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玄幻灵异>

引渡执行官

作者:樊落 时间:2021-02-19 10:57 标签:强强 东方玄幻
攻生前是特种兵团的教官,执行任务时被受所杀,
    死后碰巧(?)捞了个灵界执行官当当,专门引渡在人间作恶的死灵,顺便逗弄逗弄他的房东受~ 有开车有剧情有治愈小甜饼,没有虐~(大概)
  「早饭我吃了,你手艺不错,煎蛋是十成熟的。」
  「很容易,多煎个几分钟就行了。」
  「那下次我要七分熟的,我最喜欢的还是七分熟。」
  「你可以自己煎。」
  「我如果什么都做了,那怎么还叫报复呢?」
  「这是你的报复!?」 利用煎蛋实施报复计划? 江鉴开手一滑,举到半空中的书差点砸到沈默脑袋上。


第1章 觉醒 1
  傍晚,江鉴开下班回到家,拿了一早准备好的供品,去墓园给父亲扫墓。
  正值中元节,沿途有不少人烧纸钱,晚风拂过,灰烬随风从铜盆里旋起,纷纷扬扬的,有一些落在挡风玻璃上。
  江鉴开拨了下控制器,雨刷发出沉闷的摩擦声,来回滑过,将灰烬刷去了地上。
  路边几个孩子在抢食物,最小的那个不仅没抢到,还被推倒在地。
  他放声大哭,忽然看到灰烬,他跑过来一口气都吸到了嘴里,还意犹未尽,在后面追着江鉴开的车跑。
  江鉴开扫了眼后视镜,踩油门的脚又略微向下踏,很快,小孩子就被甩得不见影了。
  一路颠簸中,他那辆快进废品站的吉普终于开到了近郊墓园。
  来祭拜的人不多,停车场一大半都是空的,江鉴开随便找了个地方停好车,拿着供品走进墓园。
  道路两旁栽种着不少松树,夕阳仅剩的一点光芒透过树杈缝隙斜照过来,江鉴开微微眯起眼睛,加快脚步穿过附近的墓地,走到父亲被埋葬的地方。
  那里站了三个人,正在摆供品的是他大哥江云徊,身后还有个女人,手里牵了个三岁大的孩子。
  江云徊在四年前结了婚,那是他老婆和儿子。
  江鉴开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过去,江云徊很快就发现了他,脸色变了,快步迎上前堵住他。
  「这里不欢迎你,马上走!」他压低声音喝道。
  兄弟俩相对站立,江云徊要比江鉴开稍微矮一点,体格却比他壮得多,这要归功于长年劳动的结果。
  江鉴开没动,江云徊直接上手抓住了他的衣服把他往后面推,江鉴开没硬扛,说:「我就是来看看爸爸,给他带点他喜欢的东西。」
  「你这些破玩意儿爸不稀罕,爸什么都不缺,也不想看到你,滚!」
  江云徊用力一推,江鉴开向后踉跄了两步,东西落到了地上,没等他去捡,江云徊先捡了起来,掷去了远处。
  「哥!」
  江鉴开的叫声换来一记拳头,他嘴角被打破了,江云徊喝道:「我没你这个弟弟,你再敢叫,我就敢打!」
  他又挥起了拳头,被女人拦住了,低声说:「别在爸的墓前吵架,他会不开心的。」
  这话起了作用,江云徊放下了拳头。
  江鉴开看看女人,她比江云徊小很多,没化妆,五官清秀,给人的感觉很容易相处。
  孩子有点认生,小手紧紧抓住母亲的裤子,眼睛瞪得大大的,仰头好奇地看他。
  江鉴开的目光掠过孩子的肩膀,一个比他大一点的小孩站在他身旁,把小手搭在他肩上。
  江鉴开走过去拍拍孩子的肩膀,提醒说:「这地方太阴,小孩子别带过来。」
  随着他的拍打,那个凑过来的小孩消失了,他的手也随即被江云徊推开,喝道:「别碰我儿子,滚!」
  附近有几家来祭拜的,听到吵闹声,纷纷看过来,江鉴开没再坚持,捡起被扔掉的供品,转身离开了。
  他走出墓园,身后传来叫声,他转过头,就见女人抱着孩子追了上来。
  女人跑近后,放下小孩,说:「我是云徊的妻子,我叫赵剑凌。」
  她性格爽朗,开门见山做了自我介绍,又指指孩子,说:「这是我们的儿子饭团,刚三岁,饭团,叫二叔。」
  这些其实都是江鉴开很早之前就知道的事了,他只是没想到赵剑凌会主动来打招呼。
  低头看看孩子,孩子也仰着头打量他,怯生生地叫:「二叔好。」
  突然就被认了亲,江鉴开有些无措,叫了赵剑凌大嫂,又摸摸口袋,没找到能送得出手的东西,便把腕上的珠串撸下来,递给饭团。
  「这是开过光的,就当是给孩子的见面礼吧。」
  饭团看看母亲,赵剑凌说:「二叔给你的,拿着吧。」
  他这才高高兴兴地接了,套到手腕上,孩子的手腕太细,一口气撸到了手臂上,他觉得有趣,抓着珠串来回滚着玩。
  赵剑凌由着他玩,对江鉴开说:「你的事我都听妈说了,你别怪你哥生气,他就是心里难受,爸生病后,他答应过爸会带你回家,可最后也没做到,他气的是他自己。」
  「我没怪大哥,是我自己不争气……」
  不知何时,夜幕沉下了,周围愈发显得萧索。
  江鉴开不知道从何说起,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在父亲弥留之际,他都没能赶回来看望,别说大哥恼火,就连他自己都无法原谅自己。
  江鉴开把思绪拉回来,问:「妈好吗?」
  「嗯,身体硬朗着呢,本来说要跟我们一起来,云徊怕她来了难过,就找了个借口让她看铺子,她……」
  看看江鉴开的脸色,赵剑凌犹豫了一下,说:「她就是记挂着你,每次跟我聊起你,都说你一个人在外面,也不知道怎么样了,你有空回去看看吧,这是我的手机,你什么时候回家,我找借口把你哥支开。」
  她在纸上写了手机号,递给江鉴开,江鉴开道了谢,她说:「一家人说什么谢啊,把东西给我,我替你烧给爸爸。」
  「这个……我哥看到,又要发脾气了。」
  「不会哒,爸爸不会发妈妈脾气哒。」
  饭团玩够了珠串,对江鉴开说。
  赵剑凌笑了,接过江鉴开带来的供品,说:「没事,我刚才跟他说带饭团去厕所,就过来了,他不知道的。饭团,回头你就说东西是我们买的,知道吗?」
  「知道!」孩子脆生生地说完,又冲江鉴开摇摇手,「二叔你什么时候来我们家玩啊,我请你吃包纸。」
  「什么我们家,那也是二叔的家。」
  赵剑凌斥责完儿子,她的手机响了,她看看手机,说:「你哥来催了,我们先回去了,你一定要记得回家啊。」
  江鉴开点点头,看着她牵着孩子的手匆匆返回墓园,走出好远,还能听到小孩子叽叽喳喳的说话声。
  很多年以前,当他还是孩子的时候,他大哥也是这样牵着他的手照顾他的,可是物是人非,一切都回不去了。


第2章 觉醒 2
  江鉴开回到公寓。
  今晚没心思做饭,也没胃口,他在附近的路边摊买了几个包子,往公寓走时,脚下传来喵喵叫声。
  江鉴开低头一看,一只三花猫蹲在那儿仰头盯着他,那还只是只幼猫,很漂亮,右脚上有一片金黄色的毛,像个元宝形状。
  小猫大概饿坏了,见他注意到自己,又叫个不停。
  江鉴开拽了块包子皮,撕碎了丢在地上,它立刻大口吃起来。
  江鉴开往前走,小猫不吃东西了,跟在他身后叫,一副求收编的模样。
  江鉴开没理,苦笑着想他自己都是过了今天没明天的人,哪还顾得了别人。
  他回到家,拿出家里的腌菜,配上包子,就当是晚饭了。
  包子味道还不错,可不管是面皮的韧劲儿还是肉馅配料都不如他们江家包子铺的包子。
  从江鉴开记事起,他就跟着父亲和大哥做包子了,他记忆最深的一句话就是——做人和做包子一样,容不得半点虚假和马虎,稍微偷工减料了,味道就完全不一样了。
  可笑的是,他的人生正是一个谎言接着一个谎言串联起来的。
  江鉴开把没吃完的包子放进冰箱,去洗澡,氤氲水气中有道黑影闪过,默默注视着他。
  江鉴开感觉到了,用喷头冲刷镜子,看到的却是自己的脸。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