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玄幻灵异>

都是我喜欢的梗

作者:青衣滂滂 时间:2021-02-15 10:47 标签:短篇 架空 小甜饼 合集
自萌梗合集,为同好写文,为自己带盐。
BL - 长篇 - 完结
喜剧 - HE - 小甜饼 - 架空世界
1v1
    狠厉太监攻+书穿厨子受
    文具店老板受+铁憨憨猛男攻
    变异体同事攻+简单乖巧受
    穿越小骚基受+远古精壮年下攻
    偷偷穿丝袜的femboy+三好绑匪(腰好肾好腿脚好)
    一直不会写文案,不知道怎么才叫吸引人,放些小可爱的留言凑字数吧哈哈哈
    *我可以没有xsh,但陈陈必须有!陈陈的性福我来守卫!
    *骚又骚的很,弄你又不肯!
    *定情吻bgm是新闻联播
    *哈哈哈有些人当面端庄,背后却该被关进小骚基专用鸡笼
    *感觉自己天灵盖都爽飞了
    *jjyyd
   
    狠厉太监攻+书穿厨子受
    1
    大殿上一派歌舞升平,伺人弓着腰鱼贯而入,矮几上眨眼间就放满了美食。
    光禄寺的珍馐署中,陈东掂着大勺翻炒,额头满是汗水,他最擅长的其实是糕点,奈何这次宫宴的排面实在是大,珍馐暑只得向尚食局借人,于是他便回到了这个曾经呆过的地方。
    待最后一道菜被摆入伺人手中的托盘,陈东才有机会坐下来捏捏自己泛酸的肩头。
    “陈掌固,听说尚食局夜里还要坐班,会多给月银吗?”说话的是一直给陈东打下手的饧匠,这人是珍馐署的,之前也认识他。
    陈东笑了笑,“怎么问起这个,你也想去那儿谋差事了?”
    饧匠忙摇头,“珍馐署很好,我不去。”尚食局掌管御膳,听起来很是了不起,可这宫里谁不知道今上的气性大,需知伴君如伴虎,如果吃食出了差错,亦或是被那位不喜,挨顿板子都是轻的。所以他实在是不明白三个月前陈东为何要去尚食局。
    陈东自然不会告诉对方自己是为着何人,更不提他本来就不是这里的人。
    陈东穿进这本书已有一年了,连着身体一块穿越的他本不该这么容易就进到宫里,可就是这么凑巧,他冒名顶替了一个同名之人。
    置酒案后,光禄寺一众官员换了个遍,更不提下面的肴藏匠人和厨子急缺的紧,没得法,只好暂从民间招些人手。
    被陈东顶替的那人原是外来的厨子,也是善做糕点的,进京路上被歹人劫杀,留下了路引和户籍倒便宜了这个刚来的陈东。
    他买了巾帽遮住一头短发,就这么光明正大地入了光禄寺。
    彼时陈东并不知道自己是穿进了一本书,直到半个月后在太官署见到一众威风凛凛的人马,知道了那是北镇抚司的人,又凑巧从旁听得掌管此司的人名为陆远集,顿时一个激灵,才晓得自己竟跑到书里来了。
    这本架空历史的小说并无CP,背景设定本就是乱世,主角要等到朝代覆灭之后才会崭露头角。
    而覆灭这个朝代最后一个无能皇帝的,正是上直卫的总领,一个阉人。
    小说陈东只看了十分之一,前期偏种田,主要描写主角远在夷州的生活,中间夹杂一些陆远集掌控朝政,玩弄帝王的片段。而这些不算多的描写,恰恰是陈东最喜欢看的部分。
    他也知道爱看这些片段的自己跟别人的爽点不太一样,但那又如何,也许自己就是喜欢变态,喜欢看陆远集掌握天下的样子,仿佛弱者天生就该向强者臣服。
    当然这些并不正能量的想法也只是夜间在陈东的脑子里过一过,白天他还是得守着他的糕点店继续过着寡淡无味的日子。
    直到他穿到书里,发现离对方竟然是那么的近,于是就起了想要看看对方的心思。毕竟小说的画面感都是自己给的,他太想看看真人的模样,所以才通过努力,在半年后终于进了尚食局。
    之后又用了两个月才被尚食局的奉御推荐给对方做小食。可惜这段时间以来,陆远集并没有食用陈东做的糕点,每每都是原物送回,毕竟给陆大人专供的吃食,哪怕对方不用,也绝没人敢偷吃。
    陈东自然是有些失望,可他还是一如既往的想点子做好吃的,因为知道对方脾胃不好,对吃的也挑剔,所以更加努力钻研,只是至今仍没有什么突破。
    宫宴完毕后,陈东就跟着借来的尚食局的人手一起回去了,宫里的厨子自然是有专门供起居的地方,而且也只能在这一块活动。
    刚净完手回屋的陈东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断,奉御过来找他说陆中贵要用点心,让他快去做,而且还提出让他亲自送去。
    陈东乍一听还很惊讶,不过他也没时间想太多,毕竟给这位大人物吃的点心,从来都是现做的,还得考虑上时间,不能让对方等太久,所以他就着现有的馅儿料做了百花糕和红绫饼餤,配的鱼羹是之前就温着的,这会儿口感绝对的入口即化。
    陈东提着食盒跟在一个少监后面,过了甘泉宫,在一处配房外停了下来。少监打开房门,示意陈东进去。
    他弓着腰提了盒子入内,眼角扫了扫周围。说是配房,可里边的布置却一点也不简陋,花瓶桌椅只一眼就能让人看出其绝非凡品。
    陈东倒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他弓腰将食盒放到一边,对着只能看到一双皂靴的那人行跪礼。
    说也奇怪,之前虽也有跪拜过其他人,但都是和别人一起,人一多那种屈辱感也就淡了,现在自己独自对着他跪下,竟也觉得是如此自然。
    陈东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心里现下的感觉,又过了一盏茶的功夫,陆远集才堪堪开口让他起来。
    陈东忐忑地抬头,偷看对方。这个如日中天的宦臣彼时正闭着眼,左手微微撑着前额,烛光下的侧颜棱角分明,算不上俊美,但绝对让人印象深刻。
    陈东好像听到了自己突然加快的心跳,他有些大胆的继续将目光都放在对方身上,从光滑的下巴,不是特别明显的喉头和宽阔的肩膀,到腰间的革带和黑色的长靴,陈东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
    陆远集突得睁开眼,陈东对上那目光,直觉心里一颤,果然跟文中描写的一样,仿佛是被毒蛇缠上的阴冷和凶狠,叫人一动也不敢动。
    初次的惊吓之后,陈东很快镇定下来,他竟先开了口,“大人,用些东西吧?”
    陆远集微微朝食盒抬了抬下颚,陈东略带欣喜地打开来,把三样东西放到桌上。
    “不知道您的口味,就做了一甜一咸,鱼羹比较清淡,配点心正好,您尝尝。”陈东殷勤摆着筷碟。
    陆远集闻言面上沉了几分,他没想到对方竟敢在自己面前如此多话,如此放肆。
    见对方不动筷,陈东忐忑中带着几分怯意继续开口,“不合您的口味吗?那您告诉我您喜欢什么样的,我去做。”
    大宦官没有说话,拿起长筷试了半块百花糕,又一口红绫饼餤,喝下了半碗鱼羹,便作罢了。
   
    02
    “下去吧。”陆远集金口一开,拿出白净的帕子擦擦手。
    陈东一愣,然后手脚麻利地将吃食收捡,提起食盒,走前还偷偷看了对方一眼,竟颇有些不舍的样子。
    待房门关上,陆远集才是真正皱起了眉头,他自来对近身之人筛查极严,可这个陈东,他竟查不出来。
    至多一年,这之前的怎么也查不到,像凭空出现的一般。若说对方受人控制有所企图,进宫后的这段时间却一直本本分分,并没有与旁的人接触。
    若说没有企图,对方却如此尽心的做吃食,并不是尽责不对,而且他太过热衷于此,似乎是变着法的想要接近自己。


上一篇:错惜

下一篇:我养的毛茸茸都是大佬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