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耽美

假惺惺

作者:刘水水 时间:2022-08-15 10:54:28 标签:年下 都市情缘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

  徐恪钦x郭啸

  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

  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

  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

  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

  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

  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

  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

  攻比任何一个欺负过受的人都过分,但是没有追妻火葬场

 

第1章

  徐恪钦x郭啸

  盛夏,火辣辣的骄阳炙烤着大地,热风拂过枝叶发出沙沙的声音,荫蔽在枝头的知了吵得不可开交。

  笔尖划过试卷,只留下了一道凹槽,徐恪钦甩了甩手里的签字笔,再次往试卷上书写,依旧没有墨水出来,笔芯里没墨了。

  房间门紧闭,家里静悄悄的,徐恪钦瞥了眼书桌上的闹钟,已经到了吃饭的时间,他妈妈从昨晚出去,到现在都没回家,午饭只有他自己解决。

  他蹙着眉头看着从窗帘缝隙里透进来的阳光,他实在讨厌夏天,接近四十度的高温,让人做什么事情都恹恹的,空调吹太久,他脑袋疼,电风扇嗡嗡作响,又太吵了,只是坐在家里学习,后背都能渗出一层汗来。

  这种天气,自己还得去买笔芯,而且他的自行车还出了点毛病,车胎被路上的玻璃碎片划破了不说,车链子也老掉,他还在犹豫,到底是买辆新的,那还是拿去巷子口维修。

  这种无聊的日子,枯燥、乏味,并且很烦。

  徐恪钦抓起桌上的钥匙站起身来,又从柜子里翻出遮阳伞,刚锁上家门,从楼下传来“哐当”一声。

  他往前走了一步,垂着眼睛朝楼下看去,几人将一个人围着中间,而他的自行车,就倒在一旁。

  他忽然想起来,他用不着冒着大太阳去买笔芯的,不是有郭啸吗?

  “你完了!”有人忽然高喊了一声,“你把徐恪钦的自行车压坏了!”

  郭啸回头看了眼旁边的自行车,前轮的位置确实是压弯了,可刚刚要不是有人推他,他根本不会撞到徐恪钦的自行车。

  他没有多解释,反正也没人听他解释,听到徐恪钦的名字时,他下意识朝二楼看了眼,正好看到徐恪钦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们。

  冰冷的眼神不带有一丝温度,在这炎炎夏日,让郭啸冷不丁打了个寒颤,围着郭啸的几个人也顺着他眼神的方向看了过去,见到徐恪钦站在楼二时,立马做鸟兽散。

  “走了走了!”

  大家不愿意惹徐恪钦,一是因为徐恪钦的东西很贵,搞不好就抵他们父母一个月的工资,碰坏了赔不起,二是这么有钱的人家,会住在化工厂的宿舍楼里,已经够引人非议的,加上徐恪钦的妈妈老是跟不三不四的男人在一起,总觉得徐恪钦家里的钱来的不正经,怕惹上病,三是徐恪钦本来就不好惹,长得眉清目秀的,极具欺骗性,揍人的时候下手特别狠不说,还会给你来阴的。

  别人都跑了,就剩郭啸这个傻子还杵在院子里一动不动地跟徐恪钦对视,不是他不想跑,他就住徐恪钦家隔壁,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筒子楼一侧正对太阳被晒了一下午,徐恪钦站了不到一分钟,整个人像是被关在了蒸笼里一样难熬。

  他朝郭啸勾了勾手指,声调不高不低,刚好传到郭啸耳朵里,“上来。”

  郭啸从地上爬了起来,又给徐恪钦的自行车扶正,怀着忐忑的心情往楼上走,楼道里的凉意吹不散他心头的慌张,拐过二楼拐角时,看到了徐恪钦有些不耐烦的脸。

  “你爬上来的?”徐恪钦被晒得有些沉不住气了,语气很不和善。

  感觉到徐恪钦的不耐烦,郭啸想跑快点,一紧张,同手同脚地跑到了徐恪钦跟前。

  他磕磕巴巴地解释,“有人推我…我不是故意的…我跟我小姨要了钱…再给你修吧…”

  徐恪钦瞥了他一眼,转身开门走了进去。

  郭啸没敢跟着进去,伸长了脖子朝里张望,他在想,徐恪钦不是去拿买自行车时的收据了吧?果然,只想要修好肯定过不去徐恪钦那关的,一想到徐恪钦什么东西都贵,郭啸叹了口气,他已经想好去哪儿发传单了。

  谁知徐恪钦从房间出来时,手里拿着根用完的笔芯和零钱,他将笔芯零钱往郭啸面前一递,“去给我买笔芯,这个牌子,这个颜色,这种笔尖的大小,其他的我不要。”

  “哦…”郭啸有点懵,还是接过了笔芯和零钱,他迟疑了一下,“那…自行车怎么办?”

  “把笔芯买回来再说。”

  郭啸哪儿敢跟徐恪钦讨价还价,二话不说往楼下跑,出了化工厂大院,再穿过一条巷子,巷子口就有卖文具的小店。

  郭啸不是第一次给徐恪钦跑腿,他早就学乖了,在货架上再三确定,直到买到的笔芯和徐恪钦想要的是一样时,他才付钱往回头。

  浑圆的太阳像是定位雷达似的,郭啸跑到哪儿晒到哪儿,一来一回,硬是一点遮阴的地方都没有,跑到徐恪钦家门口时,他已经满头大汗,狼狈至极。

  “买回来了。”郭啸喘着粗气将笔芯递给徐恪钦,笔芯的包装纸被他攥得皱皱巴巴不说,掌心的汗水也沾在了上面。

  徐恪钦面露嫌弃之色,连手都没有伸,郭啸明白他的意思,掌心在衣服上擦了擦,又小心翼翼地将包装纸打开,隔着包装纸把笔芯从里面推了出来,徐恪钦这才赏脸抽出笔芯。

  帮徐恪钦做完事,郭啸还记得自行车的事呢,“我真不是故意的,是有人推我,我没站稳才压到你的自行车。”

  他是个老实人,不会耍心眼,跟徐恪钦解释,不是为了推脱责任,该赔的他肯定赔,但也不想自己不明不白的让徐恪钦误会。

  修自行车没意思,重新买自行车也没意思,在这一刻,徐恪钦脑子里有别的想法,他瘪了一下嘴,“谁推的你?”

  “啊?”郭啸被他的问题弄得猝不及防。

  “你不是说有人推你?谁推的你?说出来,就不关你的事了。”

  郭啸眨了眨眼睛,刚人那么多,谁朝他伸手,他还是有感觉的,只是…

  “谁?你不知道吗?”徐恪钦咄咄逼人地跟郭啸对视,甚至拿价格半威胁道,“我那自行车是进口的。”

  一听“进口”两个字,郭啸便猜到不便宜,他不敢看徐恪钦的眼睛,抠着衣角,眉头紧蹙,最后磨磨唧唧说出一个名字,“康平…他推的我…”

  徐恪钦听到答案后,随即垂下眼眸,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又折回房间,再出来时,手里拿着东西,“走。”

  “去哪?”郭啸低着头仔细端详,徐恪钦猛地站在原地,他这才看清徐恪钦手里的东西,是发票。

  徐恪钦回头,眼睛里似乎很兴奋,“你不是说是康平吗?我们去找他。”

  郭啸几乎能料到之后发生的事情,他冲到徐恪钦跟前,“等等…别这样…”

  不管怎么说,是自己压坏徐恪钦的自行车。

  徐恪钦笑得很随意,“你要帮他赔吗?”

  说罢,他将发票递给郭啸看了一眼,郭啸看到价格时,吓了一跳,他知道徐恪钦的东西贵,但没想过一辆自行车能到五位数。

  看着郭啸吓傻的反应,徐恪钦笑容更加肆意,“赔不起还出头,真有意思。”

  徐恪钦这人…睚眦必报,不会让任何人占一丁点儿的便宜,哪怕是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他都会不动声色地闹得鸡犬不宁,哪怕只是一旁看热闹的路人,都可能被无辜卷进来。

  去敲康平家门时,是康平妈来开得门,一见是徐恪钦,她脸色不大好,“有事吗?”

  徐恪钦大概是太兴奋,都懒得跟多客气,喊了声“阿姨”之后,便说明来意,“阿姨,我来跟您算算我自行车的钱。” Fxsw.org

推荐文章

卑微情人

春潮夏至

国家队男团出道了!

和律师分手的正确方式

有丝热爱

野性难驯

偏要勉强

危!我打赏的女主播变成霸总啦!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假惺惺

你什么态度

人善被人妻

向阳花

不浪漫罪名

引狼入室

老街

你不对劲

上一篇:卑微情人

下一篇:烟草玫瑰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这看了真的不会心梗吗
这样的感觉很像古早的大叔受,就是小攻长得漂亮,不停地虐大叔,大叔呢超级爱小攻,无论被怎么对待,都死心塌地。
匿名 的原帖:
想起来墨麒麟和易人北对我的心里伤害
匿名 的原帖:
擦 受到一万点攻击 易人北啊我忘不了忘不了啊马夫这辈子都忘不了忘不了
匿名 的原帖:
啊啊啊啊啊啊啊懂,久闻大名了,高中听同桌讲过大概剧情我人都傻了
匿名 的原帖:
救命,我也啊啊啊啊啊啊啊,看过原著,回忆太痛苦了
匿名 的原帖:
啊这
匿名 的原帖:
马夫都算好的,天娜的十年心剧情才是最让我心梗的,念念不忘
这样的感觉很像古早的大叔受,就是小攻长得漂亮,不停地虐大叔,大叔呢超级爱小攻,无论被怎么对待,都死心塌地。
匿名 的原帖:
想起来墨麒麟和易人北对我的心里伤害
匿名 的原帖:
擦 受到一万点攻击 易人北啊我忘不了忘不了啊马夫这辈子都忘不了忘不了
匿名 的原帖:
啊啊啊啊啊啊啊懂,久闻大名了,高中听同桌讲过大概剧情我人都傻了
匿名 的原帖:
救命,我也啊啊啊啊啊啊啊,看过原著,回忆太痛苦了
匿名 的原帖:
啊这
!隔壁更了,这边也快了
匿名 的原帖:
隔壁是哪里?
匿名 的原帖:
旧站,一般都是旧站先更这边再更
匿名 的原帖:
可以分享一下旧站的链接吗?
匿名 的原帖:
首页上面有个备用网址点进去,旧站是腐小书
!隔壁更了,这边也快了
匿名 的原帖:
隔壁是哪里?
匿名 的原帖:
旧站,一般都是旧站先更这边再更
匿名 的原帖:
可以分享一下旧站的链接吗?
!隔壁更了,这边也快了
匿名 的原帖:
隔壁是哪里?
匿名 的原帖:
旧站,一般都是旧站先更这边再更
!隔壁更了,这边也快了
匿名 的原帖:
隔壁是哪里?
呜呜呜呜,管理大大什么时候更啊
!隔壁更了,这边也快了
很好,看到大家对这文意见高度一致,我放心的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