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现代耽美>

染水

作者:音爆弹 时间:2021-02-22 09:39 标签:短篇 甜文
温柔腹黑强控制欲攻×傻白甜童养媳受

  今晚白瞬有约在外,所以晚饭是曲池一个人吃的。
  当接近白瞬说好的回家时间时,他又去了一趟厨房,给白瞬准备果汁。
  白瞬的酒量向来不错,他没有见过白瞬喝醉的模样,但是喝多了酒总会不适,能有些缓解也是好的。
  曲池经验丰富,榨好的橙汁甜度正合适,端着杯子出来的时候,他没忍住拿到嘴边尝了几口。
  白瞬开门走到客厅时,就见他捧着自己的杯子,因为不想喝掉太多,所以小口小口地抿,仿佛一只偷喝水的猫咪。
  没尝够,曲池还舔了最后一口,这才把杯子递给他。
  那淡粉的嘴唇上还残留着被水分润湿后的光泽,白瞬眯眯眼,对他说:“小池,过来一点。”
  曲池不明所以,依言凑近,白瞬伸出手,纤长白皙的手指摸上他的唇角,不紧不慢地抚过,在嘴唇上逗留两秒,感受尽了那触感才收回。
  “喝到嘴角了,我帮你擦掉。”
  白瞬道。
  尽管唇边并没有这样的感觉,但曲池不疑有他,毕竟眼前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白瞬在沙发上坐下,他也坐下,目视着白瞬喝完,耐心地等待了这一段时间,觉得时机成熟了,这才问:“哥哥有没有谈过恋爱?”
  这问题来得突兀,猝不及防,白瞬的手顿了一下,低头看他,过了一会儿才回答:“没有。”
  他很明显地思索了一下,又问:“那哥哥想谈吗?”
  白瞬凝视他,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说话,曲池原本心情平静,但被他看着看着,却不知为何紧张了起来,揪住他的袖子,追问:“想吗?”
  在这一瞬间,白瞬几乎想要抓住他的手,用实际行动告诉他答案。
  但现实是白瞬笑了笑,反过来问:“小池怎么突然问这个?”
  曲池将缘由和他细说了一遍。
  白瞬听后挑了挑眉,又问他:“所以说我是小池的参考对象?”
  明明自己才是来求问的,却反被问了一个又一个问题。
  但曲池早已经习惯这种模式,所以点了点头:“嗯。”
  “如果我说想的话,你要怎么办?”白瞬道。
  曲池考虑了一下,说:“那我也会试着找个女朋友。”
  他只是想找件正常的事情做,谈女友对他而言是和逛街、聚餐、玩游戏没有差别的东西。
  但他说完之后,白瞬却突然唤了他一声:“小池。”
  他再抬头,就看见白瞬的笑容收了起来,表情也变得严肃。
  “你想谈恋爱只是因为别人这样做,所以你也要这样做,是不是?”白瞬问他。
  这就好像他做了什么错事,所以哥哥要责问他一样。
  曲池的神经有点儿绷了起来,眼神闪烁了两下,老实回答:“是……”
  “谈恋爱是双方对彼此付出感情的过程,不是小孩子过家家,不是可以想做就做的事情。”
  白瞬直视着他,那双眼睛没了笑意,一下就变得冷酷威严,“不喜欢对方就谈恋爱,你要做这种不负责任的人?”
  曲池根本没有想到这一层,面对哥哥的责问瞬间就乱了阵脚,无措地低头摇了两下,很没底气地说:“对不起。”
  见他认错,白瞬的语气又软了下来:“小池,我说这些不是要骂你,只是希望你能考虑清楚再做事。”
  曲池当然知道,从小白瞬就是他的引导者,说的话、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好。
  他有点儿羞愧,手在裤子上抓了几下,这次想的时间久了一点,才小声开口:“可是我不知道喜欢是什么感觉,这怎么办呢?”
  他的视线还放在自己的手上,忽然之间,视野内进入了第三只手。
  白瞬的手比他的大了一圈,只是放上去就完全覆盖了他的右手,安慰一般地拍拍他,他放松了,白瞬才说:“这个问题要解释的话很复杂。”
  另一只手触到他的下巴,让他抬头,直直对上白瞬的脸。
  哥哥是心机boy


第一章
  一直到冬天,曲池才和自己的新大学朋友有了第一次的聚餐。
  他入学三个半月,只有最初的半个月住了宿舍,和舍友的感情都没有培养热乎,就急匆匆地又搬了出来住进白瞬的公寓里。
  此后的三个月,除了上课以外,他一直就忙于为白瞬做饭、监督白瞬睡觉、作为白家养子陪同白瞬出席各种宴会、在周末陪同白瞬一起休息。
  到这个周末,他才难得有了空闲的时间,接受了同学的邀约。
  聚餐的地点在一家中餐厅,厨师就手艺而言还不及曲池本人,菜品上桌只吃两口,他就不由自主地挑出了其中的毛病:食材不够新鲜、火开得太大、煮得过老。
  他不是挑剔的人,只不过白瞬的口味刁,所以他总情不自禁注重这方面的问题。
  毛病挑过之后,曲池还是老老实实把夹到碗里的都吃光了,正咬着筷子想晚上该做什么饭时,同学的话题丢到了他头上。
  “盯着菜干嘛呢?想吃就接着夹呗,害臊什么!”
  坐他身旁的前舍友乐呵呵地用手肘撞他一下,曲池连忙把筷子从嘴里拿出来,险些撞到牙齿。
  他看了看桌上其他的人,都笑吟吟地望着他,曲池不知为何有点不好意思,又把筷子放到碗上:“没有,我只是发呆。”
  前舍友问:“难得来一次还发呆?想啥呢?”
  “嗯……”曲池老实回答,“想晚上吃什么。”
  顿时满桌人哄堂大笑,坐他正对面的女生笑得最为开心,笑到搭着朋友的肩膀喘气,喘完又转回头来看他,弯着眼睛说:“要不我们再给他点两个菜吧,这连晚上的都惦记上了。”
  曲池忙说:“不用……不是,我只是在想晚上给哥哥做什么饭。”
  他从宿舍搬出去的时候舍友问过他理由,他自然是老老实实回答了,哥哥工作太忙,他想要搬过去照料哥哥的生活。
  在这之后的时间,几乎每次有人约他,他也都是以哥哥为理由拒绝。
  纵然大学时同学关系不像高中时那样紧密,但因为曲池长相好看,想约他的人不在少数,久而久之,哥哥竟然也成了同学中广为流传的一个梗。
  前舍友拍了拍他的肩膀,感叹:“看你也不像什么家庭贫困兄弟相依为命的样子啊,怎么成天围着你哥转啊?”
  曲池愣了一瞬,回答说:“因为他吃不习惯别人做的菜,所以一般都是我给他准备。”
  前舍友道:“不是这个问题吧,那做饭以外嘞?之前就算是周末你不也经常没空?”
  曲池说:“周末他经常有事会找我,教我东西或者带我去玩……”
  “那上次我们约你晚上出来呢?”其他人插嘴,“那时间又不是饭点,而且你也说没别的事要做啊。”
  曲池眨了眨眼睛,回想了一下他们说的那一次,最后诚实地说:“因为哥哥说太晚了自己出门不安全。”
  全场安静了几秒钟,有几个人按捺不住发出憋笑的声音。
  曲池略有些茫然,左右看了看,最后还是前舍友搭住他的肩膀,感叹一句:“你这哪是正常男大学生过的日子啊。”
  聚餐将近尾声时,曲池第一个提出要走,因为他看了一眼手机,白瞬来接他,已经快到地方了。
  天气已经转冷,曲池下楼的时候觉得手有些冰,抬起手来拢在一起吹了吹。
  掌心暖和了一点,他就开始发呆。
  前舍友那句话还在他脑内回荡,在这之前他从没有觉得自己的生活有什么不对。
  正常大学生过的日子是怎样的?
  车驶到他面前了,他也没有意识到。
  车窗缓缓降下来,曲池回过神时,车内青年正侧着头,温和而耐心地看着他。
  青年生了一双黑得深沉的眼,若他不笑,恐怕一眼就能看得人心底发慌,但只要他眼睛微弯,他便由内而外地散发出一股引人亲近的气质。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莽撞话术

染水

上一篇:反咬

下一篇:不合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