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玄幻灵异>

逃生通关全靠演技[无限流]

作者:森麻皈 时间:2020-10-05 06:54 标签:无限流  系统  欢喜冤家  悬疑推理  
人称衰神的何太哀,运气极差,死了居然没得正常升天,而是被“超恐怖游戏系统”绑定成鬼怪NPC。
  关键他当鬼只是个战五渣,会被游戏玩家随便打死的那种!
  怎么办?何太哀苦思良久,天无绝人之路,他学会用演技服人。
  #今朝有酒今朝醉,明天打脸明天跪!#
  #万一被揭穿那都是将来的事,先把人忽悠了再说!#
  于是,他成为了恐怖游戏里最戏精的鬼王。
  某一日,这只兴风作浪的鬼王从良做“人类救星”了。
  原因:可能因为他对象是人类吧。
  他对象:天师府(全国最盛产凶猛捉鬼人才的地方)中,人称“道正双秀”之一的虞幼堂。
  ******
  口嫌体正直-天师大佬攻X佛系天然黑-战五渣鬼受
  食用指南:无限流,直掰弯,主受,1v1,HE。

  内容标签:欢喜冤家 无限流 系统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何太哀┃配角:虞幼堂┃其它:幼哀.is.rio!
  一句话简介:弱小可怜无助鬼怪的三流骗人演技
  立意:行差踏错,是否就再也不可被原谅?苦海无涯,回头是岸。

第1章 校园怪谈01
  何太哀,亲友称其为“衰神”,因为他这人,运气实在是众所周知的“差”,而“哀”同“衰”字如此相似,何太哀,何太衰,一笔之差,也没太多区别了,这衰命简直天定。
  他朋友曾经问他:“何太哀,你为什么会叫何太哀?这名字一听就很倒霉啊,怎么取成这样。”
  是啊,为什么要叫何太哀?!他也不想的啊!
  没办法,谁让他爸妈有一颗无比文艺的心。唐代大诗人温庭筠有一首《拂舞词》,中有一句“二十三线何太哀,请公勿渡立徘徊”,他出生前,他爸妈翻到这一首,直拍大腿说好诗,当下拍板定下名字叫他何太哀。
  “何太哀这名,有意境,大气,沉稳,有分量,而且又有股莫名悲痛的力量。以前人们不是有说法,说什么取个贱名好养活吗?按照这个思路,我们给小孩儿取个苦一点的名字,想来他这一生就能苦尽甘来,顺坦一生。”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爸爸妈妈!你们有这种想法真的很危险!
  如果给何太哀一个机会从现在回到过去,他一定要握住他爸妈的手,一边哭一边说:“不要取这个名字。你们知道吗,你们娃真的天生霉运,已经很倒霉了,再取一个霉味十足的名字,简直霉上加霉,雪上加霜,惨得一逼,根本没有苦尽甘来啊!还是管他叫何幸运吧,不然像是何高兴,何开心,何无敌都成啊,千万——千万别叫何太哀!”
  不过,为什么他会这样沉痛的想法呢?非要声泪俱下地回到过去说一声。名字又不是不能改,每个公民都有一次更改名字的权利,他要真那么接受不了,直接改名不就完事了吗。
  所以说——
  他之所以会有这么强烈的情绪冲动,是因为他没有这个机会了。
  他死了。
  而且最悲剧的是,他死在前去改名的路上。
  明明刚进大学,他那新的人生才刚开始,并且他抗争了那么多年,每次一提改名的事,他妈妈就卖惨假哭搞得他手足无措,好不容易日复一日地重复唠叨自己的想法,终于在最近说服自己的爸妈同意改名了,结果在路上就惨遇车祸,他真的有那么衰吗?
  何太哀以鬼魂状态站在路边,看着自己惨死的模样,挺迷茫的,爸妈看到他这么个面目全非的死相,一定很伤心。
  这时,忽然“叮”的一声响,他脑中冒出一道机械无比的声音。
  【系统扫描自动检测——】
  【扫描对象符合要求,自动绑定。】
  【你好,超恐怖游戏系统激活,欢迎加入系统工作人员小组。】
  何太哀一呆:“啊?什么?什么工作人员小组?我没说要加入啊,什么自动绑定,请问你哪位?我不想加入你们小组,你这是强买强卖吧?”
  【滴,滴,滴——】
  【系统自动分配。贵方已被划分至“鬼怪NPC”扮演小组,在之后的游戏当中,请贵方遵循鬼怪扮演条例,做一只爱岗敬业的好鬼,否则,系统将给予严厉的处罚。】
  何太哀:“等等,我——”
  他一句话断在口中,眼前一花,周遭身处的地方都改变了,不再是血溅三尺的车祸现场,而是一个狭小的柜子,黑咕隆咚令人窒息,并且,他身旁还有一个人,那人跟他一起十分委屈地挤在柜子里。
  这位兄弟抱怨道:“挤死了。都什么鬼分配,这地方能塞两个人吗?”
  何太哀有些怔然。
  在惊惧不安错愕等等一系列情绪上升之前,他最先感到的,是歉意,是对旁边之人的歉意——被塞到这一处显然不是什么正常的流程,所以这人大概是被他带衰的吧?何太哀很抱歉地说:“这位兄弟……”
  一句话没讲完,硬生生变成了惨叫。
  苍天啊,日了狗了,这他妈是个鬼啊!
  何太哀被吓崩,坐在他身边的这位老兄,半个脑袋都开裂了,好像是被人拿斧子从脑顶处劈了一刀,整个头红红白白一团。活人能这样吗?肯定不能的。这当然是个鬼。
  鬼兄被何太哀凄惨的叫声给吓了一跳,反应过来后,伸手一把捂住何太哀的嘴:“你瞎叫什么?”
  何太哀:“鬼鬼鬼鬼鬼鬼鬼……”
  鬼兄了然:“你新来的?”
  何太哀猛点头。
  鬼兄瞥他一眼:“你现在也是鬼,你有什么好怕鬼的?”
  何太哀想了想,觉得这话居然很他妈有道理,一时噎住,半晌,道:“我一下子有点没反应过来。”
  鬼兄打量他半晌,忽然说:“你倒是干净。”
  何太哀没明白:“什么?”
  鬼兄问他:“你怎么死的?”
  何太哀觉也没什么可隐瞒的,坦白道:“是车祸。”
  鬼兄思索:“车祸也不至于这么干净吧,你身上居然没什么怨气?看着居然跟活人差不多。如果不是有系统确认,我都要以为你不是鬼了。你就一点都不恨那个撞死你的司机吗?”
  何太哀还真没什么怨恨的情绪,他想了想,说:“这种事情也是天灾,没人能预料得到的。死都死了,也没办法啊。”
  鬼兄:“或许做人豁达是好事,但做鬼可不是这样了。”
  何太哀不解地看着鬼兄,鬼兄继续说:“虽然每一个副本结束之后,系统会奖励积分,这些积分可以用来强化鬼身,但你这样的新鬼,刚进入游戏的这会儿,可没有淬炼强化的福利。你们这些新鬼,拼的都是基础实力,而做鬼么,死时越是含恨带怨的,越是能力高强,像你这样的——”
  鬼兄十分平静地如实评价道:“毫无怨恨之意,所以你做鬼,只是个没有战斗力的废柴战五渣。”
  何太哀:“……”
  何太哀十分谦虚地请教道:“我刚来,什么都不知道。这个游戏需要我们做什么呢?所谓战斗力又是什么样的战斗力?我们要打架吗?和谁打?是不是和别的鬼?我们是被分配到一组的工作人员吗?”
  尽管他根本不是自愿加入这个什么什么超恐怖游戏的,但是人来都已经来了,退又退不出,系统力量如此玄之又玄,非他能力所能抗拒,还能怎办?只能暂时由他无奈地先去适应这个环境了。
  正是此时,柜子外头突然响起一道人声:“谁在柜子里?快出来,别装神弄鬼吓人!”
  鬼兄闻言,显示一愣,随后脸上露出一个很残忍的笑。
  他并不回答何太哀问出的这一连串问题,也不回答柜子外头之人的问题,只自言自语道:“我这次运气还真好。先碰到你这么一个新鬼,又碰到外面这一个新玩家,哈,白送到眼前的人头,还没有任何鬼跟我抢,实在是幸运……幸运!”
  说到最后两个字时,鬼兄白骨森森的手一推柜子门,整个人便像弹簧一样,用一种极其扭曲的姿态弹了出去,外面随之响起一声惨叫,与何太哀之前发出的一般凄厉,何太哀怔了怔,半扇柜门挡住了他的视线,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上一篇:嫁魔

下一篇:全星际最萌的蛇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