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灵异

长生棺材铺

作者:荒川黛 时间:2019-02-27 18:48:26 标签:灵异神怪 甜文 乔装改扮 都市异闻 鬼攻人受
CP:鬼攻人受

  谢眠大学毕业当天,重生了。还有个家族产业等着他继承。
  寸土寸金地界的一个250平米的——长生棺材铺
  所有人都说这地府有位“不可说”,让他谨慎小心不可直视。
谢眠收收微哑的嗓子,揉揉腰心想,不可说?他昨天晚上可没让我少说。
  食用指南:单元故事,甜文,灵异向不恐怖。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乔装改扮 甜文 都市异闻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眠 ┃ 配角: ┃ 其它:
  ☆、降头术(一)

  谢眠站在空旷的体育场门口,愣了足足五分钟才扯住一个姑娘的手臂:“您好,请问一下……”
  姑娘摘下耳机看着面前的男生,微敛的睫毛又黑又长,白皙的脸因为毒辣的太阳被晒的微微发红,鼻尖上挂着细密的汗珠,微微喘息的嘴唇让人恨不得咬上一口。
  姑娘脸颊微红的道:“小哥哥什么事呀?”
  谢眠指指体育馆,问道:“请问一下,原先这个小区哪儿去了?天盛花园。”
  姑娘奇怪的看了他一眼,防备的往后退了几步:“你找天盛花园干什么?”
  谢眠哦了一声,自己也有些不确定的说:“……我原来住这儿。”
  姑娘吓得脸色一白,仿佛见鬼一般颤着声音道:“这里哪有小区啊,以前是个乱葬岗,这几年没地儿开发了才建成体育馆的,你……是不是认错地方了?”
  自己生活了十九年的家,一夜之间变成乱葬岗了,开玩笑的吧!
  谢眠艰难的朝女孩笑了下:“谢谢,那我可能认错地方了。”
  他仰头看着熟悉的天空和南城浓度绝佳的雾霾味儿,抬手拦住一辆出租车,司机探头看了他一眼打开后备箱。
  谢眠费力的把箱子放好,拉开后车门坐进去,车载空调的冷气稍微驱散了外头的燥热,也让他的脑子有点冷静下来。
  “刚毕业吧。”司机挺健谈的跟他搭话:“就你这两个行李箱,我都不用问就知道你是今年毕业生,咱到哪个公司报到?”
  谢眠揉揉脑袋:“派出所。”
  “啊?”司机显然愣了下,谢眠被他盯得有点烦躁,乱七八糟的挠了挠脑袋,他家没了,疼爱他的爹妈也没了,生活了十几年的地方一瞬间就天翻地覆了。
  “师傅麻烦问您一声,这儿有个叫天盛花园的地方吗?”谢眠压着心里的烦躁,轻问,他的声音天生带着点凉意,说话又不疾不徐的,像淌过青石的溪流,听在耳朵里无比舒服。
  “天盛花园啊……”司机没说话,欲言又止的看着他半天,想了想谨慎的问:“你是从哪儿来的?”
  谢眠忍住了翻白眼的冲动,刚才还信誓旦旦的说他是应届毕业生,这就又怀疑他是哪儿来的了?
  “我……”谢眠刚一开口,就被司机打断了,神秘兮兮的压低了声音,在这大热天的听起来有股引起阴森的感觉,让谢眠感觉非常不舒服。
  “以前有个坟场叫天盛,后来上头说全面杜绝土葬,就给强制性迁坟建造安息堂,现在那上头是家棺材铺,叫什么……”他想了想,一拍脑门:“哦,长生棺材铺,四下无人挺诡异的,后头还有间丧葬主题酒店,上头还挂着个牌子,写着住满七天送地府一日游,你说这谁敢住啊,又不是活腻了。”
  谢眠越听越糊涂了,这都什么跟什么啊,又是坟场又是棺材铺的,他今天出门没看黄历,这么触霉头?
  “到了。”司机刹车一踩,平稳的停在了路边,谢眠看了眼停车线,堪比教科书。
  他掏出钱付了,拎着自己的两口大箱子步履忐忑的踏进了派出所大门,门口的警卫见他往里走,忙拦了下:“哎哎哎小孩儿,干什么呢!无头苍蝇似的,这地儿是你能乱闯的吗!”
  谢眠仰头看了他一眼,乖乖巧巧的鞠了下躬,再抬起眼的时候立刻洇了一圈红意,委屈的颤着声音:“叔叔,我爸爸妈妈不见了。”
  警卫一听,忙从岗亭里走了出来,一脸慈祥的接过他的箱子拎了进去,粗略的问了些问题,然后就领着他到了报案办公室,敲门道:“方队,这小孩儿来报案说自己爸爸妈妈不见了。”
  **
  谢眠从派出所出来以后,失魂落魄的走在南城街道上,四周空空荡荡的,冷色调的路灯惨白的照在地上,一前一后给他拉出了两条影子。
  他不经意低头吓了一跳,想起是路灯的原因,人哪有两条影子的,揉了揉疲惫的眉心,松了口气继续沿街走路。
  夜空星子稀疏,他不由得更想爸妈了,看着漆黑夜色忽然就茫然了起来,有种哪儿都不是他容身之地的失落孤独。
  ——你这名字挺特别,整个儿南城都没有跟你重名的人。不过谢海楼有三个,一个八十二岁了,一个性别女,还有一个今年七岁。小朋友,你该不会是来捣蛋的吧?
  他疲惫的揉了揉眉心,满脑子都是派出所里户籍警官说的话,他从头到尾仔仔细细的捋了一遍又一遍,还是觉得发懵。
  到底是什么力量,能让活生生的人,还有整座楼都一夕之间消失的无影无踪?甚至抹去他们存在过的痕迹?
  谢眠坚信自己的记忆没有出错,因为他记得那条路上有什么,甚至能记得他在某棵树下埋了一个小铁盒,里头的东西虽然没了,但盒子还在,证明他的记忆起码有一部分是真实的。
  到底是哪里出了错,他也不知道。
  他走了好长一段路,一直没有看到出租车,拿出手机叫了辆车,还是先回学校再说吧。
  往后他只能靠自己了,一定要弄清这一切的变化到底是怎么回事,还要找到爸妈!
  可是凭他自己,到哪儿去找啊。
  他叹了口气,一时没注意突然迎头撞上了一个黑影,随即便被一个巨大的力道甩了出去,手肘掌心都被擦破了一层油皮。
  干净整洁的地面上隐约有一个个巨大的脚印,像刚从淤泥里□□,星星点点的踩在路上,留下一滩滩泥水。
  “嘶……”谢眠手背上似乎被扎了一下,剧痛无比。
  没有人。
  整个南城街道空荡荡的,也静悄悄的,但四周的腥臭味越来越大,他甚至能感觉自己的后颈上像有个柔软黏腻沾着涎液的舌头,正准备一口将他吞了!
  难道,他还没查到父母失踪原因,就要……
  路灯瞬间黑了,谢眠双眼看不见任何东西,背后瞬间炸出一层冷汗,谢眠屏住呼吸,强压着胃里的翻江倒海一步步的向后退。
  这种看不见的危险,才是最恐怖的。
  他总觉得有什么贴着他的耳朵、身体飞过去,隐约有滴滴答答的声音,黏黏糊糊的。
  一定有什么,就在不远处在低低喘息,伺机将他撕碎!
  “呵,哪儿来的孤魂野鬼。”
  一道极轻的男声像是凭空刺破夜空,带着霜雪初化的冷,还带着一点漫不经心。
  与此同时,那股浓厚的腥臭化作了一道尖锐的尖叫,只一声又变成了低低的哀嚎戛然而止,仿佛被凭空的一只大手生生捏碎。
  归于安静。
  灯一一亮了起来,谢眠就着惨白的灯一看,地上干净整洁的连半点水珠也没有,别说淤泥还是粘液了。
  如果不是他的掌心伤口还在,他几乎都要以为刚才的一切全都是他的幻觉了。
  谢眠压着胸口剧烈的喘息,谢眠两手发软的撑在地上,劫后余生一般低低的喘了口气,看着依旧寂静的夜空。
  不知道刚刚救了他的人是谁。
  **
  回到寝室已经接近九点半了,谢眠忍着疼找出钥匙打开寝室门,赵彬刚洗完澡从卫生间出来,穿着条短裤在寝室里晃荡,听见声音回头:“哎你怎么又回来了?”
  “再住几天。”谢眠把两只大箱子挨个儿放回床底,累瘫了一般躺在床上不想说话,他今天这遭遇,说给谁都理解不了,索性就不说了。
  “吃饭了吗?”赵彬找出一盒泡面回头问他:“给你泡一个?”
  谢眠有气无力的嗯了声:“谢谢,我要番茄牛肉的。”
  赵彬白了他一眼,心道你还挑口味,有的吃就不错了,他一边烧水,一边撕泡面的各种调味包,挨个儿倒进去,谢眠口味淡,他只放了一半的调味料,用叉子叉上焖着了。
  谢眠是他们寝室最小的,虽然个儿倒是不矮,但就是看上去小小的,大抵是因为长得白又一副娃娃脸,声音也有点奶,笑起来眼睛弯弯的,右颊一个若隐若现的梨涡,因为他没有家人,所以他们总不由自主的照顾他。
  他也讨人喜欢,脾气好从来不生气,有什么问题总是很耐心的帮忙。
  “谢眠,你背上什么东西?”赵彬凑过来轻轻拍了下他的后背,白衬衫上好像沾了点脏东西,隐隐约约像个人脸似的趴在他背上,怪吓人的。
  他看了看手指,好像也沾了一点在他手上,他蹭了蹭,没擦掉。
  谢眠啊了一声扭头去看,看不着,翻身坐起来拿了睡衣去了卫生间:“我去洗个澡。”
  赵彬看着他背后那个随着他动作一动一动的人脸,心里直发毛,他在哪儿沾的啊。
  谢眠背对着镜子侧头去看,衬衫上好像是有点灰渍,模模糊糊的也没觉得像个人脸,大概是走哪儿蹭着了。
  他拧开水龙头,两只手撑在洗脸池旁边死死压抑这眼眶里的酸呛。
  ——你都多大了,还这么毛毛躁躁的,往后要是没有爸爸妈妈了,看你怎么办!
  ——妈不能陪你几天了,往后你要好好的,自己照顾好自己。
  谢眠当时还心想,他爸妈今年才四十出头,少说还能一块儿生活三四十年呢,他自己也没搁在心上。
  年轻不知愁滋味,老更是没法儿体会。
  然而他才一个月没回家,爸妈就突然在这个世界上消失的干干净净了,连存在的痕迹都没有留下。
  直到现在,他眼圈才真正红了,狠狠抹了把脸将眼泪逼了回去,深吸了口气拧上水龙头,没发现卫生间的镜子里一条极长的头发,像个上吊绳一样静静垂着。
  谢眠洗完澡,穿着睡衣出来,坐到一侧的书桌前看赵彬正一边揭泡面盖儿一边看书,眼泪忽然就掉下来了,一滴滴落在面里。
  赵彬吓了一跳,忙把面端起来看了一眼,没过期啊,闻了闻味儿,也正常啊,他泡面的手艺在寝室里数一数二的,这怎么还难吃哭了呢?
  谢眠眨了眨眼睛,挤出一点笑来:“有点辣。”
  赵彬看了看泡面的包装盒,鲜红粉嫩的番茄牛肉味,酸酸甜甜的汤汁,辣个鬼。
  “你今天出去是不是有人欺负你?”赵彬试探性的看着他的表情,不确定的问他。Fxsw.org

推荐文章

星际爱喵主义协会

今天你掉马了吗?

鬼王被动了封印之后

造梦师

巨虫世界

修真界依然有我的传说

锦鲤成精[娱乐圈]

龙之奶爸的日常 下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被迫和死对头撒娇

我靠武力秀翻娱乐圈

和Alpha前男友闪婚离不掉了

死对头痴迷我尾巴/少年臣

长官,信息素要吗

我想要你的信息素

教授,抑制剂要吗

听说有人要养我

上一篇:星际爱喵主义协会

下一篇:我有三个影子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节奏挺乱,好多事情都没有交代清楚,梗是好梗,可惜没有塑造完整,可以当成大纲文来看
范岚就是八爷吧?
看到前世谢眠要范岚杀了他那一段,不知道怎么想起了阿修罗王跟帝释天
是有点点乱,但是不会很影响,文荒看看还是不错的
太好看了嘤嘤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