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现代耽美>

我的备忘录

作者:霍知月 时间:2021-01-18 09:53 标签:短篇  甜文  轻松  
 谁碰了我的手机备忘录?

  原创小说 - BL - 完结 - 第一人称
  主攻视角 - 现代 - 轻松 - 中篇

第01章
  我第一次发现自己的手机备忘录里多了一篇莫名其妙的东西,是在两个月前的一个周六中午。
  我从上学的时候开始,就有把重要事情和日程记在备忘录里的习惯,小到考试大到酒局,以便用来提醒自己留出足够时间充分准备。
  那天前一晚夜里公司有应酬,我被摁桌上一顿猛灌,也不知道到底喝了多少,反正是断片儿了。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已经快中午了,窗帘没拉,明媚的阳光简直要刺瞎我的眼,头痛欲裂,口里渴的要命。我闭着眼爬起来,随手从床头柜上摸了瓶矿泉水灌了几口,习惯性打开手机的备忘录看最近还有什么操蛋的要紧事。
  刚睁眼看了一眼我就被呛到了,水洒到我身上和被子上打湿了一大片,我呛咳着忙不迭放下手里的水去抓纸巾,捏着手机盯看屏幕几秒,翻过来看,又翻回去,锁屏,指纹开锁,锁屏,密码输入。
  我靠,没拿错啊,是我手机。
  可我手机备忘录里怎么有篇小黄文啊???
  我莫名其妙,认真把这篇躺在备忘录最顶端被我点开的小黄文研究了一遍。
  第一人称叙述,情感充沛,描写形象,文笔流畅,艳而不俗,十分生动地讲述了「我」跟一个美人儿一见钟情,情到深处难以自禁,然后顺其自然带人开房度过活色生香的美妙夜晚的经历。
  具体怎么活色生香写的是真不错,看得我都快硬了。
  就是一见钟情的设定有点俗,什么“一眼就看到”,“他终于来了”之类的,不知道的还以为寻仇来了呢。
  没想到啊没想到,在这看片都能看睡着的年头,还有写的这么带感的小黄文。
  我啧啧称奇,仔细研读完,确定里面没什么奇怪的乱码网页涉及公司内部的信息,觉得大概是自己昨晚喝多了不知道从哪个网站粘贴下来的。想不到我喝完酒欣赏品味还挺好,我暗暗给自己点了个赞。
  稳妥起见,我给L发了个信息,让他有时间帮我瞅一眼我手机有没有被别人入侵。毕竟类似情况也不是没出现过,这年头竞争这么激烈,雇人窃取竞争对手信息这种事谁没做过呢,大家表面不说破罢了。
  我把小黄文那页备忘录选中,本来打算删除,想了想又鬼使神差地存进了加密文件。
  说不定之后还能搜到这作者的其他文呢,当个消遣放松也不错。我当时这么想着。
  众所周知,社畜的生活并不允许我被一篇不知哪儿来的小黄文绊住脚,就算公司是我家开的也不行。
  我很快把这事儿忘脑后了,重新精神抖擞地投入到工作和与狐朋狗友的快乐聚会中去。
  然而事实证明,当你想放过生活的时候,生活并不会放过你。
  我没等到L的回信,先等来了几天之后出现的第二篇小黄文。
  大大咧咧躺在我的手机备忘录里,续集,情节衔接流畅,描写香艳露骨。
  我觉得有些不对劲了,这回我可没喝酒啊,昨天的事儿记得清清楚楚,回来洗完澡就睡了。那这哪来的?总不能是我憋太久没撸自己臆想出来的吧。
  我打开手机浏览器的历史记录,没发现什么奇怪的小黄文网站。干脆打开电脑复制了几句小黄文里的内容搜索,跳出来一溜带十八禁图片广告弹窗的套娃网页,重合的红字没几个,倒是有不少我没见识过的少儿不宜名词。
  我怀着作死的好奇心万分后悔地点进了一个链接,接着冒着长针眼的风险控制自己的表情匆匆浏览过各种带着伦理称呼和非人类尺寸姿势的黄文大全,深感人类对工具应用能力想象力的丰富和变态程度的无下限,这他妈看了能硬?不吓萎了我就管他叫爹。
  我怕再看下去病毒可能会报废我的电脑和大脑,赶紧点开L以前给我安的杀毒软件,不知道里面写的什么程序,检测的同时它开始播放金刚经,力求同时给我被玷污的电脑和心灵杀毒。我怀疑它是检测到病毒来源的网页类型才这么干的,我被包围在“般若波罗蜜”中,深感自己六根不净罪恶深重,仿佛下一刻就能坐化飞升。
  我在四大皆空中冷静下来,重新打开手机备忘录,里面「我」重遇美人后两人一拍即合的激烈战况描写是如此正常,「我」情意深深,美人儿含羞带怯,洗涤了我重金求的没看过的眼睛。
  可它写的再好,也不能掩盖它两次凭空出现在我手机里并且搜不到来源的事实。
  作为一个坚定的现代无神论者,我并没有古代话本里赶考书生跟莫名出现的艳丽女鬼春风一度的色心和胆量。
  那这小黄文八成是不知道谁盗进我手机端搞进来的,我摸着下巴,百思不得其解,这年头,到底是色情文学行业竞争激烈到需要自学黑客技术来营销了,还是商业对手放弃了挖墙脚盗窃信息竞标内定绑架敲诈勒索恐吓等一系列合法非合法手段,改用这种隐藏证据委婉到让人摸不着头脑的方式了?怎么的,合着难道是想通过让我阅览小黄文一硬擎天对字狂撸精尽人亡来暗杀我这个竞争对手?
  那这家公司的老总一定脑子很有趣。
  我惋惜地看着手机里毫不知情的小黄文,它们那么无辜又可怜,都因为跟了个脑子有趣的主人,连自己是在披着“最后的马甲”都不知道。
  我已经不是每天都要起来换内裤的年纪了,小黄文对我的吸引力也早从异极磁铁变成了路边野花,这两朵不过尤其好看一些。
  可惜它再娇艳,又能给谁看呢,注定得毁在不近男色的方丈L手里。
  拿起电话的那一瞬间,我有种痛惜英才的感觉。
  我第一次发现自己的手机备忘录里多了一篇莫名其妙的东西,是在两个月前的一个周六中午。我从上学的时候开始,就有把重要事情和日程记在备忘录里的习惯,小到考试大到酒局,以便用来提醒自己留出足够时间充分准备。那天前一晚夜里公司有应酬,我被摁桌上…


第02章
  我掐着点给L拨了个电话过去。
  时间选的很好,遵循昼伏夜出作息的高手正处于刚清醒还来不及暴躁的边缘。
  我抢在他骂人之前开口:“你听我说,我上次给你讲那个,我手机可能是被人动过了,不知道泄露了什么信息,你醒了尽快帮我追踪一下谢了下次请你吃饭!”
  然后迅速挂了电话。
  开玩笑,高手的起床气不应该是我等凡人承受的。
  挂完电话,我点开微信回完消息,要退出来时看到自己的微信昵称明晃晃一个“卓”字,无意识地皱眉,总觉得有种难言的怪异。
  我只有这一个微信号,私人和工作都挂在上面,按理说……我记得以前是直接用全名“卓祭”的,什么时候换成这个没头没脑的单字姓都记不清了。我愣了一会儿,不知怎么想的点进了自己的朋友圈主页,头像下面有句很小的签名。
  “PrinceandRose.”
  小王子和玫瑰花。
  我盯着这句话,只觉得熟悉的很,又什么也想不起来,头痛了半晌还是一脸懵逼,干脆随手发给孙少问他有没有印象,结果这厮转头截图到了我们几个狐朋狗友的微信群里,里面瞬时就炸开了锅,纷纷关爱我怎么突然转了文艺童话风,是看上个傻白甜还是突然喜当爹。隔着屏幕都掩饰不住追寻八卦的兴奋,我觉得迟早有一天我们几个会互相气死对方。
  我没理会群里的刷屏,愤愤把群名改成了“卓爹不肖子孙”,手机往床上一扔,去厨房拆了瓶冰镇菠萝啤祛火。
  两种意义上的。
  窗外阴沉沉的,是个雨天,从楼上看下去小区里的树枝被风刮得东倒西歪,没什么人,只看到一道灰色的身影,应该是出来倒垃圾的住户,八成是新搬过来的,撑着伞转了半天都没找到地方。我看的有点好笑,刚打算打开窗户提醒他一句,就看到他被手里的伞带着踉跄了两步,没拉住,那把伞以一个扭曲弯折的姿势被风卷走了,露出个瘦削的身子。
  我头一回见识到真正的人差点被风刮走,他看起来也是一幅茫然的样子,看看手里的垃圾袋又看看天边的伞,愣在原地不敢置信。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