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玄幻灵异>

魔君宠夫日常

作者:蒹葭妮子 时间:2021-02-21 10:33 标签:甜文 仙侠修真 天作之合 复仇虐渣
陈绎心人称修仙界第一美人。
  可惜前脚被未婚妻和知己好友联合背叛,后脚他就被亲爹送到魔道魔君的床上,此一生只怕再难有脱身之时。
  可有几个散修在偶遇逛街的魔君和陈绎心时,画风却是这样的。
  陈绎心冷清美丽如旧,魔君却是一脸小媳妇儿模样贴在他的身侧。
  陈绎心扫他一眼,他就能乐出朵花来。
  原以为会遭遇更极致的黑暗,却没想到,他遇到了照亮了他全世界的曙光。
  虐渣,撒狗粮修真甜文~主受,1v1,he。
  内容标签: 仙侠修真 甜文 复仇虐渣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陈绎心,闻人离 ┃ 配角: ┃ 其它:
  作品简评:陈绎心人称修仙界第一美人,前脚被未婚妻和知己好友联合背叛,后脚他就被亲爹送到魔道魔君的床上。几个散修在偶遇逛街的魔君和陈绎心时,画风却是这样的。陈绎心冷清美丽如旧,魔君却是一脸小媳妇儿模样贴在他的身侧。陈绎心扫他一眼,他就能乐出朵花来。这一只鸟和它的树恩恩爱爱,神挡杀神,魔挡杀魔的甜甜故事。
  本文作为一篇虐渣修真甜文,写了落难美人和魔君一边虐渣一边撒狗粮的甜蜜故事。陈绎心没有想到他的嫁的魔君与他有那般深的渊源,他的前世爱人是他,他的“前未婚妻”也本该是他。一切错过,终究圆满。他们是彼此的命中注定。
  =======

第001章
  镇海城郊有一个绵延枫树林,时值深秋,叶红如血,一行十六人穿行在满地红枫之中,个个身形魁梧,满脸煞气,好似是杀人寻仇去的。
  然而事实正好相反,他们此行是接亲去的,中间那四个壮汉手上抬着一顶红轿,金顶珠冠,珐琅流苏,轿身绸布绣有百鸟朝凤图,栩栩如生,似乎随时能从红轿里飞出一般。
  他们一步踏出就有半里之远,前一刻还在枫树林边缘,下一刻,他们便已穿过了枫林,抵达了镇海城门前,而修仙家族陈府的老管家也早在此守候多时了。
  少许寒暄,老管家就给他们引路,凭水踏浪而来,他们来到镇海城北面的一个小屿上。
  “叔祖,人来了。”
  陈府管家在小屿的主屋前,微微躬腰,恭恭敬敬地说了这话。
  里面的人即便再落魄,也还是有天下魔修散修争着要,这不,他们老祖根本没费多少心思,漓傀魔宫就来接人了。
  十六壮汉陪着这胡须半白的管家站了一会儿,其中为首的一位黑脸大汉开了口,“人不在里面。”
  这竹屋四周并未有什么阵法,这老管家未免太过谨小慎微了些,灵识不去查探,就连武夫会有的感知,也因为紧张变得迟钝,他要告知的主儿根本不在屋里。
  陈府管家闻言一愣,心中更是“咯噔”一下,这接亲的人都来了,再有什么差池,他们镇海陈氏岂不是连魔道也一起得罪了?
  “小竹屿四周设有阵法,叔祖如今无力破解,定然还在小屿上……”
  他话没说完,那十六壮汉就已经找准了方向寻去了。
  陈绎心并没能跑小屿外去,如老管家所说,他如今性命堪虞,或有十年可活,便是逃出了这小竹屿,天下也没有他的容身之处。
  他能有性命回到镇海,也是因为有人还想继续看他几年热闹,他们且看,他且活。
  十六壮汉和老管家找到陈绎心时,他在正要给一个新挖好的坟,竖上石碑。
  听到来人的脚步,陈绎心缓缓转过身来,月牙华裳,银线镶边,广袖低垂,风姿绝尘,这灵气匮乏的小屿都为他这一转身变得不同起来。
  陈绎心轻轻甩了甩袖子,拂去不小心染上的尘土,他看着来人,脸上露出些许淡笑,他扬扬手道,“你们来得正好,帮我把碑立好。”
  他忙活了大半日,还真有些乏了,他正愁没人给他帮忙呢。
  十六壮汉连同见过陈绎心数次的老管家都呆立当场,满腹话语也跟着微风忘个干净。
  有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可陈绎心的美比这形容,还要多出十倍百倍。肤白如凝雪,尤胜修仙界最好的灵玉,一双剪水秋眸,天生就蕴有天地灵气,见之忘俗,饱满的红唇轻轻抿着,最好的朱丹也点缀不出这样的颜色。
  这样的美人弄回魔宫里,不做什么,只当风景看着,也是个难得的风雅之事。
  难怪他们冷心冷清了千百年的魔君也动了抢人……不,是娶亲的心思,实在是此美天上人间难有。
  十六壮汉回神就不敢多看,他们按照陈绎心的吩咐将石碑竖好,继续给陈绎心刻字。
  老管家呆立半晌,才想起自己之前要说的话,他躬腰近前,在陈绎心身前三步停住,“叔祖,他们便是魔宫来人。”
  老管家近前说话的时候,陈绎心已经在新坟旁的大石头上坐了下来,他轻轻点了点头,便算是应答了。
  陈绎心继续仔细瞧着他给自己挖的新坟,兴致甚好地点评了一句,“甚好。”
  他出生在镇海,本想也死在镇海,如今死前还得南境奔波一场,能留个坟,便是衣冠冢也算不错了。
  他看向老管家,颇为认真地叮嘱了一句,“让人看着,日后得空,我会回来看看。”
  或许是让人把他的骨灰送回来,或许是得个空儿,他亲自回来给自己的墓拔拔草,如此想着,陈绎心的嘴角漾开点点微笑。
  他本就生得好,这一笑,那绝美五官渲染出一种让人窒息的效果来,周围静了静,十六人连带老管家都拘谨了起来。
  陈绎心自觉处置好了自己的身后之事,对镇海城对小竹屿便没有了什么执念,他看向十六人中明显是主事的魔修,神情亲切,声音雅淡,最是好说话的模样了。
  “我如今身体不好,赶不了路,可有代步法宝?”
  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他如今饿不得,累不得,只有十年好活了,更没有委屈自己的必要。
  “花轿已备,”为首的黑面壮汉一扬手,四人离去,他们将放在小竹屋外的红轿子再抬到这新坟前来了,此后再没有镇海陈绎心,只有漓傀魔宫的陈绎心了。
  “那便好,”陈绎心点点头,他扬扬手让老管家不必前来扶他,他继续缓了片刻,这才起身自己走向红轿。
  壮汉拂开流苏红幔,陈绎心往里瞅了一眼,软席锦被,倒也不妨碍他路上休息,小屿上物资匮乏,本来也没什么好添置的,他未再回头,缓缓步入红轿,幔布放下。
  为首魔修对老管家一点头,十六人退后而走。
  老管家跟出几步,就再寻不到他们踪迹,小竹屿上的阵法对魔宫之人来说,形同无物,根本不用他再引路了。
  他看着被海雾笼罩的镇海城,又看看他身后高高立着的墓碑,轻轻一叹,却也不知在嗟叹什么。
  陈氏本家子弟甚至天下绝大部分人,估计都觉得陈绎心此番遭遇后会多么怨愤暴躁,多么痛苦悲怒,可稍微和陈绎心接触接触就知道事实完全不是。
  陈绎心以前性情如何他是不知,可这人哪里有什么忧愤暴戾,陈绎心在小竹屿上住了三个多月,养养花,晒晒太阳,得知被嫁去漓傀魔宫,他也只点个头罢了。
  一切对他云淡风轻,棋差一招,他败了,就也认了。
  今日估计来了兴致,还给自己弄了个衣冠冢,石碑所题之字更是让人啼笑皆非。
  倾太玄美人陈绎心之墓。
  陈绎心一如既往对于自己太玄第一美人的称号,接受良好。然而这个“倾”也不仅仅是他美貌倾覆太玄,他迄今为止牵起的风浪,未有一件“云淡风轻”过。
  从太玄大陆之北的镇海城到南境的赤火州,一个月余时间,十六人连带陈绎心才将抵达,来时他们只费了十天,返回却是花了近三倍的时间。
  路途遥远是一方面,还有就是花轿里半躺着的实在是个磨人的主儿,十六壮汉此刻用身心铭记了一个词,那便是心累。
  与他们相反,陈绎心完全不像个命不久矣的人,他手上一份新得的南境地图,正兴致勃勃地琢磨着晚上该吃些什么好,他将这一路变成了从北到南吃吃喝喝睡睡的游历了。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