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现代耽美>

鹿陷虎口

作者:空菊 时间:2021-01-17 09:36 标签:短篇  先婚后爱  年上  甜宠  
大老虎欺负小梅花鹿上瘾,自己陷了进去
  小攻视角:
  落魄总裁薛文松不得不与大家族私生子结婚,婚后,他发现新婚对象有许多小秘密。
  直到有一天,他在某电影片场看到自己的老婆在给别人当裸替。
  总裁不乐意了,把人捉回家。

  小受视角:
  只身闯荡演艺圈的大四学生林路莫名其妙多了一个老公,但这不影响他为了偶像逐梦演艺圈。
  直到有一天,同学问他:老公和偶像同时掉水里,你救哪个?
  林路一愣,下意识选了老公。
  -
  大老虎欺负小梅花鹿上瘾,结果自己陷进去了的故事。
  1v1,HE
  落魄天才总裁攻X演艺圈小透明学渣受
甜宠 年上 先婚后爱

第1章 修罗场
  大三结束的这个暑假,林路过得云里雾里,直到他站在富丽堂皇的婚宴酒会大厅时,整个人都还是懵的。
  周围衣着光鲜的陌生宾客游刃有余地在酒桌间穿行,有人谈着生意场上的合作,有人低声讲着关于这场婚礼的八卦,唯有林路像个精心装扮的小丑一般,和这里的氛围格格不入。
  一只手突然出现在眼前晃了晃,林路回过神来,接着便看到了他才认识不久的堂哥秦川。
  秦川抿了一口红酒,笑道:“我们的小新郎官怎么了?”
  林路把手中的香槟酒杯放到一边铺着白布的圆桌上,扯出一个勉强的微笑:“没事,有点闷。”
  “那去阳台上透透风吧。”秦川笑得像只老狐狸一样,他凑到林路耳旁刻意压低声音说道:“你的老公也在那边。”
  林路被无视太久,差点忘了这场晚宴其实是他和薛文松的婚礼。他没有参加过多少婚礼,但也看得出来这场婚宴有多敷衍。没有仪式,没有戒指,和一场社交酒会没有任何差别。
  当然,作为主角之一的林路本来也没什么期待。
  想想也是,他和薛文松结婚双方都不是自愿,家里会举办这样一场晚宴,也不过是为了对外界宣布,薛文松成了他们秦戈集团的人。
  关于这场婚礼背后复杂的利害关系,林路搞不懂,也不想去想。他迈着步子走到通往阳台的玻璃门边,正要推门时,手上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
  半圆形的阳台上除了身穿黑色礼服的薛文松以外,还站着一个瘦高的男人。林路曾在新闻里见过,那是未来智慧的新任执行董事,季星烨。
  如果林路记得没错,薛文松就是被这个人赶下台的。他不禁有些担心,这两人不会吵起来吧?
  虽然这并不关他的事,但闹起来毕竟不太好看。他打算进去缓和一下气氛,却听季星烨轻飘飘地说道:“你至于吗?为了报复我拿结婚这种事开玩笑。”
  那气氛看起来不像是剑拔弩张的样子,林路稍微安下心来,但这时他却对季星烨的话产生了好奇。为什么薛文松要拿结婚这种事去报复抢走他公司的季星烨?
  林路看了眼慵懒地靠在围栏上的那抹黑色身影,只听那人懒洋洋地说道:“我没有报复你。”
  薛文松的五官精致立体,每一处的线条都好像是精心雕刻出来的一般恰到好处。再配上那接近一米九的身高,随便往哪儿一站,都拥有绝对的存在感。林路突然理解了为什么经常在新闻上看到薛文松的花边新闻,因为他确实有这样的资本。
  林路不想偷听别人讲话,他正打算离开,却听季星烨突然说了一句:“今晚去我那儿?”
  林路的头顶缓缓冒出一个问号,他还在琢磨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就听薛文松嗤笑道:“你疯了?嫁给我的小可爱还等着被我 操,我没功夫搭理你。”
  薛文松口中的小可爱——林路同志吓得倒吸了一口凉气,手上一个没注意,玻璃门被他按得发出了“吱”的一声。他下意识地想要逃离这个修罗场,然而从阳台角落射过来的视线倏地把他给定在了原地。
  他顿时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只得呆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这时还是薛文松对他招了招手,轻声唤道:“过来。”
  那样子就好像在招呼小动物一般。
  林路低着脑袋老老实实地走到两人面前,薛文松自然地顺手揽过他的腰,把他揽到了身边。
  款式相近的黑色礼服紧紧贴在一起,林路似乎隔着厚厚的礼服也能感受到薛文松身上传过来的温热。后腰上的那只胳膊是那么结实有力,他不禁绷直了后背,连大气也不敢出一口。
  薛文松低头看着紧张的林路,眼底不由得浮起了一丝笑意。他扬了扬下巴,对林路说道:“给你介绍一下,季星烨,我以前的同事。”
  这人真的只是同事?林路的内心波涛汹涌,但表面还是故作镇定地点了点头,打招呼道:“您好,我是林路。”
  季星烨挑眉看着姿势亲密的两人,颇为讽刺地问道:“你们今天才第一次见面吧?”那态度就差没说一句“装什么装”了。
  林路想说不是,因为他之前还真近距离见过薛文松一次。
  自从考上P大计算机科学与技术专业以来,薛文松这个名字就时常出现在林路的耳畔。
  天才少年、国家青年杰出人才、史上最年轻的白手起家富豪……薛文松的头衔太多,多到林路数都数不过来。其中唯一引发他感慨的是,薛文松在他这个年纪,已经是P大外聘的荣誉教授了。
  在一年多以前,薛文松曾作为全球人工智能领域的领军人物来到P大参加人工智能交流大会,而林路则作为计算机专业的学生前来当志愿者。
  按照大会安排,薛文松是第一个上台演讲的嘉宾,然而当大会正式开始之后,主持人才发现演讲台的话筒出了问题,只得临时让人去拿无线话筒。当时无线话筒都被借到了话剧社,林路作为话剧社的成员自告奋勇地揽下了任务。当他拿着话筒回来时,薛文松刚好准备上台。
  他记得自己颤颤巍巍地把话筒递到了薛文松手上,而这个传奇人物淡淡地看了他一眼,说了一句“谢谢”。
  那是林路和薛文松仅有的一次接触,等如今再见面时,两人竟然成了名义上最亲密的人。
  林路飘远的思绪很快被拉回现实,因为他听到薛文松很自然地回了一句:“不是,我们以前见过。”
  林路抬起头来不明所以地看着薛文松,正好对上他的视线。
  薛文松温柔地看着林路道:“小朋友以前给我递过话筒。”
  季星烨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他似乎是受不了这腻歪的气氛,拿着酒杯离开了。等他的身影一消失,薛文松就松开了林路的腰,脸上又恢复了刚才那种懒洋洋的神情。
  林路立马反应过来,薛文松之所以会说那种轻佻的话,还对他举止亲密,确实是做给季星烨看的。
  这反而让他松了口气,因为他们两人本来就没有那么熟。
  沉默的气氛有些尴尬,林路没话找话似的说道:“那种小事你都还记得啊。”
  薛文松淡然地“嗯”了一下,那样子就好像在说一件日常小事一样:“我过目不忘。”
  林路:“……”
  他忘了这位不羁的天才在十四岁就拿过世界编程大赛一等奖,过目不忘什么的,不本来就是天才的标配吗?
  对于这样一位传奇人物,林路多少还是感到有些距离。再加上薛文松大了他八岁,也让他不知该和他说些什么好。
  婚宴很快结束,林路和并不熟悉的家人打过招呼,接着和薛文松一起上了那辆低调的黑色婚车。
  车门关上的那一刹那,世界总算清净了下来。林路靠在车窗上,看着窗外不时闪过的霓虹招牌,思绪不由得飘回了一个月以前。
  自从外婆去世之后,林路就一直无依无靠,靠着打工挣学费和生活费,过着再普通不过的大学生活。
  直到一个月前的一天,一个干练的女人突然出现在他面前,自称是秦戈集团的董事长秘书,并告诉他他是董事长失散二十多年的儿子。自那之后,林路的生活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