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玄幻灵异>

仙门毒医

作者:桃子偷猴 时间:2021-02-19 11:14 标签:重生 仙侠修真 年下 情有独钟
前世,医修迟寒是一朵小白花,
  后来,硬是被逼变成一朵小毒花;
  重生后,先是野外捕获软团子萌哒哒小道长一只,
  长大后,就被宠夫狂魔美道长养成了一朵霸王花。
  霁初:我心悦你!
  迟寒:来床上,我们聊聊……_(:зゝ∠)_
  迟寒内心独白:我黑化,我扭曲,我心机,我奔放,我自恋,我任性,我护短,我玻璃心,我掉节操,我霸气侧漏,我三观不笔直,我是毒医,不服来战,道长,你上!
  绝色道长攻-霁初X霸气侧漏心机奔放毒医受-迟寒
  扫雷
  ※主角受,双洁,强强1V1,夫夫互宠甜文,甜文,甜文——大写的甜!!!
  ※重点说三遍:迟寒是受,迟寒是受,迟寒是受,逆CP的不负责※不傻白甜不圣母白莲花,不渣攻不贱受
  ※不复仇流,有极品,会啪啪啪打脸!!
  ※有金手指,有空间
  ※苏苏苏爽爽爽,轻松吃糖,全程无虐
  内容标签:仙侠修真 情有独钟 年下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迟寒(受),霁初(攻) ┃ 配角:慕羡月,惊声,荆白 ┃ 其它:1V1,苏苏苏,爽爽爽===========
  
  ☆、第1章 重生
  
  轻柔的微风吹过,吹动着枝头花枝轻晃,飘落点点淡红,山坡的树下仰躺着一个身穿嫩绿色衣衫的男孩,发上衣上沾满了断枝树叶和草屑,显得极为狼狈。
  痛,身体在叫嚣着痛,脑袋也像是快要被撕裂般……
  明明他已经死了,又怎么会觉得痛?
  如小扇子般的睫毛微微动了动,在迟寒要睁开眼睛时,一阵大吼大叫的声音在耳边炸起。
  “哼,就凭你一个连凝气都不会的废物,也妄想要进入仙医门……”
  是谁?
  好吵,是那些人又追来了吗?
  猛地睁大眼睛,就见一个小孩满脸嚣张与不屑,抬起脚就踹向自己。
  迟寒目光一凛,想要凝聚灵力去抵挡的时候,却猛的发现自己体内居然空荡荡的。
  对了,他的内丹已经被人掏出,又怎么可能运转灵力。
  哼,就算他已经没有了内丹,失了灵力,又岂是这么一个小破孩也能骑到头上撒野的。
  一抬手,用手臂挡住了对方踹来的脚,然后用力一推,那小孩完全没有防备就被推的往后踉跄了好几步。
  “迟寒,你居然敢……”
  强忍着脑袋撕裂般的疼痛,迟寒摇摇晃晃的从地上爬起来,声音冰冷:“闭嘴,吵死了。”
  那小孩被他的话堵得整张脸都涨红起来,突然发出暴怒的大吼,向着迟寒冲过去。
  迟寒不闪不避,目光凌厉,冷冷的瞪着冲向自己的小孩,一拳挥出,狠狠的打在小孩的脸上,鲜血飞溅,两颗牙齿从小孩嘴里飞出来,小孩摔倒在地上微微一愣,然后哇哇大叫起来。
  “烦!”迟寒阴沉着脸,抬脚就往对方身上狠狠踩了好几下。
  “哇啊——”
  在此时,又有几个人从山坡上跑下来,见到的是迟寒对小孩抬脚就是一阵猛踩,踩的小孩连连尖叫却丝毫不停止,众人都被吓到了。
  “啊——”
  “快来人啊,迟寒发疯啦!!!”
  ……
  玄白大陆,极南栖凤崖,一道流光以极快的速度自西方飞来,落在崖上茂密的梧桐林中。
  暗绿衣袍已经破残不堪,腰腹处是触目惊心的伤口,流出的血早已经干枯,沾黏成一片,也将横抱着他的人那身雪白道袍给染成斑斑点点的红色。
  “呵……要杀,便快些动手,给我个痛快……”
  毒瘴林的那一场大围剿到最后,他想要的就只有与那些人同归于尽,在要引爆元神内丹之时,这人却突然出现,强行撕碎他的神识,掏出他即将爆裂的内丹,还将他重伤,却又带着他不眠不休的跑了整整一个多月。
  从西陵的毒瘴林到极南的栖凤崖,一路上躲开了一波又一波追杀他的修士,所有灵器法宝耗尽,灵丹灵酒用尽,召唤物都被那些修士全部砍杀尽,却没有将他放开,男人那张绝美出尘的脸,沉静淡然却带着执着和坚定。
  这个人在执着什么,坚定什么?
  没有回话,抱着迟寒的双手微微收紧,继续沿着狭窄的山道往上跑,直来到顶峰的断崖处,才停了下来,这里已经是大陆极南最高的地方。
  “会好的。”
  低沉的嗓音轻说着,然后轻轻将怀里的人放下,一手扶在迟寒的腰上,让他靠在自己怀里,霁初低头看着迟寒,剑眉轻蹙,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迟寒虽然是个毒医,但好歹医术不差,他知自己已是强弩之末,因为不仅腹部的伤,还有他的经脉都被震碎,丹田里的内丹也已经被掏出,如今只是霁初强行打进他体内的十二道真元之气封住命脉,吊着一口气罢了。
  “好?呵呵,我哪里好了?道长,我会记着你的,就算死了,我也要变成厉鬼,让你日日不得安宁。”
  他不甘心,他没有错,为何所有的人都说他是邪门歪道,诬陷他堕入魔道。
  他就算修习毒经,也是行医者本分的,从没有想过要害人,可为何那些人要这般逼他。
  如今这双原本该是救人的手已经是沾满了粘稠腥臭的鲜血,脏了,再怎么洗也洗不干净了。
  “嗯。”
  霁初目光幽深的看着靠在自己怀中的人,抬手轻轻的擦去他嘴角上的血迹,修长的指撩起那被血迹粘黏在脸颊的发丝,他的动作很轻柔,就像是对待着易碎的珍宝。
  嗤的一笑,迟寒的嘴角勾起浅浅的弧度,这么简单的动作就像已经耗尽了他所有的力气,就连气息都弱了几分。
  好累,他真的好累了……再也没有力气了,活着,真的太累,死,对此刻的他而言,更是一种解脱。
  刚刚的一笑,就好似是死前回光返照般,那双黝黑的眸子渐渐变得黯淡混浊,迷蒙之间,好像看到什么东西飘过,是红色的,一片、两片、三片……是花瓣吗?
  花满林,他想回去……在那里有师傅,师姐和师兄……可,再也回不去了……
  眼睛缓缓的闭上,晶莹的泪珠从眼角滑落,在迟寒的意识即将消散之际,后方远处传来吆喝声和脚步声,让他心头微微一颤。
  然后便感觉到自己再次被搂入一个温暖的怀抱里,淡淡的莲香飘入鼻端,让他觉得有些心安,意识涣散……
  霁初剑眉微微蹙起,低头看着怀里表情安详如熟睡的人,淡色的双唇快速喃念出一段奇异古怪的咒文。
  然后,毫不犹豫的纵身一跃,染血的衣袍翻飞,一对火红的翅膀从他身后展开,如展翅的凤凰,赤红的火焰燃烧而起,裹住两人,化为一个巨大的火球,落下玄白大陆最高最深的栖凤涯。
  “迟寒,我……你……”
  什么?
  他听不清……
  “我会带你回花满林……”
  隐约之间,迟寒好像感觉到有什么东西落在他的唇上,温温的,软软的,还带着淡淡的莲香……
  房间很小,有些简陋摆设也少,一张桃木矮桌,上面摊开纸卷,纸上还有写了一半的大字,毛笔就这么随便的丢在一旁,墨汁飞溅在纸上,留下点点污迹,显然之前是有人在此练字的,然后是一个小柜子和一张小木床。
  轻柔的风从窗外吹进,带着无比舒适的清凉,还有一股淡淡的花香和草木香,几片淡红的花瓣从窗外吹进,飘落在床上躺着的人身上。
  长睫微动,躺在床上的人慢慢的睁开了眼。
  不是做梦,他,真的回到花满林了……这里是他的房间,是他一直念念不忘的地方。
  迟寒的脑袋还在一下一下的抽痛,可心里的激动让他的呼吸有些不稳。
  这时轻巧的脚步声响起,一个身形纤细,身着淡绿长裙,容貌清秀的少女端着装满瓶罐的木盘走进来,见躺在床上的迟寒已经醒过来,正在急促的粗喘着气,吓得脸色一变,将手里的东西放下,就扑到床旁。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仙门毒医

上一篇:引渡执行官

下一篇:反派搭档合作指南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