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耽美

凤归墟

作者:故栖寻 时间:2022-07-10 01:51:17 标签:强强 江湖恩怨 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我,剑阁沈墟,正道新秀,孤冷清绝,高岭之花。

  我有三大仇人。

  一个匿名变态,害我双眼失明,偷看我洗澡强灌我喝酒还强吻我。该杀!

  一个风流浪子玉尽欢,我拿他当兄弟,两肋插刀,大难临头他却反过来捅我两刀。死不足惜,杀!

  一个魔教尊主凤隐,此人疯魔成性,荒淫无度,与我的恩怨数也数不清。必杀无疑!

  后来,我发现,这仨大猪蹄子是同一人?

  很好,我很满意,杀一人,可报三次仇,买一送二稳赚不赔。

  于是我提着剑上门寻仇,仇人正浴血奋战命不久矣,我人模狗样地挽了一个剑花。

  众目睽睽之下,凤隐回过头来,美得那叫个惊天动地,眼神那叫个欢天喜地,深情款款道:“沈郎!你来救我啦!”

  我:“……?”

  cp:人生不过是一死早死晚死都得死/外冷内热直球受×人生不过是一死我死先把你整死/疯批绝世美攻

  ====

  食用指南:

  1,文章第三人称。1v1,he。

  2,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武侠。

  3,看那条攻呀,好像一个神经病呀!

  ====

  内容标签: 强强 江湖恩怨 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墟,凤隐 ┃ 配角:邪道F4,正道各路豪杰王八

  一句话简介:江湖浪打浪。

  立意:江湖写意,世间百态

 

第1章

  悬镜峰,峭壁光洁如镜,山道绝险。

  峰顶有飞阁数座,皆高三层,白墙黑瓦,飞檐斗拱,凌虚数十丈。阁与阁之间相距数百步,以索桥相联。桥阔仅三尺,如冰绡薄绸,虚浮浮荡在空中。

  是夜云开月朗,纤翳不生。

  桥上,一道白色身影自东往西,不紧不慢地负剑前行。举目望去,四周皆空,云生足底,险伶伶无所凭依,他却意态寻常,如闲庭信步。衣袂猎猎,飘飘若仙。

  溶溶月色下,藏经阁灯火通明。

  推门而入,吱嘎声引得趴伏在廊下的猫儿转了转尖耳。

  “玎玎铛铛”,阁内一通乱响,守夜弟子抱着剑蹭地立起。因起得太急,身形不稳晃了晃,待定睛看清来人,他拍着胸脯长舒一口气:“是你啊沈师弟!”

  “是我。”沈墟转身掩上门。

  “吓死我了,走路也没个声儿!我还以为师父他老人家又三更半夜睡不着觉跑来查岗呢!”常洵咕哝着抱怨,弯腰把慌张中摔在地上的小玩意拾起来,懒洋洋伸个懒腰,吊梢眼瞥来,“怎么,下半夜该你轮值了?”

  沈墟点头。

  小师弟素来话少,常洵习以为常,随口寒暄两句就收拾东西准备离开,手中小玩意随着动作又发出玎玎铛铛的金石之声。

  常洵注意到沈墟探究的眼神,眼睛一转当下想出个好主意,抻直手臂摊开掌心,将小玩意送到沈墟眼皮子底下,问:“见过这个没?”

  沈墟摇头。

  常洵知他终年不下山,每日除了练剑就是打坐,见过才是稀罕事。这就装出热心施舍的姿态来:“这叫九连环,山下孩子玩的小件儿,难是不难,就是得花些心思,喏,你想试试吗?”

  “九连环?”沈墟接过,指腹拨弄环上坠着的小铃铛,觑他脸色,似是好奇。

  常洵见他上钩,不免沾沾自喜。

  要说这个鎏金九连环,是半个月前小师妹从山下淘换来的,那时她便放出话来,谁要能解开九连环,她就陪谁练一个月的剑。小师妹冰雪聪明,美貌俏生,每日练剑枯燥乏味,如有佳人相伴,岂不是人间美事?

  师兄弟们自是争着抢着去解这九连环。

  可这倒霉东西瞧着简单,却是一环扣一环,看似死结又蕴含生机,渺茫生机里又处处都是绝境,实在难以下手。

  常洵解了三天三夜,眼珠子都熬红了,九环变八环,变七环,又变回到九环,气得他直想拿把斧子砍碎了它。

  眼下碰上沈墟,师父常夸沈师弟天赋慧根,心无旁骛,将来一干弟子中定数他于武学上造诣最深。常洵作为大师兄,对此自然不平已久,如今逮着机会,定要好好杀杀威风。

  他料定沈墟一时半会儿解不开这九连环,到那时,他就假意安慰实则暗讽,点醒他师父对他青睐有加不过是怜他年纪最小身世凄惨,他自己还需认清自己是什么水平,别太飘了。出去呢,则可以对小师妹说,这机巧连沈师弟这般的聪明人儿都无从下手,剑阁上下怕是无人可解。这样一来,他自己解不开也就不算什么丢脸的事了。

  嘿,两全其美。

  常洵以手抚鼻,如意算盘打得响亮,暗中偷笑起来。

  正想着待会儿要如何优雅又不失风度地“提点”沈墟,忽听“喀喇喀喇”几声轻响。

  他低头去看,沈墟左手拎着九环套,右手拿着解开后的鎏金横钏,正定定瞧着他:“师兄,这样便算解开了吗?”

  “啊。”常洵僵立当场,直脖子的呆头鹅般瞪着沈墟的两只手。

  “师兄?”沈墟唤。

  常洵悚然一惊,恍若大梦初醒:“你,你这就解开了?”

  “好像是。”

  “真的?”他不敢置信般揉了揉眼睛。良久,喃喃道,“是了,这样就是解开了。”

  “确实不难。”沈墟将东西送还给他,评价道,“但胜在精巧,尚算有趣,可充平日消遣。”

  常洵:“……”

  “师兄,你面色有异,是否身体抱恙?”

  “没,没有,我就是累了。你去巡查吧,我这就回房睡觉去。”

  “师兄慢走。”

  沈墟将浑浑噩噩的常洵送走,在原地站了片刻,听闻虚浮的脚步声渐行渐远,这才转身端了烛台,往楼上走。

  他照例逐层巡查藏书阁,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在走到二楼与三楼的拐角时,忽感头顶有异常气流涌动。这气流原本极轻微,寻常高手难以觉察,只因他手中烛火稍稍往左偏了三分,此处封闭无窗,他静立不动,手又极稳,鼻息与烛火相错,互不干扰。

  那这火苗的三分偏差从何而来?

  念头刚起,头顶掌风即至,烛火登熄。

  他一脚未踏到实地,随即扔了烛台,一蹬台阶,借势后跃。一招兔起鹘落本已反应极快,但那梁上君子的轻功远在他之上,眼前一袭红影闪过,那人纵起挥掌,当面击来。

  沈墟抬掌迎上。

  昏暗中,双掌相交,啪的一响。沈墟退后一步。第二掌接踵而至,沈墟乘隙还了一招,双掌撞击,一股霸道劲力自掌心经手臂蹿至胸口,陡然间体内气血激荡。这就又退了一步。

  未及喘息,第三掌紧跟着劈面直来。

  这三掌一掌快似一掌,逼得沈墟连退三步,血腥气直涌喉头,化作热流,自嘴角淌下。他运足全身内力全意抵挡,生死之间,竟没余暇去看敌人面目。

  “咦?竟能接我三掌?”

  三掌击毕,那人金口甫开,嗓音慵懒婉转,竟是雌雄莫辨。

  沈墟知他未尽全力有心相让,否则如不就此打住,再来三掌,自己立时被毙于掌下。

  “来者何人?”他强忍胸中翻涌的气血。

  “哼,本尊的名号你还不配知晓。”

  “擅闯藏经阁,所为何事?”

  “闲了,便来逛上一逛。”

  因职责所在不得不问,问完了,也没问出个什么来,沈墟就再没别的话可说。

  沉默须臾,对方显然暂时还不想走,他于是缓缓拔剑。

  “你还要打?”那人隐在暗处,讪笑一声,“你打不过我的。”

  “打不过便不打么?”沈墟道,嗓音清冷寒峻,手腕一抖,白影挟着一道剑光,径直朝声音所在之处刺去。

  那身影不逃不避,不偏不倚,待到剑尖已近外层衣衫,他倏出右掌,对准剑锋,直推过去。

  眼看长剑将穿掌而过,他微微侧身,变掌为立,三指虚虚推在剑身刃面。

  沈墟情知他这招若用老,势必会催动内力直接折断其剑,于是急急抽身,剑尖晃动,踏奇门,走偏锋,先虚削其颈,半途转而刺向其腰胁。这招变换水到渠成,光听风声就知来势劲急。但等落到实处,竟是扑了个空。 Fxsw.org

推荐文章

你就是仗着朕宠你

撩拨重臣后他当真了

业已成魔

疯郡王就藩历险记[基建]

乖乖小夫郎

细腰

小王子

不要爱上杀猪佬!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凤归墟

上一篇:你就是仗着朕宠你

下一篇:霸道王爷俏管家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看起来又是一个千秋,晏无师我恨你。。。恐神经病攻,既然神经病就去看病住院不要祸害别人
匿名 的原帖:
加一,我也不行,晏无师那本看了整个人都不好了,呜呜呜,明月就应该皎洁挂在天上,如果喜欢,就做星星,太阳,或者湖水也行。不能摘月,也不能摘了放污水里头。
看起来又是一个千秋,晏无师我恨你。。。恐神经病攻,既然神经病就去看病住院不要祸害别人
终于看完了卧槽!
不建议看,大无语了我,最讨厌这种吊儿郎当的攻,
利用感情的,简直不能原谅。
大约就是这种你杀了我师傅,我杀了你妈的那种爱情
最后,就这样还能在一起!!!!
干脆一起死了得了。
匿名 的原帖:
透个剧,师父是诈死的,但是,emmm我好为受不平啊!好气
终于看完了卧槽!
不建议看,大无语了我,最讨厌这种吊儿郎当的攻,
利用感情的,简直不能原谅。
大约就是这种你杀了我师傅,我杀了你妈的那种爱情
最后,就这样还能在一起!!!!
干脆一起死了得了。
太ex了,很久没看这种小说了
要是这都能he
我就骂了
匿名 的原帖:
呃,要不你看看文案,

1,文章第三人称。1v1,he。

  2,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武侠。

  3,看那条攻呀,好像一个神经病呀!
匿名 的原帖:
看到117
我简直无语
攻就是傻逼,一直欺骗受利用受,自以为是的恶语伤人。我还是不能接受he,要不然一起死了算了。
不幸的童年不是你伤害他人的借口。
太ex了,很久没看这种小说了
要是这都能he
我就骂了
匿名 的原帖:
呃,要不你看看文案,

1,文章第三人称。1v1,he。

  2,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武侠。

  3,看那条攻呀,好像一个神经病呀!
太ex了,很久没看这种小说了
要是这都能he
我就骂了
太狗血了吧卧槽
好看,不过攻前面几章就是个深井冰
呜呜呜
师傅没了
师姐也死了
作者你心真狠
匿名 的原帖:
我的猫猫也没了
没了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