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现代耽美>

想要什么就乖乖说出来

作者:神魔恋 时间:2021-02-08 09:07 标签:短篇 双向暗恋
一个小M受,自挖陷阱,被拆吃入腹。
  1V1 HE  双向暗恋 变态X变态

第01章
  许凌初觉得自己被人跟踪了。他没有太多的证据,但这几日总觉得有股视线胶着在自己身上。
  无论他是去工作,还是去超市,还是在回家的路上,那股视线都一直牢牢地锁在他身上,带着窥探,又像是一丝警告,让他害怕不已。
  他想找人交流这件事,但……又很难说出口。
  此时此刻,他在商场,再一次感受到了那股视线。他的脊背出了一层薄汗。周围满是人群,他壮起胆子,目光扫向不远处,试图找出那个视线的来源。
  突然,有人冲向他,一个高大的男人,猛地从他身侧撞向他,冰淇淋弄脏了他的衬衫,搞得他狼狈不已。那人没有道歉,转身就跑掉,在人群当中穿梭,很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许凌初看着那人迅速离开时的背影,害怕得毛骨悚然。
  他几乎是立刻就认出了,那是他曾经写过的一个角色。靠着冰淇淋把主角的衣服弄脏,然后诱哄着主角,骗到一处商场的更衣室,接下来两人之间发生了不可描述的事。
  他记得那个角色的特征,穿了一件墨绿色的夹克衫,头上戴了一个黑色的鸭舌帽。
  这个角色在性癖上很残忍,非常粗暴,对主角进行过各种羞辱。
  但许凌初写的时候并不觉得,他甚至还因为过于喜欢那个情节,把那个场景画出来了,大获好评。
  现如今,这一连串的巧合事件,让他就连站在人群当中都害怕得瑟瑟发抖。他更愿意相信,他被人跟踪了,而且跟踪他的人,是看过他小说的人。
  许凌初差点要哭出来,他立刻打电话给了自己没有血缘关系的哥哥。
  电话很快就被接通,对方温和的声音传来,“初初,怎么了?”
  “哥,我好像是被人跟踪了。”
  “你在哪?”
  许凌初报了商场的名字。
  电话里的声音深沉又带有磁性,很快安抚了许凌初的情绪。
  “就站在靠近门口的那个柜台,哪里都不要去,我很快就来。”
  许凌初觉得自己很没用,但他太害怕了,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给许凌云打电话。他精神非常紧张,乖乖按照许凌云说的,站到了那个柜台旁边。
  他的脸色不好,神情很是狼狈。
  柜姐关心地询问道:“先生,您没事吧?”
  许凌初摇摇头,低垂着眼眸只敢看自己的脚尖。他在想,要怎么和许凌云解释。
  他只能说被人跟踪,但不能提小说的事。那么羞耻的东西,他说不出口。而且,一旦他说了,许凌云一定会看,看过以后,就一定会对他彻底失望。
  许凌初有自己的秘密,他喜欢被粗暴地对待。他在小说里写的主角所遭遇到的那些事,都是他渴望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而他希望粗暴对待他的人,正是许凌云。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许凌初的心理压力越来越大。他了解自己的哥哥,恐怕许凌云第一时间就会调查监控,并且很快就会注意到那个拿冰淇淋故意撞到他的人。
  那个人实在太可疑了,明明撞到人了,却什么都没说,毫不迟疑地就掉头跑掉。
  如果真的被哥哥找出来那个人,哥哥不就会知道小说的事了么?
  一想到许凌云一贯的作风和手段,许凌初咬着嘴唇,开始后悔起来。他不该这么急着打电话的,他当时太害怕了,本能地就找上哥哥了。
  就在他不停纠结的时候,一只手臂搭上他的肩膀。
  许凌初抬头去看,发现是许凌云,他的哥哥,正面带微笑,温和地看着他。
  “初初,我送你回家。”
  许凌初强装镇定,打算把这件事糊弄过去。他勉强笑了笑,对着许凌云说道:“我刚刚,是有点小题大做了,这几天没休息好,总是神经敏感。”
  “先回家。”许凌云脱下自己的西装外套,搭在许凌初的肩上,试图遮盖住隐隐透出肌肤的那部分被湿透的衬衫,以及狼狈不堪的冰淇淋痕迹。
  他的语气很温和,却不容置疑。
  许凌云鲜少有这样的强硬态度,几乎像是在命令,许凌初听了,身上却有些发软。他压抑着内心里那股难言的快感,最后乖乖被哥哥带到停车场,坐上车。
  在车里,许凌云又恢复了往常的温柔神色,关心地问道:“冷不冷?”
  其实只是一点冰淇淋蹭湿了衬衫而已,哪里就会冷了呢?但许凌云总是这样小心翼翼和他相处,仿佛亏欠了他什么似得。
  许凌初从不觉得由哥哥掌管家里的那些生意是亏欠他了,相反的,他觉得哥哥很辛苦,而他是个没什么用的人,帮不上任何忙。
  因着西装外套的缘故,他身上都是哥哥的味道,许凌初脸都有些红了。
  他怕两人在车内继续独处下去,他会做出失去理智的事,于是要求许凌云开车。
  “回老宅好不好,初初?”
  许凌初摇头,他不想回去那里。
  “还在生我的气么?我已经把他赶走了,他再也不会出现在你面前。”
  其实不是因为上次那个无礼的人,他只是很难在许凌云面前隐藏住自己的秘密,索性就搬出去,自己住。
  “初初……”许凌云叹了口气,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开车朝着许凌初的公寓开去。
  一路上,两人都没再说话。
  许凌初是不敢开口,这样密闭空间下的相处,让他浑身颤栗,他怕自己泄出的声音会被听出怪异。
  许凌云,则是一惯的沉默。
  到了公寓门口,许凌初几乎是落荒而逃地下车,连西装外套都忘了还。
  他进到自己的公寓,关上门,这才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西装外套从他肩头滑落。他蹲坐在玄关处,倚靠着门板,忽然有一些想哭。
  为什么只有他,这么病态地依赖哥哥呢?哥哥恐怕一辈子也无法理解他的感情。
  他拿出手机,给许凌云发了短信。
  “是我这两天心情不好,故意找你的。没有人跟踪我。”
  “好的,你什么时候想回家就告诉我,我去接你。”
  第二天一早,许凌初出门的时候在门口发现了一个包裹。
  他立刻神经敏感地眼皮一跳。
  长长的楼道内并没有任何声响,没有人影,几个监控摄像头黑洞洞的,照向这个方向。
  许凌初心里害怕,但还是把那个包裹搬进屋内。
  他不能再继续示弱下去了,如果他真是被什么变态读者缠住,他不会一直让这个人觉得他好欺负。
  他戴上胶皮手套,做好防护,打开了那个纸箱。
  里面满是奶油喷罐。
  许凌初脸色难看起来,这是他在小说里面写过的一个主角最爱的东西,是另一本小说。
  奶白色的奶油,衬在肌肤上看起来色/情无比。主角全身赤|裸,只穿一件围裙在厨房做蛋糕,一边做,一边被人从身后狠艹。撞得满身都是奶油,屁股里面也都是满满的浓白色液体。
  许凌初回国不久,他一共只写过五篇小说,都是很短的故事。出版都是限制级,文字所配的插画,全部是他亲手画的。
  每一本的销量都不错,但许凌初并不是为了钱。他不缺钱,他只是憋闷得太久了,把那些当做是一种情感宣泄。
  他隐隐有种感觉,剩下三本小说里的内容,那个变态跟踪狂也一定会以这种方式提醒他。
  许凌初迅速打包了几件行李。他不能再继续住在这里了。原本他以为这里的安保系统很强,毕竟房租和物业都很贵,但现在看来那个跟踪狂已经出入自由了。
  他最后拎着行李箱,打车去了自家产业下的一间酒店。他在那里有一间套房,是许凌云固定留给他住的。
  如果他连住在那里都阻挡不了被跟踪,那跟踪他的人身份也就很可疑了,必定不是什么普普通通的人。
  那座酒店在市中心最豪华的地段。顶楼的套房私密性很好,都是专人清扫,绝不可能被混进去奇怪的人。尤其是许凌初去,一定会被重点关照。


上一篇:醒川

下一篇:岁岁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