辰终是划过。
    邱四心中有种石头落地的轻松,却又同时涌起浓浓的失望。坊间流传欲寻老白,需在白家镇上最老的那间茶铺里坐足两个时辰,如若老白想谈这生意,便自会现身。反之,则连谈都省了。
    邱四结了茶钱,有些步履蹒跚的出了茶铺。时候不早,天已经擦黑。白家镇地处北方,虽然刚刚入冬,却已寒风瑟瑟,有了那么点刺骨的意味。邱四拢了拢衣襟,应着茶铺大门上方的两盏灯笼,依稀可见自己呼出的白气。
    走到马槽前解开缰绳,邱四翻身上马。虽然眉宇间仍是困懑愁楚,但姿势干净利落。居南庄第一护院的名头不是混来的。
    鞭子毫不留情的抽打下来,只听一声长嘶,一人一马已经不见了踪影,只留下浓浓的尘土在茶铺破落的门槛前翻滚,甫又慢慢消散。
    穿过这片密林,便是渡口,邱四想,上了这南下的船,任务便真真没有一点转圜的余地,彻头彻尾失败了。此刻,他忽然咬牙切齿起来,似乎口中正嚼着那位连面都没见过的老白的肉,一下下,泄愤的快感。
    忽然,风中有异响。不是简单的树枝呼啸划过的声音,是人的呼吸,有人!
    邱四使足力气把缰绳狠狠在手中拽紧,一个踉跄,马儿险些摔倒,长叫几声才很不甘愿的停下。邱四坐在马上警惕的环顾四周,除了树,还是树。可那呼吸声明明近在耳畔,清晰的让人战栗……
    “大侠,烦请屈尊下望,咳咳,老朽一把年纪就是想躲在树上腿脚也不听使唤哪。”
    苍老的声音从马下传来,邱四立刻低头,映入眼帘的是一白发苍苍的老者,身形佝偻,但精神矍铄,周身捂着厚厚的棉衣,没带帽子,倒是耳朵上罩着俩貂皮的耳帽儿。只见老者正站在自己的骏马身旁,一会儿捋捋着自己的胡子,一会儿摸摸马儿的鬃毛,两厢搭配似玩得不亦乐乎。
    邱四赶紧翻身下马,双手抱拳语带恭敬:“在下邱四,敢问阁下是否……”
    “正是。”
    “……白老的家仆?”
    老白一个不小心,手下没了轻重把那可怜的马揪出了指甲盖大小的斑秃,末了轻咳两声,正色道:“不才老朽便是老白,让大侠失望了。”
    邱四有些惊讶,这才认真打量起老者来。可打量了半天,还是第一眼看见的那些,别无二样。
    老白看出邱四的怀疑,也不恼,摸索着从怀里拿出条白色帕子,于邱四眼前左右晃荡,邱四费了好些眼力才看清帕子右下角的绣花小楷,一个白字,骨瘦如柴,眼神儿不好的很可能就当成日了。
    邱四心中狂喜,但脸上还绷得神色如常。狂喜是因为他终于见到了老白,庄主交办的事起码成功的一半,脸上还能绷得住是因为他回去要很严肃的告诉弟兄们,江湖传言的白老信物布绢其实就是一块素白的跟抹布似的麻面料子且其被挥舞的姿势很像举白旗投降。
    “白老,在下此次冒昧前来实是受了我家主人所托,请您接一趟镖。”认定了来者身份,邱四自然不敢耽搁,连忙将来意和盘托出。
    “镖为何物?”老白捻着胡子,把那貂皮的耳朵帽儿正了正,似乎非要严实到一丁点儿风都钻不进,“金银财宝古玩字画还是美人如花?”
    “一块玉佩……而已。”邱四下意识的含糊起来。看着老白摆弄着那油亮暖和的耳朵帽儿,邱四忽然觉得自己的耳朵刹时冷了起来。不免内心凄凉,这些年为庄主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辛苦一时间统统涌上心头。
    老白没给邱大侠伤怀的时间,一伸手,摊开干枯的手掌:“东西拿来。”
    邱四欣喜若狂:“您接了?”
    老白没好气的翻翻眼皮:“东西还没看,接哪门子接。”
    邱四不敢怠慢,连忙从腰间摸出那藏了一路的宝贝,小心翼翼的放到了老白手中。
    玉佩被里三层外三层的包裹着,看得出托付人对它的珍视。老白看似随意实则谨慎的将锦缎层层拨开,末了,一块玲珑剔透的泛着淡淡粉光的芙蓉玉出现在了老白的掌心,玉佩周身圆润,中间镂空雕着山水翠柳,雕艺精湛天宫巧夺,映着碎碎的月光,旖旎,婀娜。
    “白山千翠芙蓉佩?”老白喃喃出声,语气中难掩意外。
    邱四悄悄把汗津津的手心在裤子上蹭了蹭,才道:“只要东西安全送到,镖银方面请白老尽管放心。”
    老白沉吟片刻,轻轻将锦缎重新包好,才抬头看向邱四:“送与何处?”
    “九月初九之前,翠柏山庄,柏轩。”邱四几乎是立刻回答,就好像已在心底默念了无数遍。
    “柏家,二公子啊……”老白歪歪头,又努努嘴,看在邱四的眼里除了滑稽,再无其他。以至于根本无从推断面前这位江湖奇人的意图。
    风忽然大了起来,吹得树林沙沙作响,夜色里,听着有些骇人。邱四下意识的四周环顾,黑咕隆咚的什么也看不到。忽然,耳边传来老白苍老却淡定的声音。
    “定金五百两,事成之后再付余下一千,这趟镖我接了。”
    任务完成,邱四却不知怎的担心起来,心底没着没落的像有个破鼓在咚咚的敲:“白老……”
    “别指望从我这里讨到包票,”老白把包好的玉佩塞进厚厚的棉袄最里层,然后皱着眉倚老卖老的摆摆手,叹息得有模有样,“我只是个生意人,全力以赴是自然的,但这结果谁也不敢保证。总之,事成了你付余款,事败了,我把定金双倍奉还。”
    邱四一咬牙:“成。在下这就回去禀报主人,静待白老的好消息。”说罢又要翻身上马,结果还没来得及潇洒,就让老白一把扯住腰带硬是给拽了下来,险些摔倒不说,那腰带再松一点他邱四这一把好身材就彻底曝光于这清风晚月之下了。
    “定金。”老白伸手讨得理所当然。
    邱四不敢发作,一边抓着腰带,一边从怀里摸索出一张银票恭敬的递了过去:“奉运银号的票子,您老拿着无需其他可直接兑现。”
    老白举起银票借月光鉴定了下那朱砂印,继而认可似的点点头。


上一篇:绿茶病美人洗白后

下一篇:攻玉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