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同人耽美>

横滨第一重建师

作者:Ayzo 时间:2020-06-06 09:03 标签:综漫  文野  少年漫  异想天开  
奈须白木是一位异能者,擅长拆家重建。
  炸成平地的废墟,只要白木出手就会高楼重起,他被誉为魔术般优雅的重建师,以一己之力维护了横滨的市容。
  拆家系大佬们打完架就叫他,善后处理又快又好,大家都很喜欢。
  异能特务科订单+1:市中心的地基被锤裂了,业务外包给白木。
  (安吾:要尽快吸收这位异能者进入体制)
  港黑办公楼订单+1:我们楼炸了,过来修个楼呗。
  (森鸥外:这个人的异能有趣,中也你亲自去招募他)
  武装侦探社订单+1:嗨白木~我们办公室又双叒叕被炸没了~
  (哒宰:……白木酱,你有长得像你的妹妹愿意陪我一起殉情吗?)
  他们以为奈须白木的异能,只能用来修复建筑。
  但作为横滨第一重建师,他所能重建的领域……从来超乎想象。
  【在这个横滨你会看到】
  √ 转型方向奇怪的现代鬼杀队
  √ 邻里友好博多区的豚骨拉面
  √ 某金发美人的宝石鉴定店
  - CP哒宰,双黑泥拒绝救赎,在滑向深渊的边缘一起蹦迪吧
  内容标签: 综漫 少年漫 异想天开 文野
  关键字:主角:奈须白木,哒宰 ┃ 配角:预收《全公司反向C位出道》 ┃ 其它:
  一句话简介:随便拆家,拆完叫我
  作品简评:
  精通“物质重建”的奈须白木有一个心愿——将自己的恩人复活。在意外获得了鬼族之血后,他产生了大胆的复生理论构想。凭借建筑修复系异能者的伪装,他开始接触到更多“当年”的秘密。而与每一位伙伴缔结的新羁绊,都交互影响着他接下来的人生轨迹和立场抉择。
  文章构思奇特,节奏紧凑,欢脱幽默与正剧严肃的行文风格切换自如,人物互动极具少年漫画面,情节趣味性十足。使用量子力学级物理知识战斗的主角人设鲜明。热爱科学、无论刮风下雨生病住院都要每天认真学习的奈须白木,究竟有多少秘密呢?

第1章 重建师的秘密
  港黑首领与武装侦探社间,曾经因为双方首领所中的共噬病毒,一度陷入了短暂的混战中。
  但随着太宰恢复健康后促成了双边联盟,然后将某位好心的俄罗斯人送进了监狱后,这场曾经一触即发的生死之斗,也终于随之消解。
  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事后为了放松心情,武装侦探社的所有成员,都被社长送上了豪华游轮公费旅游。
  可是另一边的港黑就没有这样的运气了,在森鸥外去疗养身体的短假期,有些善后工作急需完成。
  他们看着自己家原本气派辉煌的大楼,如今变成了一片烧焦的漆黑破楼。
  每个人都在思考,该如何向首领解释,他回家后发现自己家被拆了这件事?
  众人的眼光齐刷刷地投向梶井基次朗。
  已经不敢玩柠檬了的梶井身体一僵,“看我干什么?虽然家是我炸的,但我至少成功阻止了武装侦探社的入侵!”
  红叶大姐一身红色和服,优雅的伫立在废墟之上,容颜冷漠,“可你告诉我,你干掉了几个人?”
  梶井憋屈道:“……零。”
  红叶:“……自损八百,伤敌为零?”
  “武装侦探社全身而退,把自己家炸了个底儿朝天……知道重建大楼需要多少钱吗?你其实是武装侦探社派来的卧底吧!?”
  为了避免遭受同僚的毒打,梶井挣扎着喊出:“你们看那边台阶上那大坑!那是中也干部一脚踩出来的,拆家至少也有他的一份儿!”
  红叶看了看那个坑,“既然说到中也了,他人呢?”
  “……好像还在那本侦探小说里?”
  红叶感到了深深的无力,“你自己看着办吧,等首领回来了,我不会帮你兜底。”
  梶井绝望地看着红叶走远,突然间想起了什么,对着红叶背影激动大喊:“红叶姐,首领周一才回来,今天才周五,咱们能修好!给我那位魔术重建师的联系方式,那个可以一夜之间复原建筑原貌的重建师!”
  红叶停下脚步,“是有这么个异能者,总部还留着他的邮箱地址,这是我们与他唯一的联络方式。但据我所知,他已经有一阵子不曾接单。”
  看着散发着绝处逢生的喜悦的梶井,红叶好心提醒道:“他不喜欢被突兀的打扰,记得提前预约,否则你可能请不到他。”
  梶井不甚在意的应了一声,兴冲冲地冲去备用档案室找联络方式了。
  在这个傍晚,城市另一边的横滨市立大学医学部。
  “白木,你来了。”山森教授看着进入自己办公室的得意门生,神色又是疼爱,又是不舍。
  走进来的奈须白木似乎刚刚下课,手里还抱着笔记和课本,柔软的头发散落在他的额间,半遮半挡住一双乌黑秀丽的丹凤眼。
  这是一个很漂亮的孩子。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山森教授就被这种罕见等级的美貌和气质震惊了,并十分感动于现在的年轻人居然如此有奉献精神,条件这么好不去演艺圈追名逐利,反而愿意积极投身入医学事业。
  日本医科大学是六年学年制,在竞争强、淘汰率高的医学部备受摧残的同届生中,奈须白木永远是最瞩目特别的学生。
  不仅是因为他过于出众的容貌,还是因为他惊人的天赋和年纪。
  他今年17岁,与同龄的高中生相比,他却已经在读日本医科大学的二年级了。
  在跳级完成高中学业后,即使是在这样严苛的医学院里,他也能做到继续跳级。
  只是这样拥有惊人天赋的学生,理应拥有更高的平台。
  山森教授深呼吸,“白木,有件事该让你知道,因为你上个月发表的论文,东京大学医学部指名向你发来了录取通知书,他们愿意破例接受你这位转学生,并提供全额奖学金。”
  话没说完,白木已经猜出了他的意思。
  果然山森教授说:“白木,你入学这两年来,我一直将你当作我的关门弟子悉心培养,可是我们横滨市立大学医学部资源有限,和全亚洲一数二的东京大学医学院……是怎样都没有办法相比的。那里多少人踏破门槛也进不去,如果你过去,一定会有最好的发展。”
  话说完,山森就心疼得厉害。他想到当年自己亲自面试并破格录取白木时,他才刚过16岁。
  那时他心情激动到无语言表,他以为他即将培育出医学界冉冉升起的新星,这两年里和同为医生的夫人一直悉心栽培,还时不时和老友炫耀这个天赋奇佳的小徒弟。
  如今离别在即,他是真的舍不得。但他理智上也清楚,自己是怎样都比不过东京医科大学中享誉国际的医生,能给白木带来更开阔的平台。
  山森教授眼眶有些红了,他不愿意被小辈看到自己的不舍,于是故作冷漠的转过椅子,将东京大学的文件推到桌子另一边,“这些是他们的资料,你拿去看看,我等下还要准备晚课,不聊了。”
  桌子另一边响起文件簌簌的声音,山森教授知道白木将那些资料拿起来了。
  脚步声逐渐远离,下一个该响起的,便会是关门声吧。
  山森教授心里不好受,等办公室的门关上后,这一扇他们师生缘分的门,大概也一同关上了。
  “老师,我会向东京医科大学表达感谢,并谢绝他们的邀请。”
  山森教授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静了两秒,猛然从转椅上转过身体。
  白木语速不急不缓:“爷爷年级大了,我要留在身边照顾他……所以我不会离开横滨。”
  “对我来说,您就像是我的师父一样。您是全关东首屈一指的心脏内科专家,师母更是横滨市知名的脑神经内科主任医师。”
  白木站在门口向他鞠躬,“在您二位的全力指导下,我这两年收获良多,您两位是我最好的老师,作为您的学生,我深感荣幸。所以……让我离开是为了我好的话,请再也不要提起。”


上一篇:港黑一枝花

下一篇:我在聊斋抽卡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