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现代耽美>

盛宠巨星

作者:浩瀚 时间:2017-12-10 19:55 标签:豪门世家  都市情缘  天之骄子  
朋友劝穆先成, 蒋宇性子过于锐利, 玩玩就算了,不适合养在身边。
穆先成养了,还一养很多年。
金主老攻vs明星傲娇受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豪门世家 天之骄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蒋宇




第1章
  蒋宇是在噩梦中惊醒,他坐起来的时候大脑还停在噩梦现场。他急切的想要抽烟,匆忙抓到床头柜上的烟盒。猛一用力,烟盒被撕裂开来,烟散落掉在了酒店的地毯上。
  凌晨的微光从窗户玻璃落进来,蒋宇看着地上散落的烟,迟疑了大约半分钟。他拿起烟擦亮火柴点燃香烟。二氧化硫的刺鼻味道在空气中弥漫,他像个毒瘾发作的瘾君子,身体陷在柔软的被子里,灵魂浮在空中。
  烟雾飘散,浮浮沉沉,渐渐淡去。
  越来越多的光涌进房间,天终归亮了,无论他愿不愿意接受,都是新的一天。
  烟抽完,蒋宇把烟头掐灭在手心,灼烧的痛感让他清醒。他从枕头下翻到手机开机,一瞬间,提醒蜂拥而至,蒋宇甚至还没看清手机屏保刘哥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蒋宇捏着滚烫的烟头,沉默了片刻,接通电话,“刘哥。”
  “你在什么地方?”刘哥本名叫刘峰,蒋宇的经纪人。也是他所签经纪公司的合伙人,签约的时候挺能忽悠,实际上没有什么能力。
  “酒店。”
  电话那头短暂的停顿,刘峰说,“哪家?”
  蒋宇抽纸巾擦干净手上灰烬,曾经他拍过一个手的特写镜头,营销号还炒了一波娱乐圈最美的手。除了那天拍摄的摄影师,没人知道他只有手背能看,手心全是伤。蒋宇下床赤脚走到了窗前,光明撕裂黑暗,天已大亮。
  遥远处的天边大片大片耀眼的朝霞,今天会是个好天气。
  “我现在过去接你,去跟李总道歉。”刘峰接着说。
  蒋宇身上的白衬衣已经皱巴,扣子也松松垮垮。他抬起下巴微眯了眼,光落在他精致的五官上,他扯起嘴角,嗓音因为抽烟而沙哑低沉,“怎么道歉?洗干净屁股给他操?”
  “你?”刘峰的火气徒然上涨,“蒋宇,你现在有第二个选择么?你有没有想过你的处境?你能不能别任性了。”
  没有,他现在根本就没有选择。
  “菲亚酒店1706。”蒋宇打开了窗户,凛冽的寒风像利刃,刮在他的皮肤上。蒋宇深吸一口气,凉到了四肢五骸,他依旧是那副懒洋洋的模样,“过来帮我带件羽绒服。”
  刘峰没有说话,他犹在气愤中。蒋宇撇了撇嘴,又吐出了一个字,“冷。”
  刘峰:“……”
  “我等你。”蒋宇挂断电话,手机扔到桌子上转身进了浴室。
  白衬衣黑裤子,单薄的布料在这个零下十几度的城市,冷的他骨头都僵了。蒋宇揉了揉脸,他就不应该打开窗户吹风,简直有病。
  刘峰来的很快,且气势汹汹。
  蒋宇刚洗完澡,头发还湿着,他赤脚踩在地板上,水顺着黑色的发丝落进了衣服里。精致的五官始终淡漠,漂亮的冷眸注视刘峰。
  “刘哥。”
  刘峰盯着蒋宇,阴沉着脸把袋子扔过去,“你敢打李总,真他妈出息了,还敢关机让我找一夜。”
  蒋宇接过袋子抬头,黑眸里见了笑,“谢谢刘哥。”
  刘峰一窒,声音卡在嗓子里,蒋宇这笑直男都能弯了。丝质衬衣湿了大半,松松垮垮套在他身上,领口散的很大。露出偏白的肌肤,锁骨纤细漂亮。
  蒋宇的外在条件非常好,这也是刘峰会签他的原因。蒋宇也确实用这张脸刷到了机会,年前蒋宇因为外貌拿到了一部网剧的男四号,非常不起眼的角色,偏让他给演活了。网剧大爆,蒋宇也因此身价翻倍。跻身于小鲜肉行列,圈了一票女朋友粉。
  李总就是在这个时候看上了蒋宇,李总的性取向在圈内不是秘密。他选情人的标准更不是秘密,他喜欢清冷挂,蒋宇又是这个类型里的极致。
  李总和刘峰接触了两次,意思非常明确,他想睡蒋宇。圈内这种买卖不算少,李总这个人格局虽然不行,但人脉还是有,毕竟大小李兄弟在娱乐圈拥有半壁江山。蒋宇如果跟他,前途一片光明。
  其中利益,稍加衡量,刘峰便毫不犹豫的把蒋宇推了出去。
  昨天的电影节,原本蒋宇是没有资格参加,他是靠着李总的关系走了红毯,漂漂亮亮的露了个脸。刘峰连夜通知公关写好稿子打算炒一波,谁知道节外生枝,十一点接到李总那边的威胁电话,蒋宇把李总给打了。
  李总暴怒,刘峰被训的孙子似的,蒋宇手机关机找不到他。一夜之间,天翻地覆,蒋宇得罪了李总,前途尽毁。
  “你到底怎么想的?”刘峰看蒋宇换衣服,深吸一口气,“我们能得罪李总么?你怎么就敢把人打了?”
  蒋宇穿上牛仔裤套上了毛衣,惨白的嘴唇才有了点血色,“我不喜欢男人。”
  “这是你喜不喜欢的问题么?你是男人,大丈夫能屈能伸,眼一闭就过去了。”刘峰很佩服蒋宇现在还能这么淡定,不知道他是真不怕,还是无知者无畏,“大小李在圈内的地位,攀上他们前途一片光明你懂么?现在你把人打了,你想过结果么?李总会要你的命。”
  蒋宇拉上羽绒服的了拉链,坐在沙发上又点了一根烟,冷峻面容昏暗不明。
  “蒋宇。”刘峰对蒋宇给予厚望,却没想到蒋宇这么不上道,他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他叹口气,苦口婆心,“这个圈子就是这样,糊涂点日子就能好过,你明白么?”
  蒋宇咬着烟仰靠在沙发上,他看着天花板。在跟李越进酒店之前,他并不知道自己的任务是卖身,而且是卖给男人。很荒唐,却被这些人说的理所当然。李越对他动手的时候,他才反应过来,男人原来也能这么做。
  铺天盖地的黑暗,蒋宇也终于踏入其中了。
  刘峰对蒋宇的油盐不进异常愤怒,但又不能立刻撕破脸皮,耐着性子哄他,“你看这样行么?我现在拼着脸面不要,去求求人。你配合点,我们去跟李总赔礼道歉,能挽回多少算多少。”


第2章
  蒋宇把烟抽完,烟头摁进了烟灰缸划出一道黑色痕迹。他站起来脊背挺的笔直,一米八的身高挺拔凌厉,他居高临下看着刘峰,“道歉?怎么道歉?爬床么?刘哥,我不卖身。”
  刘峰站起来看着蒋宇,脸涨的通红,“一次换回一切,多少人挤破头想要做,你并不吃亏。”
  蒋宇扬起嘴角轻笑,男人在这种事上确实没有叫屈的资格,但他恶心,“打都打了,有本事他打回来。”他停顿几秒,敛起了笑,又恢复那副冷冰冰的模样,“至于其他,我做不到。刘哥,你也别逼我。”
  谎言被拆穿,只剩下不堪入目的肮脏,刘峰指着蒋宇骂道,“你这是烂泥糊不上墙!”
  蒋宇不置可否。
  刘峰甩门而去,巨大的声响,蒋宇又想笑了。这些人,鸡鸣狗盗的事,偏让他们整成了产业链条。
  李总想整蒋宇,确实不费什么力气,蒋宇实在太轻微了。他现在只有一只脚踏进这个圈,李总动下手指,就连腿把他给砍了。
  蒋宇的商业活动被全面叫停,他本来资源就有限,这样一整,一朝回到解放前。
  刘峰贸然骗蒋宇去卖肉,偷鸡不成蚀把米,现在面临李总那边全面打压,他分身乏术。蒋宇也懒得搭理刘峰,他在想出路。刘峰这个一半员工都是管理层的公司,着实让他没有待下去的欲望。
  出路没想出来,医院那边就打电话过来了,蒋然的主治医生姓谢,电话里语气严肃,“蒋然情况非常不好,你过来一趟吧。”
  蒋宇放下电话抓了件大衣直冲出门,他住的地方偏僻。当初蒋然买房的时候B市房价已经涨飞了。看了好几个地方都被价格吓回来了,唯一能买得起的只有这里。
  蒋宇在寒风中暴走五分钟没看到一辆出租车,他狠狠抹了一把脸。
  下雪了,风很大。蒋宇穿过两条马路才拦到一辆出租车,直奔医院。他的心紧紧揪着,疼的他喘不过气,他不敢想蒋然的身体会怎么恶化下去。
  半个小时的路程,蒋宇似乎过了整个世界。他把脸埋在手心里,他拼命压抑住颤抖。
  姐姐一定会没事,她会醒来,她不会舍得离开自己。
  出租车在医院门口停下,蒋宇塞给出租车司机一把零钱,拉开车门狂奔出去。他到的时候姐姐已经被抢救回来,她躺在病床上,紧闭着眼。头顶的呼吸机滴滴响着,蒋宇膝盖发软,他往前走了一步扶在床栏杆上。
  汗顺着他的眼角滑过,他松一口气。
  “蒋先生。”
  蒋宇回头看到姐姐的主治医生,他点了点头,“你说。”
  “她这种情况。”医生姓谢,戴着眼镜,他看着蒋宇,“拖着也是痛苦。”
  轰的一声,蒋宇脑袋里那根弦就崩断了。蒋宇反身抓着医生就按到了墙上,他死死抓着医生的领口。护士尖叫。蒋宇回神,他眨眨眼,松开医生,揉了一把脸低声说,“抱歉。”
  他往后退了一步,又深吸一口气,“对不起。”
  “我能理解你的心情。”谢医生说,“不过从医学角度来看,你现在的行为确实没有什么意义。等会儿你有时间去我办公室一趟,病人的情况有些复杂,你得做好心理准备。”
  蒋宇的手垂下去,他看着地板,一言不发。
  谢医生叹口气,拍了拍他的肩膀。一年前蒋然入院,艰难的撑到现在。蒋然的身体撑不下去了,多个器官衰竭。拖着只是家属的一个心理安慰,还有金钱的耗费。
  医生离开,蒋宇坐在病床前握着姐姐的手,她已经躺了两年。她愈加消瘦,身体以着肉眼可见的速度灰败。蒋宇把脸埋在她的手背上,他不知道该怎么办。
  病房门被推开,蒋宇迅速坐直,放下蒋然的手敛起了情绪。
  “蒋先生,卡上的钱不够了。”进来的是看护,她一直照顾着蒋然,她说着把单据交给蒋宇,“你去交一下吧。”
  蒋宇接过单子,“好。”
  看护看着蒋宇,欲言又止,蒋宇抬头,“还有其他的事么?”
  看护是个四十来岁的女人,笑了笑,说道,“也不是什么事,只是那个看护费用已经两个月没有结。我不是朝你要的意思,我——”
  蒋宇立刻明白过来,连忙说道,“我马上转账给你,最近忙给耽误了。”
  “谢谢。”
  蒋宇在路上把看护的钱给转过去,看护是个忠厚的人,她照顾蒋然也很用心,蒋宇不能亏待了她。去缴费的时候发现卡里余额不足,他换了一张卡依旧是余额不足。蒋宇这两年的收入不算很高,最赚钱的是那部网剧,但片酬蒋宇只拿到了三分之一,还有一部分刘峰并没有给他。
  蒋宇转身走出缴费大厅打电话给刘峰,刘峰一直没接,蒋宇有些烦躁,走到僻静的地方摸出烟点燃,再次拨通刘峰的电话。
  依旧是无人接听。
  天又飘起了雪花,纷纷扬扬。蒋宇把烟掐灭扔进垃圾桶,打算去找刘峰,忽然听到身后一个微弱的声音,蒋宇回头就看到摔在万年青草丛里的半大孩子,满脸的血。
  蒋宇大步过去抱起孩子直奔急救中心,七八岁的女孩,雪白的脸上鲜红的血十分刺眼。她还有意识,看着蒋宇的脸,忽的扯起嘴角扬起个笑,手便垂了下去。
  蒋宇脑袋里一片空白,这丫头可不能死在他怀里,立刻大喊医生,“快救这孩子!”
  急诊室的医生接过孩子,不知道谁喊了一声,顿时忙成了一团。蒋宇被推出了人群,医院的人应该认识这孩子,他们飞快的把人推走了,没有人来询问蒋宇。
  蒋宇抹一把头上的汗,希望女孩能平安。
  走出急诊室,蒋宇掏出纸巾擦手上的血迹。手机骤然响了起来,他拿出来看到来电是刘峰,接通了电话,“刘哥。”
  “大少爷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刘峰阴阳怪气。
  蒋宇也懒得跟他绕圈子,“刘哥,我好像还有一笔钱没到账吧?”
  “哦这个事啊。”刘峰拖长了声音,一锤定音,“现在没钱。”
  蒋宇掐了掐眉心,“我姐这边出了点意外,现在急需钱。刘哥,如果不是急事我不会跟你开,而且这个是属于我的合法收益。”
  “那你去赚啊,我手里确实没钱,合不合法你可以去法院告我。”刘峰说,“公司现在能不能撑下去都是问题,你问我要钱?你觉得现实么?”
  蒋宇的目光沉了下去。
  “蒋宇,你不是很傲气么?”刘峰实在气不过蒋宇这个脾气,大爷的不得了,从不衡量自己几斤几两重。
  蒋宇依旧沉默,打官司要钱可行,但他姐姐这边拖不了那么久。前方有车辆疾驰而来,蒋宇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走到了医院门口。连忙停住脚步,刺耳的刹车声,一辆黑色奔驰S系戛然而止。他抬头,后车门打开一个男人跨了出来。他穿黑色西装,身形高大,步伐凌厉。错身而过的时候,他看了蒋宇一眼。
  蒋宇的目光顿住,他快步而去。
  电话里刘峰还没放过蒋宇,“要钱没有,要命我有一条。”
  “刘哥。”蒋宇收回视线,这个人他认识,准确来说,蒋宇在财经杂志上见过他的照片。穆先成,TG集团的创始人,他怎么会在这里?
  蒋宇垂下眼帘,浓密睫毛落下一片阴影,他叹口气,声音低了下去,“没有其他办法了么?”
  电话里刘峰也在沉默,足有一分钟,刘峰骂道,“我欠你的,我上辈子可能杀了你全家。”
  蒋宇眯眼眺望远处,很想立刻就弄死刘峰。雾气很重,零星的雪花稀稀落落的飘。
  “我需要十万。”
  “钱我可以打给你。”刘峰说,“但你这次得听我安排。”
  蒋宇把擦血的纸团扔进了垃圾桶,他取出一支烟咬着,转身往回走,“要我干什么?”
  “徐少有个局,我安排你进去,你搭上徐少。”
  徐少?又要他去卖了。
  蒋宇在心里冷笑,但面上不动声色,他先应付了刘峰拿到钱再说。
  “行。”
  “下午你过来我们签个补充协议,以免你再发生小李总那样的事。”
  蒋宇舔过嘴角,没有立刻回应。
  “你答应了,我现在把钱给你转过去。”
  商朝末期有炮烙之刑,铜柱上涂油,下加火烧热,令罪犯在铜柱上走。蒋宇现在就犹如身陷此刑,脚下烈火,他却不敢离开铜柱。摔下去,粉身碎骨。
  “我答应。”蒋宇说,“我答应的事一定能做到,下午我去签补充协议。”
  “好,那我等你。”
  刘峰挂断电话不到十分钟,蒋宇就收到了转账信息,十万。
  他把烟掐灭,大步走向缴费中心。他不会放弃蒋然,无论有多痛苦,活着就是希望,死了就什么都没了。
  停止呼吸,尸体火化,从此,她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蒋宇留了看护的钱,其他全部充进蒋然的医疗账户。
  下午他去了公司一趟,签订补充协议。至于什么时候去见徐少,那得看刘峰通知,蒋宇现在是案板上的鱼肉,没有反抗能力。
  晚上B市的雪就下大了,大地被盖上了一层白色,蒋宇在蒋然的病房待到晚上八点。蒋然并没有发生奇迹,她躺着,对外界的一切都置之不理。
  晚上八点半,看护过来提醒,蒋宇也不能再待下去,他拿起大衣和起身离开病房。走出住院部,外面已经发展成暴雪。蒋宇抬头看茫茫天地,忽然不知道该怎么迈出脚。
  他站了很长时间,蹲下去把脸埋在胳膊里,深深的哽咽。
  谢医生告诉他,蒋然可能撑不下去了。
  寂静的雪夜,突然响起的电话铃声,蒋宇猛地抬头跟不远处站着的穆先成碰了个照面。他穿烟灰色厚呢大衣,手指上夹着烟,星火在雪中闪烁。
  逆光之下,他的目光沉邃静默。


第3章
  穆先成先收回了视线,他把烟掐灭接通电话,转身走离了现场。蒋宇听到他接电话的声音,低沉嗓音醇厚富含磁性,“明天手术,九点。”
  谁做手术?穆先成怎么在这里?蒋宇的尴尬并没有持续多久就变成了算计。穆先成,他想着这个人。
  穆先成绕过花园,转角处,衣角碰到树枝荡落积雪,纷纷扬扬。他走进了第三栋住院楼,那是贵宾区。
  夜恢复宁静,蒋宇站起来揉了揉膝盖,还看着那栋楼。蒋宇站了很长时间,肩头积满了雪。抬手揉了揉脸,手垂下去,扯起嘴角扬起笑,穆先成,他又念了一遍这个名字,今天第二次见他了。
  同一个人一天之内见两次,这很有意思,蒋宇收起笑,迈开腿大步走出医院。
  刘峰那边一直没有消息,蒋宇把大多数时间都放在蒋然身上,他守在医院等待着奇迹。蒋然若是能醒过来,哪怕代价是要他的命,蒋宇也愿意。
  奇迹始终没有出现,腊月二十,刘峰打电话过来通知蒋宇去S市。
  徐少在S开办他的生日宴会,场面非常铺张,邀请不了不少圈内人。蒋宇接到电话就直奔机场和刘峰见面,他这种昙花一现的小明星,不戴口罩都没几个人能认出来。
  刘峰看到蒋宇就开始唠叨,一直到上飞机,刘峰的声音滔滔不绝,“现在能克大小李的就是徐少,你只要和徐少攀上关系,大小李那都不算事。你明白么?我们这种没有背景的就要自己去找背景。”
  大小李兄弟的娱乐公司在圈内的地位不用说了,那都是人上人。可这位徐少也不弱,他有个牛逼的爹。这就造就了他猖狂的资本,纨绔子弟的游戏无外乎吃喝玩乐。他和大小李结仇是因为女人,徐少曾经真身上阵在微博上开撕大李总,撕的相当难看。


上一篇:重生末世之归人

下一篇:天师不算卦

[返回首页]