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玄幻灵异>

两个老妖怪

作者:争教销魂 时间:2019-09-30 11:25 标签:甜文  灵异神怪  
源自这个梗。一见就萌得心肝颤。he。
两只老妖精互相以为对方是凡人,认真谈了200年恋爱都准备给对方送终的时候发现原来大家都是老妖精。

蛇妖×狐狸精
傅望之X谢长安,甜文,HE

内容标签: 古风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傅望之 谢长安 ┃ 配角: ┃ 其它:玄幻灵异

傅望之是条蛇,浑身浓墨,点漆黧瞳,碗口粗。在不老山中居了上百年,已然是个妖。孑然一身,若闲云野鹤,夜数空中繁星几点,昼瞧落花追鱼戏水,逍遥自在得很,不化人形,不问尘世,不晓何年。
其实傅望之并非不老山本地人,他打何处而来,家中几人,是何氏族,他皆一问三不知。他只依稀知道他受过伤,是个善心的老和尚给救下了,把它带进不老山上的小寺院。
望之的名字也是老和尚起的,老和尚以前说它这条蛇倒是好心性,不恩将仇报,也不暴躁,不咬人,不挑食,性子温润好养。若说唯一奇怪之处,就是常盘在柴房窗外头伸着脑袋往里头望,老和尚带它进去也不肯去,就喜欢有事没事往里头张望。
老和尚往柴房里找过很多次,除了柴什么也没有,到死也没摸清这墨蛇到底在望些什么。但他依稀明白,冥冥之中自有缘,为蛇取名望之。
老和尚命数将尽时,打坐在佛像前,已然是老态龙钟,他眼瞅着佛像,想着自己大半辈子独自隐居于不老山修斋念佛,觉并无甚牵挂,算得是圆满。末了突然回头瞧见门口的蛇,弯腰温柔地摸了摸蛇身,缓缓地开口道“生灵万物在人间都自有它的缘分,你我之缘到此算是要结了…”
老和尚太老了,话说得很慢,也很模糊,但蛇通人性,他清楚墨蛇内心会懂得。老和尚继续缓慢地道“望之,我从不知你究竟在望什么,但这是你的缘。不老山的山山水水你也会看腻,尘寰处处藏禅机,若有心,就下山去碰碰缘。”
老和尚圆寂了,一生行善,功德圆满,傅望之守了他很久。
那时的傅望之还不是妖,只携着些天地间修养出的灵性,当他成妖有自己的思维时,再未去望过那间柴房,并且连他自己也没想明白数年来都在望什么。
老和尚死后他就一直生活在不老山中,做个闲妖,只偶尔才化作人形替老和尚扫扫寺院的尘土。

洪乐十六年五月,一个不同寻常的五月,一个绯色的五月。蛇的发晴期铺天盖地不可阻挡地来了。
为何说是不同寻常呢?
在它是兽时还不知啥是羞耻,也不晓得在山里哪个犄角旮旯就随便找条蛇交.配了。成妖的数年因是能敛得住兽性,也因是真不知所措,向来压制。今年他不想压了,老和尚说过万事要顺其自然。
鲤鱼精告诉他应该下山,山下有不尽的美人娇娥,有不尽的姻缘佳话,还叫蛇妖回来时讲与他听。蛇妖本是摆摆手表示自个懒得动弹,却冷不丁想起老和尚圆寂前的一番话,想起自己的名字。
傅望之,也许真的该下山了。
就这样,傅望之下山了,兜兜转转游乐了许多地方,依着某江南才俊的面容改了改自己的脸,器宇不凡,仪表堂堂,羡煞旁人。
人间太好玩,他险些忘了自己是要来交.配的。
这夜,京城华灯初上,十里灯火星星点点,行人来往如潮汐,一派繁华。
“哎!不好意思,兄台。”一位身着玄袍朱纹的男子迎面撞来,咧嘴一乐拱手道个歉,还未来得及叫人瞧清面容,便转身抬腿便走。
“不问自取是为偷。”傅望之从容地一把扣住男子腕骨,垂眼打量男子背过去的另一只手,一双墨眸深如幽潭。
“你这人,咋这直接呢。”男子也未羞恼,扭过脑袋瓜来,抬眼上下将傅望之扫了个遍,将钱袋交还到人手里,大大方方强行拉过傅望之的手握了握,又自顾自地用拳头轻顶了顶他的肩头,故作老成道“交个朋友,在下谢长安,兄台眼力过人,江湖间幸会。”
“傅望之。”
“好嘞,有缘再遇。”谢长安扬手摆了摆,伴声远去,隐约晃着抹翠绿。
傅望之挽袖低头瞧了一眼手腕,嗯,很光洁,他的蛇纹玉镯。

说到谢长安。
他是只狐狸精,男狐狸精。长得贼俊,不是传统狐狸的那种裹缠着媚的俊俏,是带着尖锐的刺儿的英俊。他随意瞧人的那么一个眼神,就能让人心中觉着那里头藏着一根芒刺,锋利,烁着寒光,带有杀伤性。
谢长安他不缺钱,卖.色,用妖法,当了身上零七八碎的那些骚.气的装饰,怎么着都行。但他就爱偷别人的,他有瘾。因为他是只狐狸。
二人再次相遇时,是在一处叫做归去来兮的秦楼楚馆。这位蛇妖在极尽人间雅兴后,终于想起来他的目标是交.配。
谢长安在大堂中央仰着脖、嘬着酒、翘着二郎腿,左拥右抱,环了一群莺莺燕燕,不招自来,惹眼的紧呐,整个大堂净瞅他跟那嘚瑟了。
但对于傅望之而言,最惹眼的却是谢长安身侧那位丰.乳.肥.臀的美人的脚腕,色泽饱满剔透的玉镯正斜挂在上头摇摇欲坠。
见此状,傅望之稳稳坐于谢长安对面,端盏沉着地啜了口茶,不动声色地抬眸瞧了眼谢长安遥荡潇洒的醉态,随后转向美人脚腕上的蛇纹玉镯。
镯子说来确实是有几分重要,玉是他在不老山中自个亲自发现的宝玉,块不大,想了一夜的样式,打磨挺久才打磨出来,对其不能说不爱惜,此番下山带着是要借着机缘送媳妇儿的。
念及此傅望之有些坐不住了,他站起身来隔桌指了指美人脚腕的玉,对谢长安道“此玉镯乃鄙人家中祖传,值千金,作娶妻之用,怕不能供阁下嬉耍。”
谢长安喝多了酒,一边费劲地辨析着傅望之口中的话,一边揽着佳人柳腰不安分地搔.逗,美人随之娇笑连连,抬腿前仰,顺势靠入谢长安怀中。
这一仰一靠不要紧,美人藕脚实实在在地磕在了红木桌延下,只听得一声悦耳清脆。
谢长安这头方是费着劲辨清了傅望之的意思,听得一声清脆便立刻醒了酒,傻了眼地低头瞅瞅四分五裂的玉镯,只听得耳畔傅望之幽幽两句。
“千金。”
“祖传娶妻的。”
谢长安弯下身去将玉镯一块块捡起来摆在桌上,拼回成个圈,心道好办,狐爷爷动根手指头就能给你还原。指尖方是触着那玉镯,转瞬便猛地顿住了动作。
人间惮妖,这年头老秃驴啊道士啥的也特嚣张,暴露身份百害无一利,更不可骇跑身侧这堆花容月貌,咋整啊。
傅望之只见谢长安轻蔑地捡起玉镯,扬了二正地将其拼好。转瞬却紧紧拧起眉头,几根手指快速而苦闷地敲着桌面,似有深仇大恨不可解。
“打算如何赔?”傅望之忍着心痛。
谢长安一摸钱袋,发现更不妙,今儿挥霍得忒狠,没剩几个钱,总不能现场花功夫变钱去。
“傅兄莫急,叫鸨娘先给你排个房先玩乐,佳人美酒在此怎有不享用的道理?至于镯子,良宵苦短之后,老弟定完好送至傅兄眼前,绝无二话。”谢长安精明的双眸一转,憋着心思挂着谄笑诚恳对人道。
傅望之这才又后知后觉地想起自己此番是要来交.配的,瞧了眼桌面碎镯,又瞧了眼真诚的谢长安,便颔首随老鸨入房。顺道是感慨人间自有高手,能将玉镯修得完好,实属本事。
谢长安憋着坏水跟背地里头一个劲叮嘱着老鸨下猛劲春.药多多让傅公子乐不思蜀,自个也好多些时间与美人欢快,等明儿一早找个没人的地儿把那镯子一变。嘿哟十全十美!

于是谢长安将碎镯子揣入怀中,转眼就忘了这事。
傅望之来人间时长不久,尚不清楚青.楼那些下作套路,喝了茶便着了道。
其实谢长安来人间也不长,他俩差不多是同时踏入的红尘,只不过这谢长安一来人间就沉迷美色,心眼又多,几个月来歪歪斜斜的路子都摸得门儿清。
但是不巧,天道好轮回,喝多了的谢长安这次走错门了。
憋着满肚子春.药加上发情期的傅望之跟房里头翘首以待了半天。而且出于是第一次傅望之有些子羞涩,还没点个灯,黑灯瞎火的,谢长安就满身酒气地撞进去了。
傅望之听觉极其敏锐,捞过人劲瘦的腰身就一把按在床上,追随满腹冲动磕上人软嫩双唇,撬开齿关大肆攻入城池,双舌用力纠缠,津.液.淫|.靡地缓缓淌落。
谢长安冲.动来得也特快,没一会喘|息就粗得不行,心里头念着莫不是西域的美人,竟这般奔放。
傅望之将手掌滑入谢长安里衫,不满佳人平胸,掐指拧捏了一把嫩.尖,谢长安浑身一软,更是没想通。
直至一挺立炙.热之物狠狠抵在他腿.间。谢长安酒醒了,被活活吓醒的。
他猛然直起身来,借着朦胧的月光,瞧清了傅望之的脸,仪表堂堂,是个难得的好皮相,五官端正而禁.欲,深不见底的墨色双眸却淹埋着更深的欲|望。
谢长安空白的脑子飞速的转,双唇启了又合合了又启,两相对视,能说会道的嘴竟蹦不出一个字。眼见傅望之要来强的,他屈腿携着力道狠劲一脚蹬开傅望之,弯腰摸鞋狼狈而逃。
最打击谢长安的是,只不过一个吻,他自己胯下二两肉,就硬得发疼,欲|火迟迟不肯消散。

其实傅望之那会也瞧清谢长安的脸了,他觉着谢长安这人,有点意思。
所以他以几近一样的手法,不动声色地摸走了谢长安怀中的碎镯子。
如此一来,谢长安便成了欠他的。他们还会再见。

谢长安倒也并非不讲道理的人,有闻凡人注重先祖,搞丢了傅望之祖传的玉镯他确实心头有愧,然而傅望之迟迟不言如何做赔偿。
谢长安只得等。
一来二去,俩人就熟络了。
两个老妖怪刚出山,又都是喜好新鲜热闹之人,常聚在一起游乐尘世,不知对方是没出过山的妖怪,只当是有幸遇着了知己。
这日二人同上街,本欲进深巷寻家好酒肆,快哉一番。却是远远地听见吵闹的唢呐吹了千里,伴鼓声隆隆。
出于相同的好奇心,俩人又从巷子里冒出来凑热闹。
只见十里红妆,四方的小巧红轿子打眼前摇摇晃晃而过,高大枣马裹着红绦费力拉扯着沉重的红木箱子,人们面上皆是笑逐颜开的喜色。
谢长安心道新奇,这是何仪式?
他不由蹲下身来拍了拍坐在路边的乞丐的肩膀,扬手指了指红轿子,问道“他们是在做甚么?”
乞丐白了一眼谢长安“这么大的人了,成婚都没见过啊!”
谢长安面上害臊,还有些羞恼,梗着脖一扬下巴,一副小地痞样儿,说着说着还自己有理了“爷是从乡下来的,就是没见过这阵仗,怎么的?”
乞丐又白了一眼谢长安,不屑地嘟囔了一句乡巴佬,随后又说“城里成婚都这么大阵仗,好好瞧着吧!”
谢长安瞅了眼街头一溜红,忍不住探头又问“成婚做什么?”
乞丐闻言不由上下打量谢长安,一脸不可置信“你们乡下连婚都不结的?”


作者其他作品

两个老妖怪

上一篇:前任今天凉了没

下一篇:吹呀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