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玄幻灵异>

与鬼话桑麻[系统]

作者:宁雁奴 时间:2019-04-06 19:45 标签:种田文  系统  灵异神怪  穿越时空  
一朝遭雷劈,傅藏舟被劈到了古代。
大难不死却换了个身体。
真实的人类与虚拟的游戏角色“鬼王”相融合,“体质”便显出了几分特殊……
非人非鬼,是人亦是鬼。
从此眠宿棺材、坟场为家, 有魑魅居邻,与魍魉作伴。
左捧生死簿,右持摄魂铃,定夺诸鬼不平事。
多年之后,傅藏舟可谓“功成名就”,倏忽间想起了他最初的愿望,不过是想——
拥有几亩土,安安静静种上一地桑麻。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穿越时空 种田文 系统
搜索关键字:主角:傅藏舟 ┃ 配角:聂桢 ┃ 其它:
==================
  ☆、第 1 章

  朗月清空,倏而炸起了数道惊雷。
  其声轰轰阗阗,撼天动地,在这孟冬之夜,尤显不同寻常。
  室中有人在说话,约是被突然响起的雷声惊到了,言语不由顿住。
  “周文曷可有异动?”
  这一声询问让说话之人立马回了神。
  “周文曷处事圆滑,吾等一直没能抓到其把柄。不过……”是几分迟疑,“其府上近日有些不宁,说是……邪祟惊扰了内帏。”
  “邪祟?”疑问的口吻似有些许意味。
  “正是。周府暗中寻了几名僧道,意欲做道场。”
  言谈不过几息功夫。
  雷声未歇。
  忽有一道身影,飘然如飞,逼近了敞开的轩窗。
  便是窘迫的嗓音响起——
  “真不好意思,我躲一下就走……”
  乌发玄袍,是一面相在十七八岁的少年。
  他看起来十分狼狈:
  衣袍乱飞,像是随时会散开一般;长发披散,天生带着卷曲,便更显得乱糟糟了。
  倒是不同于其话语之间的急切,殊丽的面容上没什么多余的表情,一脸平静。
  奇怪的是,屋中二人仿佛没看到这位不速之客一般。
  说话的人还在汇报周家的事。
  “吾知道了。”坐在首位上的男人道。
  正要越过窗口的少年稍稍顿住了脚步。
  寻常时候,他从不是这般无礼之人。
  然而……
  等不及少年再犹豫,一道声势浩大的紫色雷电骤然炸在了轩窗口。
  炸得少年不能自已地闷哼了一声。
  卷曲的长发更是乱飞。
  不敢再滞留,少年果断跑进了室内。
  不可避免,完全进入了室内二人的视野内。
  但,无论是坐在首位、一看就很有威势的男人,或者站在下首、一脸恭谨的青年,无一人搭理不请自来的“客人”。
  被惊雷搅得手忙脚乱的少年一时没发觉异常,为自己的冒昧行为,嘴中频频道着歉。
  “对不……”
  因着跑得太急,差点撞上墙柱的少年,急急地刹住步子,一只手下意识地撑在了前方墙壁。
  落了个空。
  未表达完的歉意卡在了喉咙,险险稳住身形的少年,木木地盯着自己“落空”的右手。
  其面目是一如既往的平静,然则细看其双目,眼神是显而易见的迷茫——
  疑惑。
  渐变,迟疑。
  忽是一片惊色,透着惶恐与几分惧怕。
  后知后觉。
  傅藏舟这才觉得眼下的情况有些不对。
  不,是非常的,不对。
  好像在一瞬间拂去了迷雾,记忆回笼。
  他,明明是在家呀。
  正值暑假。
  就跟往常一样,一大早他吃了饭,趁着太阳不烈,坐在楼顶吹着晨风,沉迷地玩着一款今年新推出的游戏。
  然后……
  然后怎么了?
  一阵头疼。
  傅藏舟忍不住抬手揉着太阳穴。
  便又是一愣。
  扶墙时落空的手,在这时有着明显的“存在感”。
  他不由得再次盯着手看。
  虽然一直被女孩子们羡慕皮肤又白又好,但,他可以确定自己没有白到这种程度。
  苍白到有一种病态的美感。
  当然,作为一个向往硬汉的热血少年,傅藏舟全然不觉得肤色白到这个程度有什么“美感”。
  第一反应是:死白死白的,太吓人了。
  想到“死”这个字眼,眼神顿时又变了变。
  他……
  想起来了。
  玩游戏玩到兴头时,他好像听到了雷声。
  也想着赶紧离开楼顶的,转瞬间便是头脑一木。
  麻木又剧痛的感觉眨眼便传遍全身。
  好一会儿才反应过了,他被雷劈到了。
  就下意识地跑起来——居然还能跑——想要躲开雷击。
  继而,脑子像是锈钝了一般,对骤然变幻的环境全然没有反应。
  明明是白天,此刻却为深夜。
  明明人在楼顶,莫名来到了一座宅院。
  大脑放空,凭着本能行事。
  看到了灯光,慌不择路地就冲了过去。
  想到这,傅藏舟侧头看向他“越过”的窗户。
  窗户是敞开的,但显然,他没做什么翻越的动作,而是直接……
  穿墙而过。
  于是他这是,死了吗?
  还,变成了鬼?
  信息量太大,整个人木呆呆的,一时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直到一道声音响起:“丹婴传讯他找到一味药圣秘方,主上您的眼睛或许很快便能复明。”
  被唤“主上”的男人,浑然一副不在意的姿态,只淡淡地应了一声,遂道:“无事便退下罢。”
  下首的青年应着“是”躬身退出了厅室。
  傅藏舟醒过了神,没错过两人话语里的信息。
  思绪混乱,不知所措之下,反而干脆啥也不想了。
  看到应该是给上司汇报工作的青年离开了,他就跑到还坐在首位没有动静的男人跟前,好奇地在对方眼前晃了晃手。
  “你看不见吗?”
  “啊,不对……就算看得见你也看不见我吧?”
  前言不搭后语。
  少年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试图与男人交谈:“这是哪里?你是谁?我怎么在这儿?诶,你穿着古装呀……”
  突然想到什么,傅藏舟猛地揪了一把自己的长发,眼神呆了呆。
  少刻。
  低头,他望着自己被换的一身衣服出神。
  之前他穿的是背心和裤衩对吧?
  他昨天才剃的板寸头对吧?
  这都是什么事?
  重生?
  不对,是借尸还魂,或是……穿越?
  他……还是他吗?
  也许是弄错了。
  他肯定是在做梦!
  对,做梦!
  有时候人在做梦的时候是知道自己在做梦的,就像他现在一样是吧!
  静坐的人终于有了动静。
  傅藏舟闻声看向站起身的男人,喃喃地吐出一句:“好高,”快一米九了吧,“好……”
  那一张正气的脸,男人味十足……好帅!
  额角至左颊有一条疤痕,真是酷毙了!
  是因为向往成为这样的硬汉,所以他才会做梦梦到吗?
  傅藏舟胡乱地想着。
  这时男人朝内室走去。
  少年留在原地,转头看向窗外。
  不知几时,雷声已经消隐了。
  稍刻的迟疑。
  傅藏舟没有跟在男人身后,反而朝着窗户而去,试探了一下下,便飘然离开了屋子。
  哪怕是做梦吧,毕竟感觉又挺真实的,不经允许就涉入陌生人的私人领域,实在没礼貌。
  没了雷劈,也是该离开了。
  可,虽然离开了,不知道该往何处去。
  院子里,少年漫无目的地乱逛着。
  逛着逛着,一阵凛风骤然刮起,刮得他整个人飘了起来。
  仿佛身体要被风吹散了。
  吓得他“啊”了一声,又觉得这样子太怂,赶紧咬牙闭嘴。
  飘啊飘,就飘出了院子。
  恍惚之间,仿若有一道视线落在了他的身上。
  努力控制着身体不被“吹散”的傅藏舟已经无暇去在意了。
  风远,声寂。
  夜深沉,万籁俱静。
  `
  钦州,是为定安府路治所。
  城池坐落陵江航道畔,船来船往、人进人出,极是热闹繁华。
  又有一艘船舶停靠岸口。
  伴着船家的吆喝,旅客们陆续登上了岸。
  人群间,有一人格外地引人瞩目。
  他慢吞吞地走着,大晴天的,却撑着一把油纸伞。
  恍若未觉无数投向他的奇怪目光。
  当然,纳闷归纳闷,也没谁真会多管闲事说道什么。
  少年面白无瑕,显而易见是娇生惯养大的。
  那一身玄色道衣,布料一看极是不凡;红色暗纹,十分精美,做这衣服的绣工技艺定然了得。
  看在路人眼里,只觉其人绝非普通出身,寻常人等不敢轻易得罪。
  “绝非普通出身”的傅藏舟,背着一个与他周身气质不相符的麻布包裹。
  左手撑着伞,右手托着一个小小的陶土盆;
  盆里有一株平平无奇的野草……或许是野花也说不定。
  傅藏舟没在意一路上各异的目光。
  尽管,无论是抱着野草行路,还是晴天打伞,绝非出自他本意,想搞什么特立独行,而是……不得已。
  此刻他没心思想这些琐细,只一门心思的,将注意力投放在钦州城门的守卫身上。
  悬着胆子,小心翼翼地打量。
  进城的人们排着四五不整齐的队伍。
  过城门的时候都要掏出证明身份的文书,路引什么,或者其他的公验。
  守卫们动作麻利,没多久,傅藏舟便到了跟前。
  “姓名。从哪里来的?”
  “傅、傅白,来自嘉南。”
  “嘉南?那离钦州有数千里,跑这么远做什么?”
  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的少年,面上却是应答自如:“在下原籍建安府,在嘉南考中了禀生,需要回京才能参加乡试……这、这是小生的路引……”
  守卫看了看傅藏舟匆忙拿出的路引,又对他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通。
  “可以了。”其人态度由强硬稍变得柔和了些,“相公请进城吧。”
  傅藏舟暗暗舒了口气,转而听到“相公”这一称呼,心里顿时囧囧的。
  好吧,文科不咋地的他能猜到“相公”什么的应该是敬称,但……
  经过现代各种古装剧的“熏陶”,被一个汉子唤“相公”,感觉头皮有些发麻!


上一篇:冥婚

下一篇:疯狗加三 上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