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网游竞技>

飘洋过海中国船+番外 (下)

作者:非天夜翔 时间:2017-08-26 22:06 标签:都市情缘  异国奇缘  


 

 

 

  陆少容笑道:“这是我游戏里的成长之路啊,里面有朋友们给我的记忆,没事让我回忆回忆。”

  玄霄道:“这个倒不像装的。”

  重楼道:“嗯。”

  陆少容:“关你们屁事!”

  

  无忧笑了起来,道:“你给我的玩意我倒是都送女人了,走吧,不说了。”

  

  重楼忽道:“留步。”

  陆少容:“啥?”

  重楼道:“我发给你们一个任务,你,是徐完的徒弟?”

  无忧猫耳朵动了动,道:“啥任务?短的接,长的不接。”

  重楼蹙眉道:“我要进鬼界一趟,寻一个鬼魂,你师徐完乃是鬼圣,当知如何从转生台中寻到此人。”

  陆少容动容道:“你要去找紫萱?”

  无忧道:“我过几天有点事,再回来得新年之后了……飞鱼你说呢?”

  陆少容想了想,道:“接吧,先接下来慢点做。”

  重楼难得地说:“能快点不?”语气中带了一丝征求的礼貌。

  

  玄霄插口道:“我也要去鬼界找一个人,顺路,我也给你们发任务。”

  无忧道:“接吧接吧,都是可怜人,唉,男人真的命苦……”

  陆少容只得分别接了两名大BOSS的任务,无忧又道:“再过十天后,成么?”

  重楼淡淡道:“此乃本座心病,十天就十天,不要拖得太久就是。”

  

  “果然是找紫萱,玄霄你找谁……你找……云天青?!你找男的做什么?喂!我擦!”无忧一边检视任务面板,一边叫唤道:“玄霄呢?!”

  玄霄已经失踪了。

  陆少容道:“他又没说找爱人,说不定是仇人要鞭尸啥的,你管他。”

  无忧耷拉着耳朵,只得说:“好吧。”

  

  陆少容又道:“还难过么?”

  无忧耳朵竖了起来,恢复正常,答:“不拉……本来也没多喜欢她,就是被骗了挺那啥的。”

  

  无忧痞笑道:“还是老三好,你去泰国变个性,当我媳妇儿吧,手术钱哥出。”

  失恋刚过,马上又没点正经了,陆少容顺手一锅把无忧拍得扁扁的趴在地上。

  

 

作者有话要说:于是终于要开始现实网聚了~

下章先让飞鱼带两只大BOSS过圣诞节~~

 

 

 

 

chapter45(游戏番外)

 

  

  咆哮展的第二个预言实现了。蜀剑游戏公司果然厚颜无耻地推出了圣诞节活动。

  圣诞节跟修仙有什么关系?然而游戏公司要圈钱,说不得就不伦不类地开始过洋节了。

  圣诞活动简单却又麻烦,说白了就俩字——烧钱。

  玩家可以在王蓬絮与星璇处购买爱情雪球,二十元宝一个。

  

  雪球可以对城里,野外地图中随机出现的雪人使用(策划不愧姓白),雪人被雪球打中后会开始逃跑,用数个雪球把雪人砸到扑街,会掉落一个战利品——圣诞礼盒。

  开启圣诞礼盒,随机获得十阶飞剑(头奖)、十阶法宝(头奖)、八阶到五阶法宝飞剑(二等奖)、圣诞帽、圣诞围巾(安慰奖),棒棒糖(安慰奖)。

  

  简直就是专门坑有钱人的活动!陆少容把大堆绕口令一样的活动规则念完,放出四台机关魔,仙光云界炮轰轰轰炸过去,将岷江沿岸跑来跑去的雪人炸了个光,什么也没掉。

  “你要拿雪球砸它……三哥你咋这么笨呢!”柔依道:“这下全没了!”

  陆少容道:“待会又刷新出来了,老子穷人玩不起,看着挠心。”

  确实,陆少容想到二十块钱砸一下,得三四下才能砸死,那可都是钱呐!本来就经济拮据,展扬不用三令五申,陆少容也不敢参加这活动。

  然而雪人生怕玩家找不到,成天在眼皮底下晃来晃去,又肥又白地到处跑,看得陆少容窝了一肚子火。

  

  上哪都见到,就连渝州城里也满大街都是雪人,陆少容回门派做个任务,竹山老人座前雪人密密麻麻。

  

  陆少容终究是小孩子脾气,大家都在笑呵呵地扔雪球,开盒子,就他自己光站着没法玩,实在忍不住,于是下线问展扬:“我可以玩圣诞活动么?”

  展扬正在餐桌前与郑士元讨论债务的问题,头也不抬道:“明年这个时候,我保证你能玩雪球玩得手软,今年就先忍忍吧,乖。”

  陆少容只得道:“好吧。”

  他百无聊赖,趴到沙发上看书,展扬看了陆少容一眼,问:“不玩了?”

  陆少容道:“不了,他们都在做活动,无忧又出差去了。”

  展扬想了想,说:“去扔雪球吧,扔十来个,礼盒开着玩,别破罐子破摔就没太大问题。”

  

  陆少容“耶”的一声,冲上线,买了五个雪球,一百元。

  他在渝州城里闲逛,瞄准某个雪人,心想:这个会掉装着九阶法宝的盒子么?要么是飞剑?

  人都是有赌博心态的,这与有钱没钱无关,九阶法宝能卖几个钱不重要,重要的是开盒子的刹那,金光闪闪带来的极大满足感。

  

  陆少容又换了一只雪人瞄准,刚刚那只总感觉不太靠谱,虽然它们长得都一样。

  “开始了。”陆少容自言自语道“宝贝,你别跑太快喔!”

  他飞了个雪球出去,正中那雪人屁\股,雪人受惊了!叽地一声拔腿就跑。

  陆少容道:“哪里跑——!”继而狂追,三四个雪球刷刷过去,准头无误!

  雪人跑出小巷,在空中绊了一跤。

  横里不知何处飞出来个雪球!打中最后一下!

  陆少容:“……”

  雪人扑倒在地上,爆了个圣诞礼盒,被旁边冲出来的十级玩家拣走了。

  陆少容的神经绷断了。

  

  “我杀了你——!”陆少容悲痛欲绝地怒吼,放出四台机关魔,使出九龙七海阵,把那抢了自己盒子的玩家小号轰成白光去复活。

  

  柔依道:“三哥你……雪人被抢了么?”

  陆少容道:“对,你咋知道的!”

  柔依道:“刚刚你那下……差点把半个渝州城都给炸了……在乐山都能见到呢,我猜就一定是被抢了。”

  陆少容:“呜呜呜……”

  柔依忙道:“别哭别哭……到处都是练小号的,用大号抢雪人会结仇,这些人女干得很,全用十级小号到处抢,技术又好,我也被抢好几个呢。”

  陆少容嘤嘤嘤嘤,柔依也嘤嘤嘤嘤。

  柔依嘤嘤完后提醒道:“找人少点的地方打,就不怕被抢拉。”

  

  陆少容一想也是,他传送到赤贯星上,却没见半只雪人。

  重楼永远是独自安静地坐在他的王座上,见陆少容来了,问:“怎么?”

  陆少容转了个圈:“没有雪人,你的体质太热了么,连雪人都不来这儿。”

  重楼道:“雪人?”

  陆少容道:“下面都在过节呢,很多雪人跑来跑去。”

  重楼点了点头,又问道:“过什么节?”

  陆少容道:“算了,解释不清楚。”说完就走了。

  

  回帮恰好遇见清风,陆少容脑袋上灯泡一亮:“老大,给我买点雪球吧。”

  清风道:“别傻了,你是成年人,这活动就是专坑钱多人傻的小孩,这都不懂么?”

  陆少容扒着清风道:“给我买点儿呗,我就玩五个,要么你给我打个盒子。”

  清风哭笑不得,只得捋了袖子,道:“就一个啊,别缠着我。”

  

  陆少容“嗯嗯”,清风亲自上阵,扔了四个雪球,最后一个下去,瞬间又被跑出来的小号给抢了。

  清风:“……”

  陆少容:“哈哈哈哈!我刚刚也是这样!”

  清风抓狂道:“把周围一里地先无差别轰炸一次,我靠,这小号怎么和蝗虫似的到处都是!”

  陆少容丧心病狂地屠杀完小号,小心翼翼地保护着一个胖雪人,把它赶向清风,清风得手了,陆少容欢呼着去拣礼盒。

  清风道:“能开出十阶飞剑?”

  陆少容道:“肯定啊,看我的运气。”于是搓手。

  清风道:“我来我来……”

  陆少容道:“你说了送我的!怎么还你来!”

  清风道:“我开完给你,还算你的。”

  陆少容道:“不行!让我自己开!敢抢,我和你拼了!今天就兄弟反目!”

  清风道:“别不信,哥来开一定是十级飞剑,你开就是圣诞围巾了。”

  陆少容说:“吹吧你。”

  陆少容心中狂跳,深呼吸,默数一二三,开了礼盒,得到一条安慰奖的无属性圣诞围巾,于是转过身,用围巾勒着清风脖子,打了个死结,把他挂在帮派古木上,走了。

  

  “老婆?还在玩活动?”钻石之光里,羊羊爱吃鱼的声音充满了阳光与快乐。

  “没玩。”陆少容无精打采:“怎么上线了?”

  展扬笑道:“士元去银行划账了,你在哪儿?”

  

  陆少容站在一棵高大的圣诞树前,把一张小卡片折了折,挂上圣诞树枝头,心不在焉道:“我在写圣诞愿望……系统说的,随机抽取三名玩家,达成他们的圣诞愿望。”

  

  展扬打趣道:“该把情缘任务做了,有戒指可以随时传送到你身边。”

  陆少容好奇张望,翻阅树上满满的卡片,答:“哦。”

  

  展扬道:“我打了几个盒子。”

  陆少容精神一振:“给我开!”

  展扬哈哈笑道:“……已经开完了。”

  陆少容憋屈地抽了抽鼻子,展扬戴着圣诞帽,围着条红色围巾,御剑飞过来,落地,拿出柔软的圣诞围巾和帽子,笑道:“看,我们一人一套。”

  陆少容笑了起来,心里的不快一扫而空,展扬总有些恰到好处的小浪漫,时刻令他心里温暖。

  展扬帮陆少容戴好圣诞帽,围上围巾,又道:“还多出来一个帽子,你拿去送人吧。”

  

  他们站在青绿色檞寄生下,穿着情侣圣诞套装,默契地接了个吻。展扬笑道:“卡片上的愿望写了什么?在哪里,让我看看?”


  陆少容忙去遮自己的那张卡,展扬笑得快抽过去,说:“此地无银三百两!”

  陆少容大窘,怒道:“快下线!”

  展扬笑道:“不急,最后一笔债务今天偿清了。”

  陆少容终于知道展扬今天心情好的原因了。

  “嗯?让我看看?”展扬站在陆少容身后把他搂着,双手环过他的肩膀,开始写卡。

  “愿世界和平,经济危机快点过去。”陆少容歪着头看那小卡片,念道:“我爱容容。”

  展扬微笑道:“嗯。”他把小卡片挂上,翻到陆少容那张,念道:“愿每个家庭都和睦,小孩子们都幸福……我爱扬扬。”

  “还想去上海……”展扬蹙眉道:“去上海做什么?”

  

  陆少容尴尬道:“老大说,圣诞节让我去上海玩。”

  展扬不置可否,像是在考虑,陆少容笑道:“算了,窝在家里,在暖炉边抱着过冬吧,其实我也不太想去。”

  展扬随手翻开清风的卡片,道:“他自己呢?写的什么?日进斗金?财源广进?”

  

  “我有钱了,你回来吧……”陆少容认真念道。

  

  展扬与陆少容都十分出乎意料。

  “骚包的呢?”展扬又开始好奇了。

  陆少容叫苦道:“别看了……你这个偷窥狂,他没上线呢,咦,无忧来过?”

  无忧写完卡片便下了,陆少容也没听到他吭声。

  

  无忧的卡片热血澎湃:我爱老大!我爱妹妹!我爱飞鱼!!!!

  陆少容:“……”

  展扬怒道:“什么意思?为什么把你放在最后一个,还写清楚了名字?”

  陆少容抓狂道:“你……可以的了,你是疑心病没地方发吗?!”

  展扬道:“为什么还加了三个感叹号?你给我说清楚!”

  陆少容道:“快点下线吧!成天就在这疑神疑鬼的……”

  展扬伸手去摘陆少容的圣诞帽,怒:“帽子围巾还给我!找那骚包要去!”

  

  陆少容忙按着圣诞帽跑开,叫嚣道:“你送了我就是我的了!小气鬼!”

  展扬要去追,陆少容踩着把十阶飞剑,瞬间飞得没影儿了,展扬气急败坏地把无忧那卡片揉成一团,正要扔掉,然而仔细想想又不敢,只得把它随手挂上,怒气冲冲地下线。

  

  陆少容手里拿着多出来的那顶圣诞帽,飞向琼华派。

  

  慕容紫英不伦不类地围着大红围巾,戴着顶圣诞帽,站在洗剑池边。

  陆少容嘴角抽搐,道:“谁给你的?”

  慕容紫英嘴角带笑,反问道:“关你什么事?”

  陆少容手指头顶着尖帽转来转去,茫然道:“刚开完盒子,多出来一个,想说送你的。”

  慕容紫英道:“谢,刚有朋友送了我一套。”

  

  陆少容挠了挠头,再次传送到赤贯星上。

  陆少容在赤贯星进进出出,就像逛自家后花园一般,常常带着材料,在魔尊重楼眼皮底下做机关,他习惯性地把赤贯星当作自己的小领地——没有任何人能进入的,单独的安静的地方。

  

  重楼已经对飞鱼毫无理由地出现,又毫无理由的消失见怪不怪。

  

  陆少容拿着圣诞帽上前,把它戴在重楼脑袋上:“这和你衣服挺相称的。”

  重楼随便陆少容折腾,也不在意,只问:“这又是什么?”

  陆少容解释道:“节日活动的赠品,不是什么好东西。”

  

  重楼嗯了声,陆少容又调整了那圣诞帽,把他火焰般的红发理顺,从帽子白色的边缘捋出来,道:“很帅。”

  “你要写什么圣诞愿望么?”陆少容交给重楼一张卡片。

  “??”重楼完全没听懂。

  

  陆少容解释道:“写点自己想做又办不到的事,说不定能达成。”

  重楼蹙眉,嘲道:“世间有何事是我办不到的?”

  陆少容正色道:“当然有,‘情’不就是么?”

  重楼淡淡道:“那便是情了。”他随手在许愿卡上写了个“情”字,落款处的金色火焰栩栩如生。

  陆少容折好许愿卡,转身时碰上玄霄,又被吓了一跳。

  “现在连BOSS都有圣诞套装穿了么?”陆少容抓狂道:“你能不能不要总是鬼一样的突然出现!”

  玄霄手里提着条圣诞围巾,圣诞帽的末端垂在面前,挡着一边眼睛,像个傻子。

  玄霄无辜地说:“吓到你了?我只是闲着没事做,来串串门,好看么?”

  陆少容哭笑不得,把玄霄头上的圣诞帽拨了个转,让尖头垂到脑后,道:“应该这样戴,你帽子和围巾都哪来的?”

  

  玄霄想了想,道:“刚刚在闲逛,看到到处都是雪人,不知道过什么节……我身上刚好有钱,就用钱换了点元宝,再用元宝买了几个雪球,又学着他们用雪球砸雪人,最后掉了个盒子,打开就是这个……”

  陆少容:“……”

  

  重楼道:“围巾和帽子是一套?”

  玄霄道:“对,多出来一条,你要么?”

  他把围巾交给陆少容,陆少容随手给重楼脖子捆上,打了个结,漂亮的圣诞围巾与他黑红色的王袍极其相衬。

  玄霄微微一笑,道:“这样大家就都有……什么蛋套装了。”

  

  玄霄又拿出两根安慰奖棒棒糖,发给重楼和陆少容各一根。

  

  陆少容彻底没脾气了,点了点头,道:“于是圣诞快乐。”

  重楼满意地说:“生蛋快乐。”

  陆少容:“……”

  

 

作者有话要说:[img]chapter45yxfw_143.jpg[/img]

哈哈哈哈哈哈

嘎嘎嘎嘎嘎嘎~~~

 

 

 

 

chapter46(50%游戏)

 

作者有话要说:老规矩~~书评里别提到有话说内容~

看剧情的可以直接跳到正文部分

这里作者有话说4000,正文4000喔没有偷工减料~下章开始去上海过圣诞节了,欧耶~

史提芬,孙亮,锋哥,陆少容,展扬,大家一团闹哄哄~

 

还有数天便是圣诞节了,经济危机似乎没有对纽约造成太大影响,至少表面上看,一切如常。

陆少容趴在窗边看楼下,街上到处都是充满节日气氛的装饰,远处大厦更有许多工人开始牵灯,从顶楼排布发亮的灯管,排成MERRY CHRISTMAS的字样。

“少容……嗯,他在擦窗子。”展扬躺在沙发上打电话,道:“要和他说说么?”

展母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陆少容上前要接,展扬却不给他,不耐烦道:“妈,没有,公司很正常。”

展扬把陆少容抱在怀里,不让他乱动,蹙眉道:“圣诞节有什么好过的,不回去了,新年再说……不,新年你们去旅游吧,去芝加哥或者拉斯维加斯,欧洲也可以。”

 

展扬和陆少容都穿着棉睡衣,陆少容把手伸进展扬睡衣里,在他胸膛上摸来摸去,捻着他的*头不住旋捏,道:“新年回家去吧,一家人在一起多好。”

陆少容拉开展扬的睡裤,展扬怒目而视,用口型示意道:“别乱动。”

展母在电话里道:“你爸有话和你说。”

说着听筒内静了片刻,展扬勾了勾手指,示意陆少容靠近,和他亲了个嘴,又指指书房,让他去玩游戏。

陆少容好不容易逮到捉弄他的机会,怎么能走?

展扬道:“爸。”

 

电话里传来展父慢条斯理的声音,陆少容趴在沙发上,解开展扬睡裤上的扣子。

展扬没空理他,只得任由他又摸又揉,他专心地听了一会,道:“是的,不过我没有申请破产。”

展扬一边打电话,一边看着陆少容,陆少容把展扬半*起的*具从睡裤里掏出来,朝下褪开包皮,手指轻轻揉搓。

 

展扬气息急促了些许,与陆少容对视,不安道:“昨天,所有债务都偿清了,你怎么知道的?”

他手指圈着自己*起的根部,握住它,在陆少容侧脸上轻轻拍了拍,继而威胁地作了个口型,整理裤裆,把硬立了的肉根收回睡裤里。

陆少容笑了起来,伸手去扯展扬的睡裤,展扬又道:“是的……不!”

展扬耳朵与肩膀夹着话筒,忙着提裤腰,又道:“明年吧,我有主意,等过段时间政府出台新政策……少容!”

“没什么。”展扬朝电话里解释道:“他擦窗子站得太高,我让他下来……”

展扬裤子被陆少容脱了一半,展父又在电话里说了几句什么,展扬不挣扎了。眉毛一跳,朝陆少容比了个中指,挑衅地作了个口型。

陆少容开始脱展扬的裤子,展扬不管了,随便脱。

 

展扬一不挣扎,陆少容便觉得不好玩了,他把展扬的睡裤扯下来一半,展扬被陆少容先前一番压身,亲嘴,厮磨,爱抚外加揉*头,阳根早已全硬,陆少容在他的肉*前端轻轻亲了亲,手掌于龟*上缓慢摩挲。

 

展扬道:“那不是我的操作失误,你根本不知道!”

展扬的阳根足有十六七公分,硬立,粗直,龟*饱满且带着皮肤的光泽,显得极具男人的雄壮美感。

陆少容欣赏了一会,展扬脸上微一红,以口型嘲道:“你没有么。”

陆少容乐不可支,展扬竟是有点局促,蹙眉嘘声道:“好了好了……”

“对,是他们先申请破产的。”展扬叹了口气道:“不了,最近没有什么打算,想在家里陪陪少容……”

展父似乎训斥了几句,展扬便不高兴了。

 

展扬无奈道:“随便,先说清楚,我不一定去。”

展扬作了个写字的动作,陆少容从茶几下交给他一枝笔,展扬握拳比了个“揍你”的手势,翻身趴在沙发上,开始在电话柜旁的易事贴上记东西。

陆少容趁机把展扬整条裤子扒了下来。

展扬:“……”

 

他愤怒地转头看了陆少容一眼,继而道:“什么集团?我知道是时装SHOW,你把他电话告诉我。”

展扬裸着下半身,健美的长腿略分开,趴在沙发上。

陆少容用手指去戳展扬的菊花,展扬忙夹紧大腿,臀部肌肉收缩,不耐烦道:“我知道怎么和那群老头子打交道,不用你教!”

陆少容用力掰开展扬的屁股,展扬抓狂地侧过身,陆少容又去摸他被压着的*起,展扬只得再次趴好,无奈道:“说吧说吧,有什么话一次说完。”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